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怡
熱門文章
黃怡
擠迫之城的戀愛方法
ADVERTISEMENT

黃怡專欄:瘟疫時期的吵架原因

20.02.2020
Josse Lieferinxe, 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

「過年前我明明提過你要買口罩,你卻偏偏不去,要是你一早聽我說,不就沒事了?你總是這樣,當我講嘢係耳邊風。」那你自己又不去買?「我那時候很忙啊,你去藥房時順便買不是更方便嗎?」你仲好意思叫我順便,過年前我要買那麼多食材,還要買漂白水大掃除,你知道那些東西加起來有多重嗎?你從來都不幫手打理家務,只得我一個人做晒已經周身唔得閒,你仲想我幫你順手買口罩?「就係因為我知道果時仲有貨,我先叫你去買啊!果時連我媽都識得買定三四盒看門口,你睇宜家排隊排到嚟呢度,排到我哋都唔知賣晒未。」咁唔通你唔排啊?每個人限買一盒咋,無得叫我幫你買埋啊。「我宜家咪喺度同你一齊排緊囉!」

你以為我真係唔緊張咩,我琴日去完我媽度,已經行晒果邊三十幾間藥房、超市、萬寧屈臣氏,有一半藥房都未開市,另一半已經喺門口大大張紙寫明「口罩沽清」,個個行入去未開口問,藥房職員已經話火酒、酒精棉片、酒精搓手液全部賣晒啦。「原來果邊咁多藥房㗎?」香港地,有邊度唔多藥房啊。「又係。」超市也是這樣,每個人一進門就直接去乾貨區,消毒濕紙巾、洗手梘液、滴露噴霧,連漂白水和維他命C都被掃光,打風一般。米和公仔麵也很多人搶購。「真是恐怖。」SARS那時也許也是這樣吧,我媽說,那時很多人聽了大陸的謠言,去搶購食鹽、白醋、板藍根來治SARS,像喪屍一樣。「那些東西一點都無用,只有戴口罩、勤洗手等科學化的方法,才能預防經飛沫傳染的病。」就是嘛。香港哪有人不知道這種道理呢。

「現在都不知道口罩賣到幾多錢一盒。過年前我媽還買到原價五十蚊一盒五十個,通過BFE和PFE測試的獨立包裝口罩,雖然都是中國製、也沒有通過VFE測試,但都沒辦法了。」講定先,一陣排得到,你可以接受咩價位?「一般炒到幾貴?」上網見到有人話,旺角有藥房賣到五百蚊定一千蚊一盒。「有無咁誇張啊?」人哋話佢哋好過去搶,店員仲好串嘴咁問:咁錢緊要定命緊要啊?「有無搞錯啊,發國難財,有無人性㗎。」有些藥房沒有把價錢抬得那麼高,但也標至一、二百元一盒。「我覺得如果三百五十元一盒,我也會買。」可是就算我們一人買了一盒五十個,離家在外每天更換兩至三個,一個月之內就會用完了啊。「都係。」反正還要排隊等很久,我們上網問問朋友哪裏還有口罩賣吧。

「其實呢,有人剛去過日本,說買了很多盒口罩,可以分一盒給我。」咁好?邊個嚟㗎?”Rebecca。”Rebecca?!「咁佢做空姐,成日幫人代購嘛。」我知啊,上次明知我已經同咗你一齊,喺聖誕party仲著到鬼死咁姣走嚟你度黐身黐勢果個八婆吖嘛!「咁你又唔好咁話佢,佢宜家想幫我哋啊。」擺明想搵個藉口叫你去見佢之嘛!「都唔一定嘅。」宜家咁嘅時勢,有口罩唔留番俾自己用,仲主動問個ex要唔要?會唔會咁好心啊?擺到明對你有企圖啦!「呃……」你唔係仲對佢有嘢啊?「咩啊黐線,無啊!」無嘢你做乜無啦啦會知道佢去完日本?「大姐,宜家喺香港連希特拉都買唔到口罩啊,明知有人成日去外國都唔問吓?」……咁點啊宜家,你係咪想去見佢拎口罩啊?「咁唔通唔要啊?」你照俾番錢佢啊,我唔准你欠果條八婆人情。「咁梗係啦。」你最好用貴過原價同佢買㖭啊,車錢都俾埋佢啊,我要你兩個無拖無欠。「點有得咁計啊,宜家就算有錢都買唔到日本口罩啦,網上啲人話海關扣起外國網店寄嚟香港嘅口罩,話政府禁止入口啊,要人親自帶過關先入到嚟啊。」唉,我都見到呢個消息。「最多我擔保,我見完佢、交收完就走,連地鐵閘口都唔出啦。」哼。你俾佢掂到要即刻洗手㖭啊。「有無咁誇張啊,無咁易感染嘅。」我夠知啦!我唔鍾意佢摸蝕你咋!以前仲摸唔夠啊!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76/MPW2676_B080-090_001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