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怡
熱門文章
黃怡
擠迫之城的戀愛方法
ADVERTISEMENT

黃怡專欄:蝦蝦蝦

05.03.2020
網上圖片
齊白石,游蝦,款識:純如先生雅正。庚午冬十又一月。齊璜作。 (網上圖片)

「瞓未?」瞓唔着。「我都係。」總是忍不住一直追看網上的新聞,很鬱悶。「我也是。」不如你說個故事來哄我睡吧。「你當我是《一千零一夜》裏的皇后嗎?」故事說得不好聽,就跟你分手。「娘娘饒命啊!」那麼,你要說一個怎樣的故事呢?

「你知道一種叫mantis shrimp的螳螂蝦嗎?」即是瀨尿蝦?「酒樓裏的瀨尿蝦是mantis shrimp的一種。另一種是雀尾螳螂蝦,全世界出拳最快的動物,拳頭像子彈一樣快,要用防彈玻璃造的魚缸才能養牠。」牠的顏色好華麗,像金剛鸚鵡。「剛才看了一部名為True Facts About The Mantis Shrimp的動物冷知識短片,旁白寫得很搞笑:To a mantis shrimp, Kung Fu looks like Tai Chi。」哈哈哈。「真的,那種蝦有一對巨大的拳頭,出拳快得水中會出現一個真空泡泡,甚至會發光。」你確定這不是科幻漫畫裏的超級英雄主角嗎?哈哈。「打倒無腰骨的八爪魚高官,革除沒有裝甲就一無是處的寄居蟹警察。」哈哈哈,你不能因為八爪魚長得奇怪就蝦佢啊。「應該由更醜樣的深海魚來演丑角,才夠傳神。」你怎麼忽然對瀨尿蝦感興趣呢?「我很喜歡生物學啊,中學理科之中成績最好就是生物學。而且人類的世界太壞了,看看小動物,日子比較好過。」也是的。我的生物科老師負責中一性教育課,那時她多麼嚴肅地告訴我們,絕對不可以因為省錢或懶而不勤換衞生巾。現在我每次提醒父母不要相信造謠的深海魚說可以把口罩拿去蒸熱消毒重用,叫他們一定要更換口罩時,我都會想起我老師的表情來。

「那些深海魚也是的,口罩又不是瀨尿蝦,就算加蒜蓉蒸也不成立啊。」就是啊!香港人不是很相信科學實證、相信醫生的說話嗎?我還一直以為只要在香港生活得夠久,就會潛移默化地成為有科學常識、注重衞生的人。「有人說,只要在攝氏五十六度煮三十分鐘就可以殺死新型冠狀病毒。」你確定這不是低溫慢煮瀨尿蝦的食譜?「哈哈哈。」你看,這間香港醬油廠,用蒸魚豉油廣告來提醒大家,不要蒸口罩,哈哈。「安全套公司也在網上登出廣告,說有些東西絕對不能蒸完重用,只能一次性使用,哈哈。」我們居然要靠醬油和安全套的marketing部門來進行正確的公共衞生教育啊。「就是啊,那些深海魚,真的應該拿來做成避風塘炒蟹。」炒魷。「同意。」

不過現在我們都不應該吃熱氣的食物,要維持身體的抵抗力,才能抵抗肺炎。「同意。雖然現在我忽然很想吃避風塘瀨尿蝦。」疫情還未受控,不要到處跑了。下次你經過便利店,買包蝦條頂住癮先吧。「蝦條雖然不是油炸的零食,但也很熱氣啊。」啊,也是呢。「而且蝦條和大牌檔那些新鮮熱辣的瀨尿蝦完全是兩回事啊。」今次疫情是全球公共衞生危機,香港的邊關又遲遲不封,城裏到處都可能有接觸過病源的隱形患者,我們要多忍耐一會呢。等香港康復了,你要吃多少隻瀨尿蝦都可以。「可是現在我胃裏有個避風塘瀨尿蝦形狀的空洞呢。」蝦蝦蝦來,給你三隻蝦,哈哈哈。「哈哈哈,原來你也知道這個經典爛笑話!」當然。去年中秋節,老闆要我們猜燈謎,謎面是一幅齊白石畫的蝦,謎底是哈哈哈。「好爛!哈哈哈。有人猜得中嗎?」我猜中了啊!我爸常常跟我說齊白石是個很搞笑的人,他為畫作訂價像去街市賣菜,逐隻蝦計錢。有人請他畫了一幅蝦,交了錢之後,又要求多加一隻,齊白石就給他多畫一隻沒神沒氣的蝦,說是不收錢的死蝦,哈哈哈。「哈哈哈。」我想,這種笑話正是我們現在需要的東西。多點哈哈哈,少點吃蝦條,才能熬過難過的日子。「是的。」

謝謝你哄我睡。心情變好了。「那就好。」明天再說一個故事給我聽吧。「只要你喜歡,每天講都行。」這樣就真的要變成《一千零一夜》了。「拍拖三周年以前的特殊紀念日嗎?」哈哈。很晚了,你也早點去睡吧,早睡早起身體好。「那麼,祝你夢見三隻蝦,親愛的陛下。」哈哈哈,晚安,我的愛妻。「晚安。」

隔周刊出

網上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78/MPW2678_B092-102_E0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