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偉文
熱門文章
黃偉文
BUY ME A LITTLE SUNDAY
ADVERTISEMENT

黃偉文專欄:Kris Van Assche 是我的「那個姐夫」

15.11.2018
和Kim Jones 一起後,我又更安心了。
( Dior Homme 2019 SS )
KVA此後幾季也算是「連莊」了幾鋪;比如由08SS發展成的完整系列08FW;以電光色和球形剪裁作主調的09SS更是我心目中的KVA for Dior頂峰,相安無事一段時間後2011SS那些大刀闊斧的西裝袈裟混合體,也是前所未見的有趣……
近年我所喜歡的東西,雖然和KVA有點不一樣,但在彼此「分道揚鑣」之前,確實有過一段蜜月期,我是衷心欣賞他的。
倒是家姐最近終於換了老公,我才敢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新姐夫這位小胖子我其實認識得更久,帶個預感此後兩人都會更快樂!

不知道你生命中有沒有「那個姐夫」(或者類同於各種被迫當friend的「好朋友的另一半」),你明明和他「唔夾」,但你因為你很愛惜你家姐,不想她難做,而且你個心知無論你能否和他get along,你都無可避免地時時會見到他,至少屋企大時大節那每年三五七次飯局聚會……所以你試着欣賞他當他自己人,很努力地和他溝通聯誼,結果還是不行,最後你要求自己:至少相敬如賓,保持淡淡的笑口噬噬不要面阻阻──因為你是個通情達理知書識禮的人!

不瞞你說,Kris Van Assche就是我的「那個姐夫」。

蜜月期

近年我所喜歡的東西,雖然和KVA有點不一樣,但在彼此「分道揚鑣」之前,確實有過一段蜜月期,我是衷心欣賞他的。

不只於他未入Dior前他單槍匹馬闖的天下,那些活化傳統西服裁剪的小聰明,在那個年代恰好「夠用」,所以Hedi Slimane閃電劈炮由Kris Van Assche旋風上馬,在當時來說是那麼的理所當然眾望所歸。

Dior是個我很愛的Fashion House,這個品牌和我在時裝寫作界的出道和成長一直有着深厚淵源,恰巧他們家幾位歷代公關與我又都十分投契,說是尊如「家姐」也不為過,所以當年見住佳婿入贅,我這個做「細佬」的也真心替她高興。

最初幾年是多麼的童話故事啊,比如2008SS那半個趕頭趕命的首秀,不,不是秀,來不及秀,只能租個別墅做presentation,但那個純玩恤衫西褲的系列,還是年輕得來不失貴格……

事實上,用麻雀術語來說,KVA此後幾季也是「連莊」了幾鋪;比如由08SS發展成的完整系列08FW;以電光色和球形剪裁作主調的09SS更是我心目中的KVA for Dior頂峰,相安無事一段時間後2011SS那些大刀闊斧的西裝+袈裟混合體,也是前所未見的有趣……

自此次後,當然偶爾會有一兩件設計令我食指大動,但總體來看,他喜歡的東西和我的真的越來越不一樣,彼此真的「背道而馳」了。

緣盡是……

緣盡是什麼呢?

舉個例,Artist總有「風格」,絕少屢獻新猷不重複,所以我們姑且當每個藝術家有10款「招牌動作」吧,而這些「招牌動作」有些重複得多有些重複得少,視乎Artist本人對這些簽名式的心愛程度自豪程度。

而緣盡就是,KVA的10個「招牌動作」中,1號2號3號我是好得的,4號至10號是我麻麻地得的,如果他常常重複的是123號,也許我們還可以歡歡樂樂的互敬互愛下去,但他這幾年不斷使出的,偏偏是45678910……所以說,真的不是誰的不好,是兩個人口味上的連續擦身而過而已。

因此最近幾年去巴黎看完fashion show回來寫review都得花長一點的時間,基於對「姐姐」的愛與尊重,有時我會只集中放大一個半個我看到的姐夫的優點,真的連一個都不容易找到的那一天,我會嘗試從別人的眼睛作POV,「姐夫身邊仍然有這麼多朋友,他在別人眼中一定有些特別值得喜歡的地方吧……」一直在心裏這樣想,想着想着,一頓飯又過去了,一個生日又過去了,一次拜年又過去了……

倒是家姐最近終於換了老公,我才敢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新姐夫這位小胖子我其實認識得更久,有個預感此後兩人都會更快樂!

請不要以為我mean,前任那個他和我性格有點「唔夾」而已,誰都沒有做錯事,而且我一直感激多年來Kris Van Assche做家姐的伴侶為她做的所有事。

如今舊姐夫也有了新的婚姻,Berluti也是我喜歡的名字,衷心希望Kris換了環境有不一樣的發揮,在那邊有個美好的新開始。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11/MPW2610_B078-079_000_cro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