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駱以軍專欄:王恭廠大爆炸

35
2637%e9%a7%b1%e4%bb%a5%e8%bb%8d

當時天昏地暗,所有的街廓、木造房舍全着火燃燒,如果是空拍圖,這些貼在地面數百處靜靜旋着火舌的,其實樑柱磚瓦正在紅黃橘的火光中塌毀,那看去像踢倒一桶燒得正旺的冥錢金紙,那撒在各散落點的,半燼半紙質的一疊什麼,各自供養目自身孱弱的火,趴在地面的,腸破肚流之後即作為燃柴的火。但在這遍地文靜燒着的火宅、這些火燼的上空、大約一公里處,騰空而起一巨大蕈狀雲,那黑灰的濃煙像高山皴壁,固定不動,內裏紅色的火光,各處閃竄,頂端的蕈頸不斷朝上翻湧,隔這麼遠,還持續傳來轟隆雷擊聲。

漫天灑下人體的各種斷肢殘骸,男人的、女人的、頭顱、削了一半的臉、手臂、手掌、大腿、單獨的一個瘦骨嶙峋的腳、臀部、一截胸腹、腸子心臟肝腦這些就不用說了,也有稍完整可看出全型的人體……從天而降,怪異的是全部赤裸,沒有著附任何衣物、褲、襪鞋,不論是完整的死屍或局部的殘骸,都只見赤裸景觀。

也降下馬屍、牛屍、雞鴨貓狗屍骸的陣雨,混雜着遠近炸飛或被暴風裹脅上天,再扔下的房屋木柴、琉璃瓦、磚石、家具、園石,甚至瓷器、銅缽、石獅、銀錢……,許多人才嚎啕從自己被像隕石雨轟炸着火的屋宅跑出,就被這些天上下的各種怪異之雨,砸個腦漿迸流。地面上死去的、空中摔下的,那個數量,是兩萬多人的不同型態的死之劇場。而且都是彷彿半空有一怪異神靈,把所有人衣物全抽空而去。這場碎屍雨,下了兩個小時。

京城中圈養大象(從南方進貢來的)的象房,被飛迸的火球炸塌,數十隻大象奔逃而出,在那爆炸、半空蕈狀巨雲、流星火雨亂灑、遍目是赤裸人屍的末日場景中哀鳴亂竄。一縷一縷細細煙柱朝天頂拔絲,有五色、有墨黑色、有金裹銀、有像濃痰那樣的綠色。

小熹那時正在乾清宮,一整個天搖地動,內侍大監急忙扶着他奔往交泰殿,途中經過建極殿,上頭的檻鴛瓦飛墮,當場把扶着她小碎步跑那個老太監的頭砸個稀爛。塌遠遠看見正在修繕大殿的,那鷹架竹杆上摔下的工匠,真的像鵝毛雪翩翩,上千人那樣嘩嘩嘩的跌在地上、一坨一坨的血糊白花花的爛餅。

他躲進交泰殿的一張大雲石板桌下,觳觫顫抖不能停。爆炸聲遠燼持續發生,地面像浪裏行舟那樣顛晃着,分不清是尖嗓子的太監或是宮女、嬪妃,各處哭着、喊着。

他想:這是怎麼回事?是程式設計者在關機,或刪除我這個檔嗎?

事後,各種回報:

•有一紹興人周季宇,去菜市口買一籃籃紗褶,中途遇上6個友人,停下行禮拜揖,轟一響,頭騰空飛走,那6個人卻毫髮無傷。

•粵西會館路口,有一學館,一響之後,32名學童和先生,都消失無蹤。

•承恩寺街友一女轎經過,轟一響,女子、轎夫都消失。

•玄弘寺街的女轎,轟一響,轎頂掀去,轎中女子精赤身子,蹲着發抖,似有人凌空將其衣衫、內衣、巾帶、襪……全抽奪而去。

•街上一列侍從,巨響之後,帽子、衣褲、鞋襪一霎那全不見了。街上婦女全被白條赤裸,或用瓦片遮住恥處,或用半條腳帶、被單、花盆碎底,彎腰啼哭在路上困惑的小跑步。

•「安民廠即王恭廠,建署於都城之西南隅。掌廠太監一人,僉書十餘員,轄匠頭六十名,小匠若干名。營造錢糧與盔甲場同。天啟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時,呼大震一聲,烈逾急霆,將大樹二十餘株拔出土,又有坑深數丈,煙雲直上亦如靈芝,滾向東水。自西安門一帶,皆霏落鐵渣如麩如米薯,移時方止。」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2637駱以軍-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