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金彩手抄本 羅馬古詩集

11.07.2019

此頁最頂上一行可見賀拉斯的拉丁原文詩句:Carpe Diem quam minimum credula postero採摘今天,莫望明朝。

莫里斯金彩手抄賀拉斯頌詩詩集的精心設計書盒,叫 solander box。

書盒打開,一睹內容。

黑色羊皮封面飾上金點

彩金手抄本圖文全冊,雖然泥金鍍銀,卻依然典雅而流露書卷氣。

封面內裏亦一絲不苟鍍上金線金點

活在當下斷長憂

生而為人的煩惱誰能避免?那也就是老外愛說的the all too common sorrows of existence。開解的方法倒是有的。有一陣子大家不是很流行說:唉,別自尋煩惱;做人最要緊是活在當下。這話乍聽顯淺,哲理實在深奧:「時間是一切哀傷的根源;時間將一切變作虛幻;那麼就別去多想,將注意力集中在眼前。」活在當下,追源究始,源自拉丁文Carpe Diem,意即採摘今天。這話還真充滿了詩情畫意,將「今天」比作杜秋娘的花朵了。的確如此。Carpe Diem出現在古羅馬詩人賀拉斯(Quintus Horatius Flaccus,公元前65–8)的一首頌詩裏面。這首頌詩的大約意思如下:「為己為人,切莫冒失追問上天之安排,也別借星相窺探命數。最佳莫如接受一切,管他是還有許多的冬天來臨,還是目前這個驚濤拍岸的嚴冬就是終結。你當明智,喝清酒,斷長憂。皆因生命短促,言談間,無情的時光已經飛逝。採摘今天,莫望明朝。」

可是咱們的詩仙李白卻偏偏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呢。為什麼,且看他開頭說的:「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羅馬詩人勸喻大家享用今天,中國詩人說今天正是煩惱的根源。原來人生在世不稱意仍是長期膠着的狀態。那麼活在當下和寄望明天,那種心態比較高明?還是活在當下比較高明。賀拉斯其實已經說了:接受今天的一切。這一切也就包括了歡樂與煩惱,醜陋和美好。今天有美酒固然要立即享用,今天有煩惱也可以沉着應對,見步行步,見招拆招。且別擔心明天吃什麼穿什麼,皆因為一天的煩惱已經足夠一天消受了。

英國的威亷莫理斯(William Morris, 1834–1896)將羅馬的賀拉斯頌詩(The Odes of Horace)用手抄成,配上彩圖裝飾,鍍以金箔銀箔,再用黑羊皮為封面,釘裝成冊。原書珍藏在牛津的Bodleian Library。在2004年英國的Folio Society出了個完全依照原書複製的影印本,用意大利的象牙白Tatami paper印製,印度羊皮封面,限量980本,藏在特別設計的Solander box內;筆者藏的這本編號371。小小的一冊,約七吋乘五吋,握在手中卻是沉甸甸的,真是難得的實感。

工業文明難忍受

威廉莫理斯是英國藝術家兼美術運動領導人物,工詩能畫,於建築、家具、牆紙、布料花紋設計都有一手,同時也是社會主義運動的最早發起人之一。他和當時的前拉菲爾派畫家關係密切,因為大家都反對工業社會的機械化文明,因為大量生產的結果使工人失去做人的尊嚴。社會上一切都要競爭,以速度和數量為大前提。莫理斯和他的朋友提倡回歸自然,追求古典與浪漫。他要提高手工藝術工匠的地位,又在1891年成立了自己的出版社Kelmscott Press,出版限量珍藏的書籍,開private press的先河。其中的頂峰之作是喬叟的配圖詩集,世稱The Kelmscott Chaucer,愛爾蘭詩人葉慈稱之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書。將來有機會替大家介紹。至於這本賀拉斯頌詩卻是獨一無二的手抄本,是他1874年做成送給情人的,其實沒有完成,書中只有八十頁是完全的。

金彩手抄為功德

這樣的華麗手抄本,有個名字,叫illuminated manuscript,姑且譯作金彩手抄本。在印刷術尚未發明的中世紀,書籍的流傳只得依靠手抄,而這工作往往由修道院的僧侶負責。抄寫的對象自然是聖經或者禱文。這類手抄本書法秀麗典雅固然是不在話下,並且飾以圖案花紋,還有重彩工筆微型配圖 (miniature),再加上泥金鍍銀,耀眼奪目,所以稱為 illuminated manuscript,有發光發亮的含義。當時的皇室成員,亦喜歡有自己的金彩手抄本禱文冊,曰Les Belles Heures(the beautiful hours)。製作金彩手抄本需要高度的專注和耐力,頗有苦修克己的功夫,但一書抄成之後,僧侶可以視之為一場圓滿功德,其間也有創作的喜悅和滿足。

專心創造可消愁

誠如莫里斯所言:「人在專注地創造一件事物之際,會牽動了他的精力,心智和靈魂。」事實上莫理斯在抄寫這詩集的時候,婚姻極不如意,妻子愛上了他的好友,他不但默默忍受,並且替她遮掩;他藉着抄寫詩集忘記自己的煩惱。這樣高度專注的工作也有給他喜樂;在另一方面他也以身作則,提倡手做物品,反對大量生產的機械文明。機械文明將工人非人化,流水作業將工人化作生產機器的奴隸,不斷地重複同一動作,沒有機會由頭至尾完成一件東西,得到滿足。別以為這只是差利《摩登時代》才會發生的事;現在科技發達,工人的工作環境更加嚴峻可怕,因受不了壓力而尋短見的例子並不罕見。

我願意在此勸家長要自小訓練小孩,不要說他們過度沉迷電腦手機iPad,要鼓勵小朋友不時自己動手做一點東西,美術也好,像畫畫填色勞作,實用的也好,像做木盒子修桌椅,甚至是做蛋糕或清理自己的睡房或書桌。這些都能幫助小朋友在成長過程中保持心身健康,精神平衡。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bkb.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issues/2643/MPW2643_B088-098_005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