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怡
熱門文章
黃怡
擠迫之城的戀愛方法
ADVERTISEMENT

黃怡專欄:戒嚴時期的買餸方法

19.09.2019
網絡圖片
Andy Warhol, Campbell’s Soup Cans

你剛才有聽見嗎?「聽見什麼?」剛才有個在挑新奇士橙的師奶也在講電話,她很大聲地說,宜家打緊仗啊。「嗯……其實也真的很像。最近的櫃員機常常現金不足。我也把存款轉換成美金了。」真像以前讀過的小說,說打仗時上海的街頭有換錢的人,大家都把錢換成鷹洋來保值。「那不是小說,是小說家在傳記紀錄片裏講述的童年記憶,妳記錯了。」是嗎?我都搞不清楚了。「下次我們再看一次那部紀錄片吧。」好啊,我買定爆谷。「不過今天不行,今天我不出門了。」當然。下次吧。「妳也是,買完餸就乖乖回家。」知道啦。

剛才我也去買了兩瓶生理鹽水。「兩瓶夠嗎?妳父母不是回港了嗎?」啊,對呢……不過我常去的藥房在近中聯辦那邊,剛才在臉書上看見街坊的照片,那邊已經用水馬圍了兩層,把馬路全部封起來了。「不要去那邊,太多警察了,很危險。」嗯。所以我剛才去堅尼地城,$28一瓶一公升裝。「那麼便宜?」是嗎?我才第一次買。「我之前買要$35。」聽說近七號差館的一間藥房,故意抬高生理鹽水和口罩的價錢,後來索性不肯賣,現在被街坊杯葛。「幫襯良心小店吧,就像妳剛才去的那間。」我也不知道那間是好人還是壞人,不過一直知道店裏養了三隻貓,我想喜歡貓的人應該不會壞得到哪裏。「妳討厭的那個公司高層不是也有養貓的嗎?」啊,也是呢。「現在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可不是那麼容易分辨的。」是的。

「而且現在誰都可能在街上、在地鐵裏被打,就算在家裏也可能飄來催淚煙。」上次有人向中聯辦掟雞蛋,離我家幾條街的地方都放了催淚彈,我才覺得應該要買兩瓶生理鹽水看門口。「聽說Johnson’s Baby洗頭水也可以在中催淚彈後用來洗眼,妳看看超市裏還有沒有貨?」我還在急凍食品區,等一會再提醒我。「好。」好多人都買急凍餃子呢。打風的時候大家也是這樣,每人買兩三包餃子回家看門口。「現在的灣仔碼頭水餃都是大陸製造的,不像以前的那麼好吃。」是嗎?「小時候我常常放學回家煮來吃,一個人吃掉兩包。」之後不會吃不下晚飯嗎?「不會啊,我以前是肥仔,不要低估我的食量。」哈哈。「不過最近我都沒什麼胃口。」我也是。「買些易入口的東西吧,留有用之軀。」嗯。那我買些罐頭湯吧,就算吃不下,放着當儲糧也好。「星期三下班後,不如一起吃晚飯?」好啊。很想念你。「我也想念妳。」星期三應該安全吧。「應該的。希望吧。」

啊,我還要買保鮮紙呢,家裏的用光了。「記得買嬰兒洗頭水。」謝謝。我買這些東西,會不會被警察截查呢?「今時今日你買或不買,在現場或在屋企樓下,都隨時有可能被當作示威者。難道在打你之前,還要先看看你袋裏有沒有嬰兒洗頭水嗎?」也是的。做什麼都不對,到哪裏都封路、停駛,倒不如直接宣佈戒嚴算了。「咪就係。」收銀處的人龍排到這裏來了,比打風更誇張啊。「剛才的師奶說得對,宜家打緊仗啊。」打仗就是這樣子的嗎?我以前讀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史料,當時英國有師奶寫信到報紙去抱怨物資配給制,說原本習慣的衣料都只能用代替品。打仗不是無時無刻都很恐怖的嗎,她們還有心情講究打扮?「不在前線的人,也要面對日常生活的吧。二次大戰打了那麼多年,不像打風停電那樣,一晚過去就能回復原狀。每天也要醒來,每天也要考慮衣食住行,柴米油鹽。」也是的。我也剛買了最新推出的有色潤唇膏,呵呵。「妳看,打仗的時候還是會有人結婚生仔,還是有人化妝寫詩的。」現在結婚的人,會不會終有一天要把龍鳳鐲掛在身上,方便走難?「我也不知道呢。」黃金畢竟是最保值的。「那麼到我們結婚時,要不要叫賓客直接用金幣做人情,擺完酒就收在月餅罐裏,形勢不妙就抱着月餅罐一起走佬?」我有說過要嫁給你嗎?「嗚嗚,妳聽見了嗎,我的心都流血了。」要不要生理鹽水,給你洗傷口。「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可以再改善。」好啦,錫番錫番。

隔周刊出

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4/MPW2654_B104-114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