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ADVERTISEMENT

駱以軍專欄:X級難題

17.10.2019
網絡圖片

那種精神性、人文精神從動物性中劈裂長出的元氣淋漓,怎麼到了他成化,變成(你都可以聽見彷彿齊天大聖喊一聲「收。」把漫天妖魔巨靈之龐大幻影,全嗖一聲,縮回掌中撮握的毫毛)那麼小、靜止、不可思議的薄、透光,而透光的薄屏幕上,像小小花園錦簇,將他祖父、太太祖父的青花天文奇景,壓到「釉下」,指是描框的綠,在玻璃釉的上方,他像個印象派畫家,召喚了所有顏色的精靈。

我對我的機器人說:「你能否體會一下,成化鬥彩雞缸杯,那在一個人類心靈的投射為屏,作二維化的攤平圖譜,那是進入了一個什麼樣的秘境?」

我的機器人說:「這是一個X級難題嗎?」

我說:「算是吧。」

所謂X級難題,就是我們目前無法判斷,它作為某個條件,對所謂「明朝」的整個大數據,有任何若加入會提高其文明模型之維度的意義,或是很難將之加入其「明朝」星球,一萬年後「復活甦醒」,「解凍重啟」,有任何不得不然的「文明內稟性」,你必須將其參數載入我的機器人大腦。或某些還是在這樣超乎目前科技想像力的超遠距投射,預作出的「明朝」星球「未來文明環節極重要」但成本難度太高,超出我們實驗室所能投入的全部資源(包括為了那個一萬年後,在那顆星球上,該怎麼出現的「非機器人式的生命」)。舉例來說:明式傢具。那不該不放進這個「明朝」星球未來的任何佈展空間吧;那些官帽椅的「無一結構細柱是直線,全是弧線」;包括圈椅那奇妙的大圓弧之左右兩扶手,在春宮畫中有其性交實用器具之設計,那弧形靠背上,低調節約其實鬼匠神工鏤雕了一個小小的雲朵靈芝或蝙蝠構圖;完全不用上漆,但依賴整個明式傢具靈性、養成之魂:它們全是選用硬木─紫檀、雞翅木、酸枝、鐵力木、黃花梨─那些千年才成材的硬木,其上的奇異紋路:鬼臉紋、流水紋、禽鳥羽翼紋、鳳尾紋、魚鱗紋、火焰紋、牛毛紋……那種星空之美、夜暗流渠之深邃,問題是,我們怎麼能作到讓我的機器人的飛行器,攜帶大批這些硬木的種籽,而無法預知那它將降落之星,可有生態環境讓這些樹木攜種成活,之後成株?

但如果捨棄了明式傢具(因其整套體系建立在難度已超過我們這個「明朝」星球計畫的能力,那些極難極難可能在一萬年飛行後的不可知星球,好吧即使它着陸後又經過一萬年,能創造出一片茂密長滿紫檀、黃花梨、酸枝木、雞翅木的森林嗎?可能性趨近於零),我們就要整個放棄,可能隱藏了明朝人內在心靈結構,極大秘密的「卡榫」這個奇妙的,各種耐煩或精巧設計的「就像魔鬼存在於明式傢具中」的,這我們便將之定義為「X級難題」。

我對我的機器人說:「卡榫。以及釉上彩與釉下彩的所謂『鬥彩』。你真的以為只是關於明朝人物質文明史中,某種工匠技藝層面的發明嗎?」

我的機器人說:「所以它們或是整個『明朝』文明的,其中之一、二,他們心靈原形的隱喻?」

我說:「所以這真的很頭大啊。」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8/MPW2658_B080-090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