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駱以軍專欄:火車(上)

90
18.04.2019
網絡圖片
%e9%a7%b1%e4%bb%a5%e8%bb%8d

說起火車,一個年紀明顯較其他略年長些的女士,說了一段故事,有一次她在美國,譬如說要搭往東的列車,但在一半睡半醒的迷糊中,搭到了反向往西的列車,在列車長查票時,她發現了這個糟糕情況,但那像電影中穿著老派火車列車長制服的美國老頭,安慰她說沒問題,別擔心,請她到一獨立小房間的車廂,有桌椅座位,請她安心稍坐片刻,還倒杯熱咖啡給她。然後不知他們是怎麼聯繫的,這列火車和隔壁軌道另一列反向火車(也就是她本來應該搭上的,往東的火車),並排在一火車鐵橋上停住了。這位老列車長說:「女士,妳別擔心,來。」然後他牽着她,像舞伴可靠拉着她的手,把她送出這列搭錯車的列車外,另一端那列反向,此刻也停着火車,也有一位同樣制服的男子,也像溫柔的舞伴,從那邊車廂探出身,伸手將她扯過去,她在一種似夢非夢的陌生人換手,從這列車換到另一列車,只有中間那不到一秒,低頭發現下面是萬丈懸空的河谷啊。

另一個女士則說:有一次她搭普悠瑪號去台東,在靠窗的座位,也是半醒半睡看着窗外風景,列車進隧道,她在那一片說不出黑暗中有什麼潺潺流動的窗玻璃倒影,看到除了貼近的自己的臉,竟看到一張極猥褻且說不出讓她不舒服的暴力的,中年男人的臉,然後車窗外又是轟的一片明亮的,朝後飛駛的景色。再下一次車又進隧道,這回在她身後,卻看到一張似乎很不耐煩,恐懼的少女的臉。轟的又換成明亮之田野。又黑,又變成那變態男子之臉。又亮。又黑。又變成那痛苦的少女的臉。她想這是着魔了還是鬧鬼了?但等下一段較長的火車在正常明亮曠野晃動奔馳時,她才注意到原來是她隔壁座,那個變態男子正在公然、但又有恃無恐之靜默性騷擾那女孩,而那女孩或過於年輕,雖然一直掙扎,卻好像拿不出什麼辦法。於是她站起來,對坐在另一側靠窗位的少女說:「對不起,妳好像坐錯了,這是我的位子。」女孩一時還傻傻找車票想確定,她於是又加重語氣:「對不起,這是我的位子。」然後女孩起身,楞楞走去坐她的位子,她則坐下在那變態男旁邊,用外套蓋住自己睡覺。

我說:「那變態男一定又驚又怒吧?」

「是啊。」 

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4/駱以軍-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