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家正
熱門文章
黃家正
正一大師

黃家正專欄:照做

291
24.01.2019

準備到上海工作,今早不太熟的朋友問我:你常常出外演出不累嗎?

如夢初醒。對,真的是頗疲累的。2018半年時間不在港,說出來好像很爽很刺激對不對?但更多時候是在旅車上呆等,拿着旅行箱走來走去,想着明天可以在那借琴室練習。雖然確實勝出了一些比賽,但前後有多少失敗挫折,不會全部跟別人說。心理關口外,到了我二十尾的歲數,看見往日同學也大多結了婚甚至有了小孩,很難不禁問自己:值得嗎?

當你在局中向前走的時候,很少會問為什麼。通常在你未出發前,或走了一段平坦道路的時候才會初醒。剛剛完了一個很「充實」的一年,很多願望達成了,正準備一個大的轉變,要面對很多未知的事物,我便暗暗再問:是我想要的?

問題在於那個「想」字。誰說我們一定要做想做的事?有可能我們理智不想做的事,我們更應該要做,不對嗎。當然啦,沒有什麼應不應該吧。那麼,我們「可以」憑什麼向前走?

想做、應該做、可以做、可能去做──這是我們在關囗的選擇網。這些盤算影響着每一秒的決定,也通常會形成了一種安全網,最後變成了我們的生活模式,習慣為正常。

不想做,也照做。

不應做,也照做。

不可以做,也照做。

不可能做,也照做。

這是什麼態度呢?我現在看來,這是一種存在態度。什麼邏輯理智感情夢想、全部也是我們想出來的。我們未做一件事、未走到一個位,怎會知道有什麼結果?就算結果不如人意,也又如何。事事順利便是人生的路嗎?

快到農曆新年了,預先恭祝大家:

事事照做,之後再算。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Katrina Glimpse專欄:尋羊冒險記(二)
漫畫生活
專欄:阿塗 / 黎達達榮 / Sowinghong / Jackson Ng / Katrina Glimpse

Jess Lau專欄:微弱的光
插畫延展
專欄:Jess Lau / Joe Lam / 迪嘉 / The Paintful's Law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