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何秀萍
熱門文章
何秀萍
一個女人
ADVERTISEMENT

啃書解饞

11.07.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有一天早上醒來,竟然罕有地記得做過什麼夢,而那夢又罕有地跟食物有關。是的我雖然十分饞嘴,卻甚少做與吃有關的夢,因為若做了我一定會記得的。就像這遭我夢見自己走進了一家在日本的便利店,目標明確地逕自走到食物柜去,夢中的我還在想:幸好這次記得要吃它,一定要有哦!努力地在三明治堆裏找,務要找到一份蛋沙拉三明治,卻偏偏都是芝士火腿三明治,失望得很,可能因此便醒來了。

我不知道自己何以會做這個夢,會不會是四月出門不遂,心有不甘呢?剛好案頭有本關於向田邦子的原版日文書,順手便拿過來翻,借另一位一樣愛吃的寫作人的故事來解饞。其實整本書我只認識一些漢字,其他都看不明白;去年在神保町的書店買的,當時看中了書裏面的相片和食譜,估量看圖識字來試做些這位日本早逝才女日常吃的菜餚,自我催眠有些下酒菜看似很簡單,查查字典應該可以做得出來的說,當場就貨銀兩訖。

那本書的名字意思大概是「生活的樂趣」,裏面刊了很多向田先生日常生活照,她的家居擺設和愛好之物,包括各種餐具,導致她後來開飯館時以為自己的收藏夠用卻不曉得「私器公用」是很快便片瓦不全的,精挑細選的心頭好還是留在家中自己享用好過抱憾收場。

讀向田邦子是由一齣電影引起的,若干年前看了森田芳光導演的《宛如阿修羅》,片頭首先就打出「原作:向田邦子」,看完了電影我便去書店找她的著作,讀她的散文結集中譯本知道作者既懷舊又貪杯愛吃,爽直好客,喜歡旅遊享受人生,是昭和時代培養出來的其中一位獨立自主摩登女性。劇作家身份令她有廣闊的接觸面和對於不同境況的敏銳觀察。1979年,她如願開了自己理想中的小飯館,更加親身體會打理一盤生意的各種煩惱和感悟。可惜她的故事、她的劇本被命運半途腰斬,在還是創作力旺盛的52歲那年,因空難身亡。如果她還在世,如今都已是個90歲的老太太了,應該還是精力充沛的吧。

在赤坂的小飯館是她和妹妹和子一起經營的,在她歿後,和子繼續下去維持了十年。

吾生也晚,有能力去日本遊玩時已是平成年代,亦還未知道向田邦子的名字,來不及去拜訪她本着「美味便宜又乾淨、女人一個人也能放心光顧的日式飯館」的初心來營運的小店。然而,日本人那麼敬重文化、文物、歷史,很多舊物仍會受到保護保存,她文章裏提及過的一些地方、特產、店舖可能仍在,下次去東京不妨按圖索驥,印證一下那些老店的優質和風。

又有一篇介紹日本橋人形町的,雖然寫於70年代,但按着書中地圖尋訪,大概也不致面目全非的吧?只不過,由昭和至平成至令和,那區域的江戶遺風可能已被變成吸引旅客的賣點,特色被商業包裝,因為「謀利比傳承重要」是世界潮流。看着香港的日新月異,我當然希望人形町、蠣殼町這些四百年前已存在的街道和名稱、在這些巷弄中存在多年的各種古老營生仍能不受污染,代代相傳地運作着,等我去見識,讓我嚐嚐那些明治時期已開始售賣的四季和菓子,找找看那家開創「喫茶店」這名稱的咖啡店是否還健在。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bkb.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issues/2640/MPW2640_B096-106_E00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