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健」筆靈魂
熱門文章
「健」筆靈魂
麥煒和 / 伍杏修 / 李永浩 / Adrian Wong / 林淑員

麥煒和專欄:拒簽DNACPR的怪獸家長

105
14.01.2019

本故事時間、人物、地點純屬虛構。腦科例會,前線醫生甲:「一號牀八十歲陳婆婆,因左腦梗塞入院,注射溶栓劑後未有顯著進步,現右半身偏癱,要依靠胃喉餵食,昨天開始發燒,應為吸入性肺炎,已處方抗生素。」

高級醫生乙:「病人何時出院?你會安排她到哪裏覆診?」

「唉……我看她未必能夠存活。」

「那麼,你與患者家屬簽署了DNACPR沒有(Do not attempt CPR,垂危患者離世時不作心肺復甦搶救的同意書)?」

「我有定時會見家屬解釋病情,他們也明白婆婆情況危殆,可是仍未接受DNACPR。」

「No、no、no、no,家屬拒簽DNACPR,即是還沒意識到病人有多嚴重,出了事肯定怪罪於我們。Dr A,你務必跟他們交代清楚,我不想出任何亂子,You understand?」

「我每天也有接觸家屬,子女們想必已心中有數,只是尚未準備好簽不搶救同意書。」

「You listen to me,你必須主動一點,盡快約見有關人等說明不搶救同意書的重要性,記緊請PRO(病人關係主任)出席作證,一日未簽署書面同意,一日都有機會出事。」

中級醫生丙:「我很贊同Dr B,不少投訴也是因誤會及手續不清而起,更甚者或要對薄公堂,Dr A,你寧願現在跟家屬解釋,還是到時向律師和法官作辯?」

中級醫生丁:「附和,我也附和。」

醫生處理垂危病患,都傾向預先與家屬取得治療上的共識,包括臨終時會否強行搶救,以避免不必要的誤解或過度治療。然而,大家也應體諒家屬的心情,尤其急病如中風、肺炎等,他們一時接受不了至親將會離世是可以理解,假使醫生咄咄逼人要很「官方」地加簽不搶救同意書,便只會造成雙方的對立。醫護能夠講求理性,是因為臥病的都非親非故,但只要設身處地想想,家屬對患者未能釋懷乃人之常情,倘若不堅持醫護進行搶救致令親人溘逝,他們或會因此自責甚至內疚一世。遇到拒簽不搶救同意書的家屬,大家應給予時間和容忍,將對方標籤化、怪獸化,根本無助解決事情。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展覽 勞動者 記者 護士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b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