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麥曦茵:在留憾前學習擁抱
熱門文章

專訪麥曦茵:在留憾前學習擁抱

1999
20.09.2019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這段疲憊的日子,大家都很需要一個擁抱。早前去看麥曦茵的新作《花椒之味》,映後談期間,有幕印象深刻:一名外籍婦人告訴麥曦茵,電影讓她丈夫感動得淚流滿面,然後婦人上前回報了一個溫暖擁抱。

這是一部有關親情的電影,但沒有老掉牙的溫情套路,更貼切是一部有關直面關係創傷的電影。麥曦茵說:「於我而言,電影是自我發現,也是自我療癒的過程。」看完電影,或會發現心中潛藏的那道結未必解不開,並從觀影的歇息中拾回暖暖的力量。

過海的情節貫穿電影,麥曦茵說:「本身搭橋起路是為人和人之間拉近距離,由一個點去一個點,但偏偏在我們生命上,有些地方其實不是物理上很遠,是我們心理上覺得很遠。」
過海的情節貫穿電影,麥曦茵說:「本身搭橋起路是為人和人之間拉近距離,由一個點去一個點,但偏偏在我們生命上,有些地方其實不是物理上很遠,是我們心理上覺得很遠。」

從電影檢視滿目瘡痍的自己

訪問相約在一家陳設簡約的咖啡店,我們在近窗邊的矮桌旁席地而坐,午後的陽光洋洋灑灑地從玻璃照進來。在愜意的下午,麥曦茵緩緩說起她的新作《花椒之味》,也從電影談起大家日常隱藏了的來自原生家庭的關係裂痕。電影改編自張小嫻的小說《我的愛如此麻辣》,由涉獵愛情轉為親情,以鄭秀文飾演的夏如樹接到父親死訊開展。同在這時,她才發現自己原來有兩個分別來自台灣及重慶的同父異母妹妹。

麥曦茵談道:「電影是自我發現的過程,從中會檢視到滿目瘡痍的自己。」過去的作品《烈日當空》訴說青春的迷惘與殘酷、《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展現踏足社會年輕人的不確定狀態,今回藉三姊妹拍出你我同有從關係而生的創口,是三段來自過去、現在、未來關係的羈絆。大姊如樹因父親過去對家庭的傷害而心懷怨恨,藉保持距離去掩藏傷口;二妹如枝與母親明明着緊對方,卻總是不懂如何表達而互相傷害;三妹如果與相依為命的婆婆總為各自的未來擔憂,因時日無多的疑慮而產生嫌隙。

小說改編成電影,保留了三個主要故事元素:一個爸爸三個女兒、女兒分別來自三個不同地域、女主角接手經營火鍋店。
小說改編成電影,保留了三個主要故事元素:一個爸爸三個女兒、女兒分別來自三個不同地域、女主角接手經營火鍋店。

很多時我們不會主動處理積存下來的關係裂痕,就如女主角以工作忙碌為由,迴避面對父親的死亡,以及沒有在他生前處理好的關係。麥曦茵解釋《花椒之味》這名字是抽取了花椒能轉移注意力的元素,「我做資料搜集時發現辣不是味覺,而是一種痛覺。」戲中就有一幕是,三妹如果吃下辛辣的花椒紓緩了紅腫的牙痛。她續說:「本來有些事可能很沉痛,但因辣的觸感,令你忘了當下的痛。我們很多時為了令傷痛不影響自己的生活,會隱藏某些痛楚,對那事稍微麻木或保持距離,彷彿不去接觸就沒那麼痛。」

學習「好好說」

麥曦茵說電影隱藏了一個副題─「好好說」。還未訪問,已經很深刻地覺得麥曦茵是很着重溝通的人。相約訪問時,她的團隊會把他們很着重溝通掛在口邊,並很幫忙安排訪問。而見面時,也感覺麥曦茵分外親和,很願意打開話匣子,侃侃而談就說起很多。

電影融入了她的生活哲學,她覺得關係最大的阻礙是欠缺同理心,引致無法好好溝通,造成彼此的傷害。「有時講話並不是因為我們想說,而是想向對方表達關心和愛,但對方能否排除一切誤解去接收到你愛他?有時講的時候可想想對方其實想聽什麼,未必是為了討好人,而是為了令人聽得明白。」

麥曦茵舉出電影中的一句對白為例,如樹在父親忙得無暇跟她吃飯時冷不防說了句:「這麼辛苦就不要做了。」記者看電影時聽到這句,很有共鳴地笑了,麥曦茵接續說道:「九成香港人也明白這句話的殺傷力,當你很努力時,身邊的人這樣跟你說,你心裏就不禁暗暗會問,你明白我為何要如此辛苦及付出了多少努力嗎?」其實講者真正的意思是:「我不想你這麼辛苦」,但聽者卻接收到其他意思。讓關係中的矛盾加深,很多時是源於不懂好好對話。

三妹如果與婆婆將時日無多的疑慮「負擔」,演化為互相守護到最後的「承擔」。
三妹如果與婆婆將時日無多的疑慮「負擔」,演化為互相守護到最後的「承擔」。

最重要是在一起

有看過麥曦茵其他作品,不難發現《花椒之味》不乏「麥曦茵式」的對白,就是輕輕一句便很戳進觀眾的心。例如如枝對徒勞的詰問:「要是我們已經很努力了,這個世界還是沒有改變怎麼辦?」又例如,戲中如樹的男朋友跟如樹說他「可以」結婚,如樹則執着這未必是他最「想」,男友反問「為什麼你只能聽到『想』跟『可以』,聽不到『一起』呢?」

在感性主導的「想」和理性主導的「可以」之間,麥曦茵會把「想」放輕,因為她向來更看重的是過程。這部電影是她繼2012年上映的《DIVA華麗之後》後,再次在大銀幕上映的電影,之前她把更多心力放在自資成立的經理人公司 Dumb Youth。她知道當年《烈日當空》中的年輕演員有意繼續發展,而覺得行業對新人欠缺保護,希望用最少五年跟他們一起去走。身邊人甚至母親會對她表達質疑,就如同如樹質疑父親經營的火鍋店,但她覺得當中最重要的還是關係,「工作不是由一個人背負,是很多時有員工跟你一起過。」

這次許鞍華當上監製,找她一起合作。製作時間相對趕急,由接到電話至拍攝期只是一個月時間,她因着對方的信任,二話不說走訪三地拍攝電影。
這次許鞍華當上監製,找她一起合作。製作時間相對趕急,由接到電話至拍攝期只是一個月時間,她因着對方的信任,二話不說走訪三地拍攝電影。

看過這部溫暖的小品,麥曦茵說觀眾不一定會在現實生活中得到解答,但至少可以學習更善待自己,並嘗試擁抱身邊的人。說到底,最重要還是捉緊身邊跟你一起走的人。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m190730-salads-1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