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突也是一種價值?「鬼口水」長盛不衰之謎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借問聲,咩嘢係治癒呀?

核突也是一種價值?「鬼口水」長盛不衰之謎

西九龍中心的格仔舖,一個個方格色彩繽紛,排滿自家製鬼口水、白膠漿、光滑彩珠和閃粉等裝飾物,印證鬼口水潮流不衰。
彩珠及閃片
閃粉及珠光粉,加入鬼口水後會變得夢幻閃亮。
甘油、硼砂水及各種裝飾品
格仔店內,總會看到鬼口水蹤影。
質感軟綿細滑如忌廉,卻不黏手。
掌心用力一揸,黏液擠出指間,泡沫爆破,發出令人暢快的啪啪聲響。
隨意拍打按壓,感受鬼口水的涼快。
將鬼口水拉扯得細長,在手心繞成一圈圈。

位於深水埗的西九龍中心有種古怪的魔力,將時光永遠定格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場內的圓柱、橫額置放處、電梯門外牆身,仍貼着十幾年前的明星宣傳照,如現已解散的組合如HotCha、當時仍是𡃁模的周秀娜、千禧時代的偶像歌手登台照等。海報漸已泛黃褪色,處處散發懷舊(或「好娘」)的感覺。縱然沒有圓方廣場的貴氣,也不及葵廣琳瑯滿目,卻無損其受歡迎程度。放學時間,總有學生三五成羣地到此尋寶,全因頂樓有個治癒之城,緊貼學生最新潮流。

點解要去西九龍中心

隨一羣少女乘扶手電梯上七樓的蘋果商場,迎面是兩排扭蛋機和金飾店,直看有三道以光猛白燈照射的走廊,與西九昏黃陰沉的氣氛形成對比。最左邊主要賣韓星周邊,最右的是動漫精品店,中間是公仔舖和格仔店。明明每家格仔舖的面積不足一百平方呎,理應很快行畢,但層架將小空間劏成一個個方塊,方塊裏面再細分貼紙、水晶、毛公仔等精品類別,眼花撩亂。記者時而踮腳,時而蹲下,目光和步履繞場一周,也未能徹底掃描所有潮流商品。一睹櫥窗,不難發現一盒盒五顏六色,貌似勞作材料的液體。那是中小學生最炙手可熱的「鬼口水」。二十幾個格子裏面,單是自製鬼口水就霸佔了十二個,連飾品和原材料也佔了三大格。

踏入蘋果商場,走廊兩側琳瑯滿目,有日本動漫精品店,有韓星周邊專門店,當然少不了擺滿鬼口水的格仔舖。
踏入蘋果商場,走廊兩側琳瑯滿目,有日本動漫精品店,有韓星周邊專門店,當然少不了擺滿鬼口水的格仔舖。

點解要玩啲咁核突嘅嘢

鬼口水,又稱史萊姆(Slime),主要由白膠漿和硼砂混合而成的黏液,不黏手且具有彈性,可隨意拉扯戳揉成不同形態。鬼口水款式多多,但看來像鼻涕,堪比榴槤和臭豆腐—愛者愛不釋手,惡者避之則吉。記者和同事皆是後者,不解黏乎乎的物體魅力所在。如今親身接觸,先試探式地戳幾下,質感軟綿綿的,帶點冰涼,像清理鍵盤的軟膠般呈果凍狀態;躊躇良久才皺起眉頭以雙手直插,不停像拉麵般光速拉扯至起泡。據稱,鬼口水的體積可膨脹到十幾甚至幾千倍,塞到掌心用力一揸,黏液擠出指間,泡沫爆破,發出令人暢快的啪啪聲響。

k200925jeadus-308-2

這看似無聊又惡趣味的小玩意,近年在西九商機處處。不少年輕人在Instagram上經營鬼口水網店,再搬到線下,寄賣於格仔舖。走進「啤一bear」格仔屋,店內正播放歐美流行曲,幾個中學生邊逛,邊隨強勁節拍搖擺。收銀櫃位置在角落,年輕女店員順手將橙色鬼口水倒在桌上,黏液從盒狀形態塌下,自然地攤成介乎液體和固體之間的圓形。她說客人不多,無所事事時,最適合搓揉鬼口水,過過手癮。

