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香港】《龍頭鳳尾》法文版譯者Stéphane Lévêque:翻譯文學如擔當文化橋樑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翻譯香港】《龍頭鳳尾》法文版譯者Stéphane Lévêque:翻譯文學如擔當文化橋樑

08.10.2020
周耀恩,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龍頭鳳尾》是香港作家馬家輝的小說處女作,寫同性戀黑幫龍頭大佬的人生起伏,也說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香港亂世;二〇一六年此書出版,即廣獲好評,奪得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類首獎,並售出外文翻譯版權。

其後不久,法國中文文學譯者Stéphane Lévêque便從出版社接到翻譯工作,對方先把馬家輝小說的前五十頁寄來,請他試譯。「起初,我只讀了三十頁,立即覺得這將是我一生中最複雜的文學翻譯項目。但是從第一章開始,我就知道我想翻譯,儘管理解某些句子有很多困難,我還是立刻喜歡上這本小說。」知道任務艱巨,Stéphane亦找另一位譯者Jean-Claude Pastor,合力將這部香港文學,譯成法文版《Hong Kong Gang》。

《Hong Kong Gang》
《Hong Kong Gang》

不限時空的共鳴

Stéphane毫不諱言,他一讀便愛上《龍頭鳳尾》,一方面是出於他的同性戀者身份。

從事翻譯二十年來,譯過郁達夫、王安憶、遲子健、韓寒等中國作家作品的Stéphane認為,「很少有中國小說描繪同性戀人物的情感。」但《龍頭鳳尾》不同。主角陸北才表面是陽剛的堂口首領,內裏卻是柔情似水的同性戀者,他在禁忌保守的世代,與英籍情報員張迪臣愛恨交纏。「我本人是同性戀,我承認這使我很高興能夠翻譯陸北才這個複雜的人的情感。」Stéphane是個感性的人。陸北才與張迪臣「兩個戀人最終將永遠永遠離開彼此的那一段」,更勾起了他的痛苦回憶,使他在譯本過程中注入不少個人情感。

 Stéphane Lévêque,法國中文文學譯者、高中中文老師,譯作包括郁達夫《她是一個弱女子》、王安憶《荒山之戀》、《長恨歌》,遲子建《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韓寒《他的國》,馬家輝《龍頭鳳尾》。現正翻譯金宇澄《洗牌年代》。
Stéphane Lévêque,法國中文文學譯者、高中中文老師,譯作包括郁達夫《她是一個弱女子》、王安憶《荒山之戀》、《長恨歌》,遲子建《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韓寒《他的國》,馬家輝《龍頭鳳尾》。現正翻譯金宇澄《洗牌年代》。

「另一方面,小說的社會和歷史背景使我着迷。」Stéphane原本對香港的認識淺薄,僅在約三十年前到訪過香港一遍,往後只透過王家衛等香港導演的電影窺望這座東方都會,但香港的天際線、過密的人口,以及「它在中國歷史上的特殊情況」,一直吸引着他。《龍頭鳳尾》正好滿足到他的歷史興趣。馬家輝筆下的香港,是中國難民二戰前的避難所,也是多國權勢的角力場。「翻譯這本書之後,我覺得我對這座城市及其歷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怎麼可能不喜歡這麼豐富的小說呢? 」他抱着對《龍頭鳳尾》的熱愛,展開了翻譯工作,「我認為法國讀者絕對應該閱讀它。」

《龍頭鳳尾》,馬家輝著,為其「香港三部曲」長篇小說之首。今年出版的《鴛鴦六七四》為系列之第二部。
《龍頭鳳尾》,馬家輝著,為其「香港三部曲」長篇小說之首。今年出版的《鴛鴦六七四》為系列之第二部。

遙遠的香港文學

Stéphane在法國高中教授基礎漢語,公餘時間翻譯中文文學。最初帶他走進翻譯世界的,是大學學習中文時的文學翻譯課。取得碩士學位後,經老師引介,他開始與出版社接洽。他第一本譯作,是郁達夫的小說《她是一個弱女子》,從此,他就翻譯不輟,「這讓我感覺自己就像是我深愛的兩種文化之間的『橋樑』。」

他在法國接觸到的中文小說,大多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對我們來說似乎是一個更遙遠的地方。」他觀察,除了少數專家學者,「法國很少人知道香港的文化生活、文學、詩歌等。」

法文版《龍頭鳳尾》內頁,包含了亞洲、中國、廣東和香港地圖。
法文版《龍頭鳳尾》內頁,包含了亞洲、中國、廣東和香港地圖。

出版社最終以《Hong Kong Gang》為《龍頭鳳尾》法譯本書名,Stéphane作為譯者難免失望,「出版商做出這個選擇可能是正確的。但這不是我的選擇。」又見法文版在正文前,另加上幾頁中國簡史,以及多幅亞洲中國廣東香港等地地圖,就可知編輯預設讀者對香港了解有限。如此,起書名取噱頭而非原意,吸引讀者翻閱,也情有可原?

決心克服廣東話

香港文學在法國冷門與否,Stéphane都有譯者的堅持。翻譯期間,他研究過小說的歷史社會背景,每譯一章都會先覆讀多次以求沉浸在作者的寫作風格中,更甚者,為了理解小說的廣東話漢字,他買了套廣東話課程,學了足足三十堂課。

努力付出不會沒有回報,但《龍頭鳳尾》是座難以跨越的大山。「客觀地講,我翻譯中文小說從未遇到過如此多的困難。」而廣東話,始終是最難闖過的一關,「我發現,廣東話是一種經常使用普通話中不存在的語法形式的語言,而馬家輝的語言中充滿着這些語法形式。」直至走投無路,他和翻譯拍檔才向作者馬家輝求助,「所有的小細節,粗俗的語言,歷史背景,文言的表達方式,都可以在他的幫助下解決了。」

《Hong Kong Gang》是由Stéphane Lévêque與Jean-Claude Pastor合譯; 《龍頭鳳尾》也有韓文版
《Hong Kong Gang》是由Stéphane Lévêque與Jean-Claude Pastor合譯; 《龍頭鳳尾》也有韓文版

《Hong Kong Gang》終在去年中出版,Stéphane對成果感到自豪,不但「兩位翻譯的風格得到了統一」,而且「讀過這本小說的每個人都說,這本書是用一種有時文雅的、有時粗俗的語言寫的。」能夠呈現到原著文風精妙之處,他心滿意足。

周耀恩,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0/y200928yl0017-2020100807114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