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曉恩
熱門文章
黃曉恩
心・情繪本
ADVERTISEMENT

黃曉恩專欄:放手

30.05.2019

「怎麼了?情況如何?」深切治療部同事匆匆趕到。

「四十二歲女士,敗血性休克。現時清醒,血壓70/30,脈搏130,用6度氧氣含氧量92,發燒39度。輸液治療無效,剛剛上了強心藥和換了抗生素⋯⋯」我作為主診醫生,處變不驚地一口氣把病人的最新狀況告訴同事。

敗血性休克,指嚴重感染導致血壓低,有生命危險。這時請來深切治療部醫生,希望他把病人接到那裏,可以提供比普通病房更密切的觀察和支援治療。深切治療部通常會評估病人是否能從中獲益,才決定接收與否:例如病情並非太糟糕,可以在普通病房處理,便無需浪費資源轉到深切治療部;另一方面,病情太壞無可逆轉、年紀老邁、又或病人身體底子不好,患有其他嚴重的長期病患,治療而康復的機會渺茫,反而徒添痛苦,亦無必要。本來這位病人年輕,且敗血性休克屬於可以有效治療之症,深切治療部必收無疑。

偏偏她是第四期的乳癌患者,那就不一定了。她是警察,也是稚子之母。剛確診此病,接受了一次化療,引起白血球低,抵抗力弱而致感染。這事其實發生於十多年前的公立醫院,當時在化療後預防性地使用升白針提升白血球避免感染並不是常規,所以化療後發燒感染並非罕見。

「她可是第四期的癌症患者,不可能完全治癒吧⋯⋯」深切治療部同事面有難色。

「雖說是第四期,但她很年輕,才剛剛開始治療;乳癌的治療效果甚佳,況且白血球低及敗血性休克都能有效治療⋯⋯」我陳情道。第四期乳癌雖意味着腫瘤已擴散到其他器官,沒有辦法用手術方法完全清除,需要用藥物加以控制,但醫學進步,數年有生活質素的時間並非沒有可能達到;而此刻首要就是熬過這難關。我想到病人這次入院時表明熱切的生存意志並對兒子的牽掛,希望能幫助她爭取到更積極的治療。

「那麼來吧!」深切治療部同事諮詢主管醫生後,要把她接走。她示意好。透明氧氣罩泛起的霧氣隨着呼吸一口一口的出現和消散,眼神卻一直十分堅定,還給我打了個勝利手勢。

轉到深切治療部後,我不再是她的主診,無法每天前往看望,只好透過醫院內部電腦系統追看她的檢查報告,得知慢慢進步。

然後過了一個週末的假期,我赫然發現她離開世界了!跟同事了解,說是突然改變主意,決定不再用任何治療。我不能猜測她作這個決定的原因;當然身體不適、心靈承受巨大壓力,但這是否一時意氣還是深思熟慮的決定?倘若醫護及家人多加鼓勵,結果會否相同?都不得而知。醫生的責任是以病人的利益為先,同時尊重病人的決定。

堅持,極不容易;放手,也許更難。病者、照顧者、醫者,皆如是。旅居世上,凡事求個心安而已。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