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黑人畫家及平面設計師 以創作捍衛黑人尊嚴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美國黑人畫家及平面設計師 以創作捍衛黑人尊嚴

04.06.2020
網上圖片

因黑人George Floyd被警察拘捕時死亡而引發的Black Lives Matter示威持續,全球各地除了有示威遊行聲援,更有不少藝術家以壁畫和插畫就事件表態。歷史上,文化藝術一向是黑人用以對抗壓迫和白人優越主義的重要場域,以下介紹幾位重要的非裔美國藝術家、插畫家和平面設計師,看看他們如何嘗試以創作打破種族歧視,還黑人應有的尊嚴。

Aaron Douglas (1899-1979)

上世紀二十到三十年代,美國黑人的聚居地哈林帶動名為Harlem Renaissance(又名New Negro Movement)的黑人文藝復興運動,當時一群作家、音樂家、舞者、劇場工作者等致力發展和推廣非洲文化藝術,當中插畫家Aaron Douglas是代表人物之一。

他為不少書籍和雜誌畫插畫,並憑着替Alain Locke的著作《The New Negro》的封面設計打響名堂。揉合西方立體主義(cubism)、Art Deco、埃及壁畫和非洲藝術影響,其作品常用剪影和幾何圖案,主題離不開美國黑人的生存狀況。創作於三十年代的代表作壁畫系列《Aspects of Negro Life》,鮮有由黑人去描繪他們的歷史,由充滿音樂和舞蹈的非洲大地,到美國黑奴和解放歷史,以黑人為中心,自己的歷史毋須別人代言。

 

Douglas的代表作、壁畫系列《Aspects of Negro Life》,於1934年完成。
Douglas的代表作、壁畫系列《Aspects of Negro Life》,於1934年完成。
畫作《The Judgment Day 》(1939)畫中的天使加百列召喚生者和死者
畫作《The Judgment Day
》(1939)畫中的天使加百列召喚生者和死者
作品《The Prodigal Son》展現當時哈林區盛行的爵士音樂和舞蹈文化
作品《The Prodigal Son》展現當時哈林區盛行的爵士音樂和舞蹈文化

 

Emory Douglas

平面設計師兼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成員Emory Douglas,活躍於六十至七十年代的Black Power Movement,該黨摒棄非暴力抗爭,轉移至不惜用武力去獲得黑人權力,Emory則是該黨出版的報紙《The Black Panther》的插畫和美術指導,被認為一手打造了該黨的形象,後來更主責該黨的文化事務。

他所畫的主題隨著黑豹黨的主張而改變,由早期宣傳黨的理念,到七十年代宣傳較為軟性的活動,如免費教育、醫療、早餐等。這極具爭議性的組織於八十年代沒落,但Emory的畫作至今仍廣泛流傳。為令到刊物更普及,其插畫大多結合精要的標語和簡明而奪目的圖像,深入人心,作品又常以豬來象徵警察和白人當權者,同時賦予美國黑人勇敢的革命者的形象,多於把他們定性為悲劇的受害者。

70年代作品宣傳黑豹黨的免費兒童早餐活動
70年代作品宣傳黑豹黨的免費兒童早餐活動
Emoryhi畫中的主角都有革命者的形象,而非悲慘的受害者。
Emory畫中的主角都有革命者的形象,而非悲慘的受害者。
簡單的標語,解明的線條和畫風,令刊物得以普及。
簡單的標語,解明的線條和畫風,令刊物得以普及。

Barkley Hendricks (1945-2017)

二十世紀美國黑人藝術的代表人物Barkley Hendricks於Black Power Movement活躍的六十年代開始, 著手繪畫巨幅黑人人像畫,對象多是他認識的朋友和鄰居,畫家細緻地呈現人物的衣著、髮型、容貌、姿態等,突顯每個人的獨特性,亦賦予他們尊嚴。他曾指自己的作品並非刻意政治化,而純粹是:“in the 1960s, America was fucked up and didn’t see what some artists or what black artists were doing.”

他的人像畫背景通常是淨色,令人物的造型更突出。圖為作品《Noir》(1978)
他的人像畫背景通常是淨色,令人物的造型更突出。圖為作品《Noir》(1978)
《BRENDA P 》(1974)的主角打扮時髦
《BRENDA P 》(1974)的主角打扮時髦
1972年的作品《Sir Charles, Alias Willie Harris》
1972年的作品《Sir Charles, Alias Willie Harris》

Leo Dillon(1933-2012), Diane Dillon

種族歧視往往體現於某些場合或領域中,刻意抹殺某個種族的存在,例如在夫妻檔插畫家Leo Dillon及Diane Dillon出現之前,兒童書中那些可愛人兒,十居其九點九是白人,其他種族的人都被拒諸門外。

二人畢業於Parsons設計學院,以其強調多元文化和跨種族共融的兒童書籍插畫為名,如自家創作的書籍《Rap a Tap Tap: Here’s Bojangles—Think of That!》、《Jazz on a Saturday Night》,以及由他們負責插畫的《The People Could Fly: American Black Folk tales》、《Ashanti to Zulu: African Traditions》等。非裔美國人Leo曾於訪問指:「我們本身也是跨種族夫妻,所以我們一開始便決定在我們的職業生涯,必需呈現不同種族,讓人們見到當時在兒童書籍不常見到的東西。」

二人打破了黑人鮮有出現在兒童圖書的慣例,為不少以非洲為題材的童書負責插畫。圖為Margaret Musgrove的《Ashanti to Zulu: African Traditions》(1976)
二人打破了黑人鮮有出現在兒童圖書的慣例,為不少以非洲為題材的童書負責插畫。圖為Margaret Musgrove的《Ashanti to Zulu: African Traditions》(1976)
二人為Sheila Hamanaka的書籍《On the Wings of Peace》設計封面插圖,全書集結了六十篇與二戰相關的文章和故事。封面圖表現出世界大同的願望。
二人為Sheila Hamanaka的書籍《On the Wings of Peace》設計封面插圖,全書集結了六十篇與二戰相關的文章和故事。封面圖表現出世界大同的願望。
兒童書籍《Why Mosquitoes Buzz in People's Ears: A West African Tale 》一書中,二人以插畫描繪西非的民間故事。
兒童書籍《Why Mosquitoes Buzz in People’s Ears: A West African Tale 》一書中,二人以插畫描繪西非的民間故事。
網上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6/c0a03a94-6288-48d0-b99a-df97ed64bc4d-20200604082908-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