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新日常】風景畫家黃進曦 在家漫遊Google Earth寫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疫症新日常】風景畫家黃進曦 在家漫遊Google Earth寫生

07.04.2020
由受訪者提供

所有難以置信的事情,只是它們還未發生。一場突如其來的疫症,街道、城市,以至整個地球都變了樣。這邊廂,各地醫護不分晝夜地對抗一個看不見的敵人,生離死別每日上演,外國甚至有溜冰場和博物館變成停屍間。那邊廂,不能親吻擁抱的,換成在陽台上隔空共奏,忽然擁有閒暇的,嘗試重新整理和安排自己的生活。

當疫症打斷了以為會永恆不變的規律,當我們沒有了朝九晚五、上班上學等的時間表,生活應怎樣過?我們訪問不同的創作人,在這段期間如何重新安排和思考疫症下的新日常。

他依照Google Earth所畫的富士山。除了大山外,他也經常紀錄沿途的路徑。
他依照Google Earth所畫的富士山。除了大山外,他也經常紀錄沿途的路徑。

風景畫家黃進曦自問「蛇𠺌」,疫症期間除了購買日常品和見另一半外很少出門,亦已很久沒有踏出過家住的火炭範圍。我們的訪問以Zoom進行,他隔着熒幕分享疫症期間的生活:「我總是把情況想像得很災難,經常緊張自己有否做漏了什麼防疫措施而導致自己和其他人染病,例如會不斷去想在街上摸過什麼、回家換完衣服後有否洗手、超市買回來的物件有否消毒好……」

雖然神經較平日緊張,但疫症意外地為他帶來休息的時間,正職教書的他平日工作繁忙,日程密麻麻,現在停課換來空閒,正好把沈澱已久的想法付諸實行。近日,他開展一個名為「孤高的旅程」的系列,用Google Earth在地球上不同地方遊走,或重訪以往到過的地方,或追隨自己喜愛的畫家的腳步,尋找他們眼中的風景,或隨意探索新的景點,再以寫生的方式繪畫下來,猶如每日開展一趟新的旅程。

黃擅長風景畫,走遍香港多個山頭,圖為2018年所畫的城門水塘。
黃擅長風景畫,走遍香港多個山頭,圖為2018年所畫的城門水塘。

由虛擬到現實 捕捉遊歷的感覺

黄進曦擅長風景畫,閒時經常到山上作畫,畫遍香港多個山頭,但原來他大學畢業後兩、三年,先是專注畫電子遊戲機內的虛擬風景,「我想的是在家也可以透過熒幕到不同地方遊走和尋覓,再用畫將之帶到現實。」現時的google風景畫可算是這創作思路的延續。

他用Google Earth去的第一個地方,是2017年曾經到訪過的一間屋,那是他很喜歡的畫家John Constable在畫作《The Hay Wain》所畫的Willy Lott的房子。「那是趟朝聖之旅,我想感受畫家去過的地方,好奇沒有畫進畫中的兩邊的風景是什麼,嘗試理解當時畫家的決定,因此我畫的每幅畫不只是創作,更是體驗和閱讀。」這次他用google earth重遊故地,用寫生的方式畫在sketch book上,像平時去旅行一樣,無需畫得很工整,他亦趁此機會重拾平時少用的素描。畫完那屋子,他又順道重遊那趟英國之旅到過的梳士巴利大教堂、所住過的酒店、John Constable的墓地等。

另一天,他重訪瑞士的瑪特洪峰,當年他專誠為這座山而去瑞士,畫了很多幅sketch,這次用google earth刻意找回相同的角度再畫一遍:「畫的時候當作是重溫那趟旅程,也是慰藉自己的思念和好奇心。」

至現時為止,他最喜愛的一幅畫是畫蘇格蘭斯托爾山(The Storr)高地,「我懷疑我曾經去過這地方,但沒有很深印象。我用Google earth一路行上山,走了很久,最後見到兩塊巨石,一條路穿高兩塊石頭之間,那景像很美,很希望之後有機會真正到訪。」

蘇格蘭高地The Storr,圖中一條道路通過兩塊巨石之間,是黃希望日後可親身到訪之地。
蘇格蘭高地The Storr,圖中一條道路通過兩塊巨石之間,是黃希望日後可親身到訪之地。
他第一幅畫的「孤高寫生」便是他喜愛的畫家John Constable也畫過的英國大屋。
他第一幅畫的「孤高寫生」便是他喜愛的畫家John Constable也畫過的英國大屋。

一如他在現場畫的風景畫,其作品總是有路,「對我而言,路能幫助我進那片風景,它亦強調遊走的感覺。」他筆下的風景也不一定是大山大水,有時是一條不知名的小徑,有時是一片林蔭,或一個迴旋處,他總是說:「我不是要畫出最美麗的風景,而是想呈現我在風景中的經歷和穿梭。」

用滑鼠代替雙腳,某程度上也滿足到他所追求的「尋覓的感覺」,他可以在熒幕中的風景到處遊走,找個心儀的地方落腳動筆,但在電腦前看風景,肯定沒有親身經歷般完整和有驚喜,始終電腦是平面而且有框架,但現場中的風景是無限,「身處現場,物件之間的距離,空間上的安排也截然不同。」電腦無法呈現的,還有視覺以外的細節:「雖然畫是靜態的,但環境的氣溫、聲音、移動都會影響到畫家的創作。」好處是,Google earth可呈現更多現場無法看見的角度,例如富士山附近的本栖湖,以往人們到訪都只能平視湖面,但Google視角是由高空鳥瞰,使他發現原來湖跟山的配合意想不到地好看,「我總是提醒自己,面對風景,不要有太多前設。」

他剛畢業時經常畫電子遊戲內的虛擬風景
他剛畢業時經常畫電子遊戲內的虛擬風景

疫症反思世事無常

疫症期間,黃進曦甚少行山寫生,「以往這個季節會多一點去行山,但現在即使上到山都不會久留,山上很多人,完全沒有休閒的感覺。」多了時間在家作畫,令他可一嚐當全職畫家的生活,但他沒有限定自己一日要畫到多少幅畫,只是持續每日都會畫,如呼吸一樣自然。他現在還會每日拉筋,保持身體和腦袋精神。「以往上班是別人為你設定好routine,令你不空虛,現在就全靠自律。而我很討厭每晚睡覺前,覺得虛度了一天的感覺。」

最近他在facebook上載了一幅畫,畫中一架像馳騁在宇宙中的「穗禾號」飛船,並寫上Stay Home for Discovery,即使人在家中,也可超越地理空間探索外面的世界。他更在網上試辦「孤高寫生團」,也有朋友建議一同找回日本浮世繪畫家歌川廣重作品《東海道五十三次》中所畫過的53個宿場,看看它們的變化,看來這「孤高之旅」並不盡孤高。

疫症令他有感任何事物都可以突然失去,所以想做的事應馬上做:「其實自去年六月開始,已經明白到生活的變化可以很大,疫症前是自由受到威脅,現在是出街自己都會卻步……我想即使疫症過後,大家的生活都很難完全回到過去,至少應該有一段長時間仍會戴口罩,以及很注重衛生。假如人們不是太善忘的話,相信國際關係也會有新的平衡,例如我們會否不再依賴某單一國家生產生活所需,轉而思考自給自足呢?」

畫家黃進㬢
畫家黃進㬢
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fuji-20200407134804-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