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曉恩
熱門文章
黃曉恩
心・情繪本
ADVERTISEMENT

黃曉恩專欄:業餘就是可以任性

18.03.2019

有朋友提議我在這專欄分享音樂。他知道我是熱情的業餘音樂愛好者。

音樂在我的成長佔據不可或缺的部分,本來我很有可能在大學升讀音樂系,踏上全職的音樂路。當時還是屬於中五會考和中七高考的年代,甚至未有拔尖的制度。音樂是我在學校課程外自修的會考第十科及高考第七科,皆獲A等。相反,數理科目則不怎麼樣,跟一眾運籌帷幄的同學比較更是相形見絀,幾乎是全班最後一名。中六時,有天校長召我進校長室(那可是我第一次到校長室),勸我放棄化學和物理,反正其他必修科加上音樂都足夠讓我上大學。我本來也不是非讀此兩科不可,但是年少輕狂的自尊和反叛驅使我堅持;考試幸不辱命,足有不同大學選擇。很多同學升讀醫科,而我竟然亦跟隨大夥兒去了。

十分慶幸自己是業餘的音樂愛好者。最明顯的原因是我技術上根本沒有資格當音樂家,更沒有愛心、決心、耐心、信心、遠見、抱負……去當音樂老師。你知道嗎?業餘的好處就是可以任性!應該清脆俐落的一連串快速音符可以用踏板胡混過去,巴洛克時期的巴哈風格可以彈成浪漫時期舒曼風格,高難度段落可以偷偷把幾個音減掉不彈,快的可以彈慢點,慢的可以彈快點,想大聲,想柔聲,總之一切隨心,享受便好,業餘的嘛……不不不,情況可不是那麼糟糕,畢竟受了多年訓練,我也希望力臻完美;只是業餘的話就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別人也該體諒體諒。

多年前我在首次個人鋼琴獨奏會中,包辦個多小時的音樂並全部背譜演奏。選曲時太高估自己的能力,臨場時卻發覺實在太累,竟然開始彈奏技術要求甚高的拉赫曼尼諾夫降E小調前奏曲數個小節後,厚着臉皮向觀眾宣布不彈了。你可曾聽說過有這種事情發生?業餘便可以了。

另一個場合,我正演奏莫札特的A小調鋼琴奏鳴曲,到第一樂章快要完成時,突然腦子一空,譜都忘了,竟然就讓仍在飛快舞動的指頭繼續彈了一段甚麼,幸好手指們沒有帶我轉調,可以接上原來樂曲的尾段,順利結束。業餘的也會捏一把汗。

又幾年前的這個月份,正值基督教的預苦期,預備記念耶穌為擔當世人罪孽而被釘十架的受難節來臨。我剛巧演奏弗蘭克的前奏、眾讚及賦格曲,竟然未得作曲家同意,用此曲為耶穌受難復活的故事配樂:一邊彈奏,一邊投影出故事的聖經經節。業餘的就可以放膽演繹。非常愜意。

(別擔心,在醫學上我可是十分專業的。)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