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怡
熱門文章
黃怡
擠迫之城的戀愛方法
ADVERTISEMENT

黃怡專欄:Will you still love me, dear?

06.02.2020
Frida Kahlo, The Broken Column

你說終有一天,你會在所有親友面前,承諾永遠愛我,不論貧窮或富有,疾病或健康,也必不離不棄。我看見你眼中閃亮的甜蜜,確知此刻你對我言說的愛絕對真誠。然而在今日唔知聽日事的世界,以脆弱的身心活着的我們,真的能有永遠不變的愛情嗎?

如果明天我在街上遇到意外,從此無法用雙腿行走,你還會愛我嗎?你會為我推輪椅,一起走遍城中每一間我想去看的婚紗店嗎,無論店鋪是在唐六樓、半山「長命斜」上,還是在橫街窄巷裏?那將不會是流行曲MV裏、癡情的男主角推着患病女主角的輪椅那般輕鬆浪漫的旅程:的士司機很可能遠遠見了我的輪椅就不願停下來接載,路邊的渠蓋和梯級可能會使我的輪胎止步,而你的耐性可能在一首歌的時間內用盡。如果我的身體無法再直立行走,你會為了我把新房裝修成對我安全的模樣,陪我學習怎樣和新的身體共處嗎?還是你會因為我無法陪你進入太多太多的商店和餐廳,而決定另外尋找一個能輕易陪你上山下海的戀人?

如果明天我的其中一隻眼睛受傷失明,你還會愛我嗎?街上的行人會毫不忌諱地盯着我失去的眼球,被母親牽着的小孩會指着我的臉大聲問母親「果個姐姐做乜無咗隻眼」,而他的母親很可能會瞄我一跟,叫小孩不要那麼大聲,也不要唔聽媽媽話,「如果唔係就會好似姐姐咁眼都盲埋」。如果你牽着這樣的一個我走在人來人往的街上,路人不斷向我失去的眼睛投來各種像釘子一樣的目光,覺得我是被撞瘀了的次貨水蜜桃,因為做錯了什麼事才失明的自作自受者,使他們想起其他失去一隻眼睛的人的不祥者,你還會緊緊的牽着我的手,讓所有人知道我是你深愛的女朋友嗎?還是你會順應人多路窄的機會鬆開我的手,保持一點點使你不必陪我一起被人上下打量的距離?

如果明天我因為被人襲擊而毀容,你還會愛我嗎?那些你說過要來見證我們山盟海誓的親友,很可能會勸你搵過第個,至少找一個五官端正、四肢健全的女朋友,反正你還年輕。如果那些把我受損的身體釘死在樹上的人,不再是素未謀面的路人,而是中學時陪你每天補習打球、大學時和你一起住宿洗澡的好友,從小看着你長大的姨媽姑姐,一直對你寵愛有加的契媽和親母,你還會堅持要和滿臉刀疤或滿身被腐液融化的皮膚的我長相廝守,在眾親友面前和我合巹交杯嗎?還是你會在我完成搶救手術、脫離危險期後,就藉故禮貌地向我提出分手?

如果明天我在你面前被眾多持械的人輪姦,你還會愛我嗎?在我們的身體和靈魂都被那些人強行貫穿後,我們還可以在只有我們兩人的安全地方赤裸相對,溫柔的撫摸彼此嗎?如果我被污辱的事實甚至影像被你的親友及世人看見,你還會愛我嗎?你還會相信我並沒有因為當時的衣著打扮言行舉止而自招傷害,還會相信一切不幸都不是因為我做錯任何事的報應,還會相信我不是一枝被人啜食過的珍寶珠,被人使用過的避孕套,被人撐鬆了的內褲般污穢低賤,而不把我即時拋棄嗎?還是你會因為彼此的創傷太深,而決定和我分開,各自療傷?

如果明天起我因為以上的一切傷害而長期情緒失控,你還會愛我嗎?如果我無法再安然走過事發的街道,每一把弓在我眼裏都是一千條蛇,你還願意和這樣的我共處嗎?無論在世上哪一個地方,無論夢裏醒裏,每一次放煙花、放炮仗、放催淚彈,每一響禮炮,每一次剎車,每一聲警號,每一次汽球爆破,都使我成為驚弓之鳥的話,你還會一次又一次的安撫我,提醒我已不再身處即時、真實的危險,陪着我走過每一次發作,每一次歇斯底里,每一次無法自控的無理取鬧嗎?還是你最終會受不了如此不穩定的我,叫我早點入住青山醫院服藥就醫,從此自我的生命裏消失無蹤?

我很希望就算如此,你仍然會愛我,但我知道我沒有資格如此期待,因為就算我此刻這麼愛你,如果明天受傷害的是你,我也沒有信心絕不輸給你的一切傷痕。如果我現在這樣對你坦誠,你還會愛我嗎,還會愛我嗎,親愛的,親愛的。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74/MPW2674_B076-086_001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