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駱以軍專欄:死去的我(上)

115
02.05.2019
網絡圖片
%e9%a7%b1%e4%bb%a5%e8%bb%8d

另一個故事,則非常像是從哪部外國電影瞧來,但說故事的人,一個長髮高瘦的中年人,堅持是他朋友親身所遇。姑且稱那朋友老皮吧,老皮是修四面佛的,有一次到泰國去,住曼谷的旅館,半夜突然聽到下面街道非常熱鬧,好像有人在打架,於是他走道窗邊往下看,發現有七、八個阿飛在打一個落單的傢伙,但很奇怪的是,他仔細看發現他們在打的那個人不就是他嗎?然後說不清的一種像泛舟的紊亂光照、流速,他從那五樓的窗子摔下去。醒來後發覺自己在下面的馬路上,但說不出的怪怪的,就是他想去推旅館的門,都無法推開,看到便利店,想走進去,都走不進去,很後來他才發覺自己此刻是一個魂魄,路上的人都看不到他,他很想回台灣,但要搭飛機吧,先要上計程車,但都上不去,因為他變成透明的,沒有質量的,無法產生物理的力,那樣的「靈」。

他可以看見滿街像他一樣的、白白、恍惚的其他靈魂,教他許多事,教他吸食路邊垃圾殘餘食物的「靈」(否則他真的又餓又渴);教他避開那些大小寺廟,否則門口守衞的低階凶神惡煞會把她們這種無主魂魄用法器打得散碎;教他可以附體在狗身上,跟着到較遠一點的街區。總之他那樣在曼谷待了兩個月吧,都是這樣晃晃悠悠在路邊鬼混(真的是「鬼混」),然後他練習附身到各種動物的記憶愈見成熟,他只有一個執念想回台灣。於是他先附身在一隻往北飛的鳥身上,一路換不同的動物附身,有猴子、狗、大部分是大小禽鳥,一路星月朝北、朝東,之後在海邊附上一隻大魚,靠近台灣時他又換附身一隻海鷗,然後換環頭鴴、大白鷺、黑腹燕鷗、麻雀,終於回到他新竹的家,熟悉的巷道,他直奔家門,要進門時,發現他可以把門把拉開,一進去,看見他自己躺在一張牀上,張大了嘴,咻,下一瞬間,他又變成那個病牀上的那個自己,而且感覺到手指可以動,碰到被褥的觸感,然後為在牀邊,他老婆、母親、家人,全又哭又笑:「醒過來了!醒過來了!」然後他們告訴他,他們三個月前接到消息,他在泰國跳樓了,家人趕去,他的頭有三分之一摔爛,但似乎只是在一重度昏迷、植物人的狀態。把他運回台灣,各種醫療救治,但他始終呈現癱了的狀態,唯獨每天,其中一隻腿始終在抽動(後來他說,那是我披星戴月在趕路啊),這樣三個月後,沒想到他醒回來了。又過了半年,這人就完全好了。 

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駱以軍-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