店主準叔笑言:「西九七樓反映出時下𡃁妹的需要,絕對是潮流指標,而鬼口水算是維持最久的潮流,只有我這個老鬼麻木了!」格仔屋從二〇一三年起進駐西九龍中心,大概四年前開始多了素人自製鬼口水,取代了軟軟公仔的潮流。當時第一次接觸鬼口水的他覺得,原材料簡單,質感卻有趣新奇,包裝也落足心思。他留意到,藍田和屯門的分店更多元化,對象由三歲到八十,有中年人寄賣頸鏈和玩具,有師奶租用賣佛珠,每十格才會找到鬼口水的蹤影;但西九的賣家和買家主要是學生,高峰期時,有八九成格仔都賣鬼口水,令其他類型的產品都爭奪不到位置。不少粉絲慕名而至,即使店主一日補二百盒,產品也即日清空。

格仔舖老闆準叔形容,西九七樓是潮流指標,貨品種類反映時下少女的需要。
格仔舖老闆準叔形容,西九七樓是潮流指標,貨品種類反映時下少女的需要。

大學生玩埋一份自製變成生意

一個格子,就是一個個體戶。別以為鬼口水只是中小學生的玩意,Slimeaholic的店主就是個大學生。就讀中大商科的店主Rosa現年十九歲,熟悉營商之道,經營四年的Instagram坐擁二十三萬個追蹤者。

接觸鬼口水的契機,正是始於西九龍中心。當時在格仔店偶然看到,便買一小盒擱於書桌。覺得好玩,聲音紓壓,再買,豈料上癮程度堪比泡泡紙。後來在網上看影片,得知可以自製,便買材料在家裏做實驗。當時修讀化學的她笑說,終於能學以致用,更發現有舊試題問及鬼口水的配方。鬼口水做法五花八門:白膠漿所製的實色鬼口水幼滑厚實,紋路清晰,戳下聲音清脆;透態鬼口水看來清澈,質感硬身像橡皮糖;由人造雪粉製作的Cloud Slime,拉長便變鬆軟,一絲絲輕飄飄的向下墜,如漏斗內的泥沙。「製作過程比玩現成的更治癒,只要你腦海裏想到的,就可以親自落手做。就像整蛋糕一樣,不論成功或失敗,每次都很期待製成品。」

Rosa示範鬼口水玩法,輕易拉出各種花款,可惜記者和攝記孺子不可教,手心發熱,又龜速拉扯,結果狼狽非常。
Rosa示範鬼口水玩法,輕易拉出各種花款,可惜記者和攝記孺子不可教,手心發熱,又龜速拉扯,結果狼狽非常。

千變萬化 逾千人爭玩一坨口水

鬼口水伴她度過文憑試的難關,升上大學後,更熱中於研究新產品。起初純粹添加不同顏色,後來嘗試發揮創意,搜羅香精研究新產品。「開店是為見證自己一路進步,還有實現創業夢。」她最愛製作食物系列,如伯爵奶茶、芒果果醬。打開草莓果凍鬼口水,聞起來甜甜酸酸的果汁,握住有磨砂手感,有如擠壓啫喱糖;抹茶鬼口水則有淡淡茶香,拉起來厚身煙韌。為吸引更多客人,她不時會舉辦特別抽獎活動,在影片中也會加入巧思。訪問當天,Rosa的指甲塗上粉藍色,夢幻光滑。她解釋平日在網上拍攝示範片段,畫框裏就只有手和鬼口水,手指美觀也是重要一環。

Rosa最愛製作食物系列,如抹荼、伯爵奶茶、芒果果醬。
Rosa最愛製作食物系列,如抹荼、伯爵奶茶、芒果果醬。

相當投入鬼口水圈的她,前年分別以檔主和籌委的身份參與「鬼口水市集」。當日吸引一千二百個粉絲到場,購買和自製鬼口水,場面熱鬧,甚至擁擠得有人昏倒。現時她共設三個寄賣點(西九龍中心、藍田、屯門),每大格租金九百,每星期售出約二百盒,月賺七千至八千,已不復當年秒速清貨的盛況。「熱潮始終已過頂峰,以前玩開的人會長大,年紀太小的又有家人限制,加上疫情下更加少人出街。」未來仍會繼續經營小店的她聳聳肩笑道:「不過我覺得玩鬼口水跟年齡無關,即使是已成家立室的都可以玩。作為店主,最緊要是享受當下,堅持到底,相信鬼口水仍然可以治癒人心。」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借問聲,咩嘢係治癒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0/k200915jeadus-119-2020101210433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