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怡
熱門文章
黃怡
擠迫之城的戀愛方法
ADVERTISEMENT

黃怡專欄:粉紅歌者

14.11.2019
清釋大汕《迦陵填詞圖》卷,版刻、紙本墨印

「考察的第一站,我打算先帶學生去看終審法院,由法庭裁定政府需為在外地合法註冊同性婚姻的香港公務員提供已婚配偶福利說起。」我也有聽說過那件重要的案例。「接着我會帶學生經過文華東方酒店,在門前講張國榮,以及《左右手》的歌詞、電影《春光乍洩》等。」張國榮真的好靚仔。「超靚仔。」好可惜。「超可惜。」啊對了,剛才路過匯豐銀行總行,我就想起大廈外牆上的聖誕廣告,好像曾經出現一對男性戀人。「真的嗎?」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也許你沒有看錯,畢竟匯豐早前都敢把一對彩虹獅子放在總行門外了。」是呢。現在同性戀人也可以是人壽保險的受益人了。「我還沒有想到人壽保險那麼長遠的事呢,哈哈。」

「中環扶手電梯的英文名字其實不是Central Escalator,因為在扶手電梯落成前兩年,在中環已經有一間叫Central Escalator的gay sauna。」原來是這樣嗎?我本來以為扶手電梯叫Central-Mid-Levels Escalator,只是為了說明扶手電梯兩頭的地名呢。「這間sauna可是非常有名的呢,只招待男士,如果店主在閉路電視看見你、覺得你不是善類,就不許你進去。」可惜我不是男人,不可以進去看看。何韻詩和黃耀明為《禁色》拍的MV也是在浴場取景,你猜是不是這家sauna?「Google說不是。」何韻詩真的很有型。「超有型。」我記得大約二零一一年左右,有幾個朋友從台灣來港看何韻詩的演唱會,我帶她們去銅鑼灣吃糖水時,遇到一對女子牽着手。朋友們見了,有點感慨地說,兩個女子可以在香港街頭牽手而不被側目真好。我還以為台灣在這方面比我們走得更前。「也許她們剛好在台灣遇到恐同的人吧。香港街頭還是有會盯着我和男友看的人。」今年五月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那個朋友第一時間和她女友註冊結婚,還在臉書貼出二人的身份證背面,配偶欄填上了彼此的名字。「真好呢。」你會想結婚嗎?「遇到對的人,感覺對了,就結吧。」我也是這樣想的。希望到時你和男友可以在香港合法結婚吧。「希望到時你終於找到新男友吧。」去死。「哈哈。」

「然後我會跟學生討論由吳君如和周慧敏主演、故事背景在中環的電影《得閒炒飯》。在電影裏,她們是一對戀人,可以由此切入雙性戀者和中產同志的議題。」我中學時會追聽吳君如主持的電台節目呢。電台是我接觸流行曲的起點。「那時候你喜歡哪些歌手?」何韻詩、林一峰、At17、張敬軒。「我也喜歡他們!」這麼想來,當中有不少是同志呢。那時我完全不知道,真的只是覺得他們的歌很好聽。盧凱彤也是近年才出櫃吧。「我也特別喜歡他們的歌詞。林夕、黃偉文、周耀輝,都寫了很多很好的廣東歌詞。」當中也有不少和LGBT有關的歌詞呢。「這麼說來,好久沒唱K了。」好,我要用我連合唱團也沒進過的歌聲,污染會在Pink Dot表演accapella的你的耳朵。「你不要把我說得那麼snobbish。」呵呵。

LUSH裏面賣的番梘真的好香,從這裏也能聞到。「我上次在東京pride parade,看見LUSH門外掛了好大的彩虹旗。在香港很少看見巨大的彩虹旗呢。」我在倫敦讀書時,看見gay bar門口的彩虹旗,就知道我找到Chinatown了。「那間gay bar好玩嗎?」我沒有去過呢,我的queer friends約我去那晚,剛好是香港時間的大年初一,我總不能在吵鬧的酒吧裏和家人用Skype拜年吧。後來她們都沒有再約我去了。說起來,當中有個來自北京的女生最近陷入了抑鬱,因為她的女友決定和一個gay佬結婚生仔、應付男女雙方家長的期望,就此和我的朋友分手。「天啊。」我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安慰她。看着明明仍和自己相愛的人,和不愛的人結婚生子,可是多麼使人心碎的事啊。這是在中國同志圈或女同志之中常常發生的事嗎?「我其實也不太清楚呢。世上還是有很多地方對我們來說相對危險,我和男友到大陸時也不會在街上牽手。」那次你去俄羅斯交流,我多麼害怕你會被處死。「傻豬。」不過,如果終有一天你要扮『直』的話,我隨時都可以扮你女朋友。「要點首薛凱琪的《男孩像你》嗎?」你明知我對你的愛不是那種。「當然。」哼。「love you too。」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2/MPW2662_B088-098_001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