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ADVERTISEMENT

駱以軍專欄:釉上與釉下

24.10.2019
網絡圖片

當然,後來他們非常習慣,隔着這層厚玻璃─延伸到無遠弗屆、延伸到你立足的任何一個位置,東西南北輻射出去的每一方向的地平線─城市的老區和新開發的摩天大樓羣、街道、車輛、人們,都在這「玻璃大地」的上方,但那另一端的下方,他小時候以為那是他們這個世界的倒影,後來才發現不是,前輩們也語焉不詳,說玻璃下方的那些「藍人」(其實是一些如電如幻影,快速流動的變形生物),是他們上頭這些人的「規範」、「原型」、「意識流」。但他後來發現它們(那些飄來飄去的藍色鬼魅)和他們的生活史,毫無關連。他們有他們的生命史:遇見心愛的人、不同時期的革命、戰爭,死去的人們的葬禮,宗教信仰、某種大型的體育競賽、市集、大學聯考、選舉、年節時的煙花……,但這一切,和厚玻璃層下方,那些藍色的,為時間與動態所困的生靈,完全找不到任何即使最隱喻的顛倒、投影、對照關係。

他的父親告訴過他,我們是幸運的,在不可知的某個最初時刻,被選定了成為「釉上」的世界。看看我們周遭,我們是個各種色彩、不斷演化增值的世界。那個玻璃下界的,「釉下」的世界,也許它們具有我們無從洞悉的連續性,但看看它們,幾千年了,仍是那些藍色的河流或溝渠、那麼寂寞的竄舞着。

當然,這顆「明朝」星球,斷續而難以理解許多秩序、繁複、思想方法、如何形成的歷史,不同時代,都會冒出一些「釉下世界崇拜者」:女巫、煉丹術士、量子力學教派的信徒、喇嘛、或純粹就是一些刺青熱愛者,他們用不同的描述方式與激情,聲稱「神性/靈魂/造物者的原始密碼」,全部是在這玻璃地殼下方的,那些藍色的,像極光流竄的生物智慧裏。不同時期也出現了某種迷幻藥物學派、冥想瑜伽團體、或是性雜交主義者,總之各自宣稱掌握不同的路徑與秘法,可以穿過這層玻璃層,和釉下世界的那些「藍色智能」(他們給它們起了這可笑的暱稱)溝通,得到啟發後,領悟太古之夢的核心「設計圖」(他們稱之為「神的塗鴉筆記簿」)。

很不幸,他的女友小粉紅,就是這難以分門別類、狂言譫語、或暫稱之為「釉下神秘主義者」其中一個,小粉紅是那種不激情,溫和務實的「理想娶作老婆」的好姑娘,但為何她會是玻璃地殼下面,那些「藍色鬼魅」的崇拜者呢?

她說起她小學畢業那一年,拿了「市長獎」,那年的「市長獎」很怪,是招待全市三、四十所小學所有第一名的小朋友,搭熱氣球昇空飛行城市一圈,也就是當時曾有三、四百個小朋友,搭乘那只巨大熱氣球飛船,飛過這城市的上空,但小小年紀的小粉紅記得:從高空看下去,她發現,那些街道上走動的密密麻麻人羣、或是廣場上螞蟻潮流般的人羣,其實都只是,在他們腳下,那厚玻璃下方,我們以為在流竄的藍色繪紋的填色。真的,從高空鳥瞰下去,那像是畫給上方的外星人看的,地平面上色彩鮮豔,簡直像莫內的畫、秀拉的畫,那樣巨大兒童畫:公雞、奔跑的兔子、像動畫旋轉的雲朵、海浪的潮水,整批大雁在飛行……像一個只有高空才看得見的大型電腦控制變換畫面的螢幕。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9/MPW2659_B088-098_005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