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怡
熱門文章
黃怡
擠迫之城的戀愛方法
ADVERTISEMENT

黃怡專欄:拿破崙與拿破崙

02.05.2019
圖片由作者提供
Jacques-Louis David, "The Coronation of Napoleon"

妳一邊把迷你拿破崙餅放進口裏,一邊看着Josephine依攝影師的指示跪在老闆面前,攝影助理把她的白色鏽金婚紗拉好、讓披在她肩上的紅色鏽金長袍露出內裏的白鼬毛皮,果然像歐洲皇室人員在畫像裏盛裝的模樣。這樣的設計肯定是老闆的意思。誰都知道老闆喜歡被當作一國之君般奉承,每年公司為他辦生日會時,妳和其他同公司的模特兒都得穿上符合主題的衣服盛裝出席,像是維多利亞時期的束腰,或維多利亞的秘密時裝騷上的大翅膀,盡力逗他歡心。而已經化好妝、換好戲服的妳在Josephine和老闆的婚紗照拍攝現場吃着茶點,和其他模特兒一起等着她們當巴黎聖母院裏的背景人物:他們希望拍一張模仿拿破崙登基大典油畫的照片,由老闆飾演為王后Josephine戴上黃金后冠的拿破崙、公司的主管們扮成幕僚和神職人員,而公司裏的男女模特兒則扮演伴娘和伴郎一般的拿破崙兄弟姊妹,順便當作公司的團隊宣傳照。

Jacques-Louis David, "The Coronation of Napoleon"
Jacques-Louis David, “The Coronation of Napoleon”

妳不止一次看過Josephine在攝影棚裏的姿態,雖然她不是什麼世界級的高級時裝模特兒,但讓頸脖在鏡頭下顯得修長的基本功她還是懂的。她頭上戴着兩個銀色的頭飾,妳認得那是妳為婚嫁雜誌拍硬照時戴過的款式:她告訴妳她向珠寶商借到那兩個頭飾來拍婚紗照時,還刻意告訴妳老闆和珠寶商很熟,像是要提醒妳,她和老闆的關係和妳是不一樣的。妳從來都知道妳和她並不一樣,因此當老闆真的和前妻完成離婚手續、決定和總是小鳥依人的她閃婚時,妳並不覺得意外。Josephine當模特兒的動機很簡單:嫁個有錢人。以美貌謀生的女子,總不難找到富有的戀人和丈夫,那是世界各地都通用的經濟學法則。她那麼的順服,而他又是多麼的喜歡扮演國王時自以為至高無上的幻覺,真是匹配。

妳入行的動機比較單純:模特兒的工作可以讓妳穿上各種各樣的華衣美服,不用花錢買,更不用擔心買下之後要怎樣儲存。換穿不同的衣服對妳來說像是換上不同的身份和角色,如果可以的話妳真想像古時的貴族一樣常常披着長袍、巨大的假髮和不切實際的大傘裙,天天都換上不同的款式。妳在小時候的家裏只獲分配到兩個衣櫃抽屜,放了校服、內衣和睡衣之後,就只有空間放幾件姊姊穿過的舊衣服。有一次妳放學回家後,還發現妳媽把妳的衣服全部硬塞進同一個抽屜裏,只為清空一個抽屜來放她新買的牀單和毛巾。妳拉開超載的抽屜時,膨脹的衣物刮在老舊的木板上,勾破了妳存錢買下的蕾絲上衣、絲襪和皮褸,至今妳還記得那晚妳哭得有多厲害。妳懷疑妳現在對衣服的熱愛都是由那兩個小抽屜而起的反彈。妳十六歲就當上婚紗模特兒,可以常常穿上最華麗、體積最大的婚紗在攝影師面前盡情佔滿畫面,那些就算送給妳也無法帶回家儲存的硬紗和裙襬,在拍攝結束後就是負責搬運衣服的助理的煩惱了。能擁有一件華麗的裙子固然很好,但不必負上擔任物主的責任就能享受美麗才是上等人。Josephine需要佔有喜歡的東西,妳並不需要。人生匆匆,年輕美麗的日子好運的話也只有二三十年,是否佔有又真正重要嗎?

老闆說,那是一句很好的宣傳語。他答應出資讓妳開一間高級時裝租用店,讓愛美的女子不必花大錢買裙子去參加公司晚宴或婚禮:那可是近年新興的行業,需求很大、利潤很高,妳把新的裙子買來、出租幾次就回本,厭了就放到高價二手衣店去賣掉,把衣服當作可以轉手的奴隸。妳也可以隨時換穿店內的衣服,當店鋪的生招牌。他簽下投資合同以後,妳應他的要求披着他為婚照訂造的白鼬毛皮長袍狠狠地搧他耳光,讓他跪在妳面前喚妳女王。連Josephine和他的前妻都不知道的癖好,只有妳知道。比起把妳娶進家門、讓妳為他生兒育女、以他為一家之主,他更喜歡無法控制妳的感覺,妳非常清楚。妳看着站在攝影師面前把黃金后冠舉在Josephine頭上的老闆,他也剛好轉過頭來看妳。妳故意把拿破崙餅嚼出聲響,像皮鞭聲一般清脆。妳看見他抖了一下,抿着嘴唇,嘴角微揚。Josephine仍垂着頭,沒有發現。

(隔周刊出)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黃怡-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