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駱以軍專欄:窄店舖(下)

95
28.02.2019

譬如葉老師抱怨着一個某某,欠她十幾萬,後兩個月前就躲着她,也不上line羣組,「跟我玩消失?」後來他才意識到,這圍桌而坐的每一個人,都會以認股形式,一個人給那個某某五萬塊,等於是投資這某某,據說他能在原住民不同部落間行走,取得那些不同部落將要失傳、消失的釀小米酒的酒酶──Rober和王有德嘖嘖讚嘆,「噢那釀出來的小米酒好喝得不得了」,說來這一屋子人當初認股,也是葉老師替那某某跟大家募錢,結果葉老師現在是撻伐某某最義憤填膺的。

Rober說:「唉呀,這種朋友間啊,他會讓人找不到,那就是真的現在手上沒錢嘛,妳幹嘛看不開呢?一定是他欠着這個那個不同人的錢,就是妳是他可以欠着先不還的……」

葉老師說:「但我現在需要錢啊,他這樣躲着我,這個朋友我到此為止了。」

Rober說:「唉呀,沒錢,其實我們碰到這種,就說那拿東西,沒錢,就約一天,妳去他那裏,看拿幾箱那個小米酒,這不傷感情的……」

後來老楊告訴他,葉老師有一次說這個Rober和王有德,是兩隻「鱷魚」(她用台語說『口──呵──咦──』),他們倆知道葉老師手上有八瓶非常好的紅酒,是當初她去拍賣會拍下來的,十幾年下來,那價值驚人,他們垂涎那幾瓶紅酒,每碰到葉老師這裏跳腳、資金轉不動的時候,他們就像伏在池塘裏面無表情的鱷魚,提議「不然好把那幾瓶紅酒開個價賣我?」

不過場面上,他們是嬉鬧的、油嘴滑舌的、兜轉着的、甚至有種見過生死的病人和治病者之間,相濡以沫的親愛。

又譬如說,葉老師批評一位當紅的醫生小說家,那還原的歷史場景,根本是站在當時以現代化軍隊屠殺原住民,那些日本軍人的立場,Rober或王有德便趁亂一陣亂喊:「阿小說不本來就這麼回事?小說幹嘛要去計較咧?」

葉老師又嗔斥(其實她的聲音很嬌媚)說:「我每次聽到你們說什麼『有唐山公沒唐山媽』就很氣!那不就是你們漢人男性搶奪我們原住民女性,然後強迫人家和你們漢人現在標榜的這些『雜種』?那我們原住民女性那時都被搶走了,有沒有想過,那時候原住民男性怎麼辦?」

Rober又接口:「唉呀,妳也替古人擔心太多,怎麼辦?一定有辦法的咩,沒有錯,比較漂亮的被漢人男性搶下山當唐山嬤,但還是會有一些比較不漂亮的留在山上啦。人家喬一喬,辦法一定有的啦。」

然後不知為何,話題又轉到日本女生對性很開放,她們婚前怕將來伺候老公不夠專業,你看她們年輕小姐很端莊嫻靜,曖喲超容易就跟你亂搞,Rober說這是她年輕時去美國念書時,親身的遭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MPW2625_B104-114_003_cro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