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駱以軍專欄:軍武專家

167
10.07.2019
網絡圖片
Side view of a Talos surface-to-air missile, just after being fired from the guided missile cruiser USS OKLAHOMA CITY (CG-5).

他記得前一晚,他還在那老公寓四樓,他窄小的像牯嶺街舊書鋪、拾荒老人的人家防火巷亂搭紙箱窩,那小小的書房,用筆電看網路一個什麼軍事風雲的節目,一個禿頭的軍事專家,解釋着現在美、俄、中部在秘密發展的「高超音速飛彈」,及五倍音速,那是什麼概念呢?五馬赫,一秒鐘可飛行一.七公里,兩小時一萬二千公里,如果達到十馬赫,就是美國人說的「一小時全球抵達」。不過現在好像是俄國人先宣稱成功用蘇57搭載超高音速飛彈。這種軍武專家的嗓音,或喉頭共鳴腔,有一種讓人聽了極信任、誠懇的聲頻,他如果是個詩人,朗讀自己的詩作,一定讓人心生曠野星空,靈魂純淨或安棲之感。他解釋着所謂「高速音速飛彈」有兩種概念:一是靠本身極高速的載具助推滑翔,譬如用飛彈啦、洲際飛彈啦、超音速戰機啦,給它一個初速,之後那飛彈從這樣高速飛行的載體再發射出來,那個助推滑翔的加成速度立刻達到超乎我們現有動力科技的能給予的超高速。例如俄羅斯用蘇 57搭載匕首飛彈啦,中國是用東風17助推他們的星空2號啦,美國是用火箭助推啦。另一種概念是超燃衝壓發動機,但這個科技天花板,目前只有美國的X-51A,像謎一樣突破了所謂我們地球人類只靠衝壓發動機,自行的燃燒噴射動力,就可達六馬赫以上,甚至到二十馬赫……

然後那禿頭但有着簧管樂器美妙嗓音的軍武專家,柔和的解釋,現今的科技,這種高超音速飛彈,皆飛行不到5分鐘.一千公里以內。當然光是材料,就是極難克服的難題,在那樣高速飛行的空氣摩擦,彈頭熱度達到攝氏一千八百度,這個耐熱合金的研發,是材料工程領域的天空之城啊……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那麼清晰記得,那位軍武專家在節目中所說的,一切細節?

這段時間,他看了許多視頻,都在討論全世界所有的國家,不,應該說是所有的冠了不同名稱的「人類滅絕遠距投射文明」計畫的團隊,包括實驗室、背後挹注的龐巨資金,表面上取消掉國家概念,其實必須延續之前美、俄、中、德、英、法這些超級大國的國防科技,包括材料工程、大數據人工智能、動力飛行引擎、智能學習、乃至二十世紀才確定的國家等級博物館館藏或大型城市才足以提供之社會學模型……,但所有其他的團隊,都指控「明朝」和「宋朝」這兩個實驗計畫團隊,罄竹難書各種不可思議手段竊取他方機密高科技的作為。這些高端科技的竊取、掠奪、違法移轉,上述兩個以中國人文明斷代為對像的團隊,使用了「螞蟻搬家」的古代間諜滲透方式,不惜以重金賄賂、美女色誘、耐性以大批留學生進入對方科技培育初階養成之大學,或直接併購對方切割成各局部技術的民間子公司,駭入對方電腦,「跳躍性」的將原本各實驗室可能需投入長達半世紀以上、無法估算之金錢、人才成本的超高端科技,短短幾年便像怪物、變形金剛,掌握在「明朝」與「宋朝」這兩個團隊手中。原本它們怎麼能和「希臘羅馬」計畫、「文藝復興」計畫、「恆河」計畫、「大英帝國」計畫、「神聖伊斯蘭國」計畫、乃至簡單粗暴的「美國」計畫相提並論?結果如今這兩個互相鬥爭的,(他們背後輕蔑的說:「那到底是整顆星球的丹鳳眼。」)成為這批人類文明大脫逃計畫競賽中的佼佼者。有一種鷹派的某實驗室發言人,便在公開記者會上攜整疊文件,忿怒的說:「這種偷竊、不光明磊落的精神,搭建起來的文明神殿,我們要將它投擲到宇宙中去嗎?原本只是屬於地球上的病毒,會不會變成宇宙未來文明的病態?」

但這真是一筆爛帳,那所有着燦爛光照名字的不同時期「人類文明」,哪個不是掠奪、滅絕其他文明而血迹斑斑搭建起來?而且其實後來地球人已確知,幾十年後將降臨整個太陽系的大滅絕,人類科技絕無逃出生天之零點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以下以萬位數)分之一的可能。所以才有了後來這個「遠距投擲AI機器人─但它的大腦貯存量是整個人類曾經文明的超壓縮檔」的概念提出,一開始各自山頭的實驗室與背後支持的跨國財團,甚至違反地球共同法的舊時代國家殘餘民族主義者,還有種競賽、百中擇一,最後集中全人類資源,賭注在中選的那個項目上。但後來局面混亂,隨着大滅絕倒數,人羣反社會的崩潰、瘋狂、原始化暴力法則橫行,這些不同的遠距AI機器人投擲實驗室,其實已是各唱各的調,全轉入地下,由各自一羣神秘精英堅持着那好像和生物瀕死本能反應相悖反的,需要高度紀律、科技設備、抽象思維的計畫執行。

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1-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