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怡
熱門文章
黃怡
擠迫之城的戀愛方法
ADVERTISEMENT

黃怡專欄:吻

04.04.2019
%e9%bb%83%e6%80%a1-1

地鐵停下,你倚着的車門小窗外,出現那個明顯抄襲Gustav Klimt名畫《The Kiss》的婚嫁珠寶廣告。曾經因漫天飛揚的性醜聞而沉寂一時的女星換了個名字、往外地讀了個什麼課程,幾年後回來,居然又能重拾以前的清純形象,還找到一個年輕才俊肯娶她,真是意料之外。在因為她的婚訊而爆紅的廣告裏,她全身披滿巨大得誇張的金頸鏈、金豬吊牌、金耳環、金戒指,雙臂穿滿龍鳳鐲,頭上戴着最近又流行起來的中式黃金頭冠,讓披着金色長袍的男模特兒在大片金色的背景前捧着她的臉吻下。在身上戴那麼多金飾,又重又庸俗,真不知道是要全面擁抱市場主流的土豪審美觀,還是要在拍攝後直接把她送去「浸豬籠」,反正她身上已經綁滿重物了。

你轉過臉去,卻又看見另一種使你厭惡的景象:一對像連體嬰一般緊緊黏在一起的情侶,男的捧着女的臉想吻下去,女的轉過臉去假裝避開,旁若無人地打情罵俏。你故意大聲清喉嚨。女的盯了你一眼,一臉不悅,男的若無其事地略為放開抱住女友的手,但仍扶着她的後腰。女人向男友指出那個珠寶廣告:那個不就是誰誰誰嗎,當年她怎樣怎樣,現在居然這樣這樣,還找到一個年輕才俊肯娶她,真是意料之外。她完全沒有提到Gustav Klimt在廣告裏的影子,果然只是個膚淺的拜金港女。你和她們不一樣,你可是讀廣告出身的,總會知道一些外國名畫的。

地鐵裏的情侶密度總是那麼高,你當然非常討厭這種社會道德崩壞之現象。你有一個用假名開設的Instagram帳戶,以正方形相框偷拍在公眾場所親熱的男女,通通放到網上公審。牽手過馬路的男女、在擠迫的地鐵裏緊擁着彼此的男女、對坐着分享一份甜品的男女,見一對拍一對。這樣的Instagram帳戶有幾百個追蹤者,果然世上還是有很多和你一樣同仇敵愾的義士存在。既然擠迫之城把情侶們和惡俗的廣告全部擠到你面前來、城內每一個細節都提醒你愛侶無所不在,像經典電影《發條橙》情節一般無法不看見,你只好用你的手機鏡頭替天行道了。

活了四十幾年,身邊認識的人都拿「紅色炸彈」轟炸過你,有的甚至派過多次囍帖,你卻從沒機會反擊一次。全世界的女人都不給像你這樣的好男人戀愛的機會,讓你沒機會對她們好。你一直喜歡的那個舊同事,常常在她的社交媒體上公然放閃,每一次都讓你妒忌得心痛,你卻從不願意錯過她的任何一則動態。她的丈夫又不特別帥,又不特別有錢,只是個呆板的投資銀行職員,一定不知道誰是Gustav Klimt或Stanley Kubrick,真不明白她看上他的哪一點。明明你一直默默守候她,她卻只顧向世人展示她的幸福快樂,說老公多麼體貼溫柔、照顧小孩、顧家又不忘浪漫,給她送花、送珠寶,那麼世俗的幸福表象。

要是你有機會,你也懂得以那些世俗的方法寵愛她啊!只是她都不給你機會。每次你知道她生病,你都會馬上在網上問好,她卻只會簡單回覆一個笑臉表情符號;當你生病、受傷,她從來不會問候你,連一個廉價的表情符號都不給你。她不知道你每年都買一朵真金玫瑰,等着她或任何一個女子願意嫁給你的時候,就全部送給她。她不知道你收藏了一套日本新娘穿的白無垢,美麗昂貴的紅色裙褂,繡滿花朵的金色雪紡睡袍,印滿金色黑色灰色白色長方形圖案的雙人牀單,既簡約又奢華。巨大得誇張的金頸鏈、金豬吊牌、金耳環、金戒指、龍鳳鐲、最近又流行起來的中式黃金頭冠,風光出嫁的一切道具,你通通都準備好了。你已經用你的收藏品拼湊出最適合一名嬌妻的場景,只要有女人首肯,你的幸福就能上演。

可是天大地大,偏偏禮服還是乾扁空洞。你只得在另一個私人的Instagram帳戶裏,用修圖軟件把自己的臉無縫拼接在每一張情侶偷拍照裏,模擬自己和不同女子甜蜜相處的畫面。你取出手機,拍下那個婚嫁珠寶廣告,盤算着回家後要如何把自己的臉擺成適合的角度,好讓自己在照片裏吻着女星的右臉,像在Gustav Klimt名畫《The Kiss》裏一般。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4/黃怡-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