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駱以軍
熱門文章
駱以軍
靜靜的生活
ADVERTISEMENT

駱以軍專欄:和尚你吃肉

26.09.2019
網絡圖片

那女孩嘻嘻笑了起來(就是那時他判定這個照料他、看護他,幫他在癱瘓狀態把屎把尿、維繫肉身之續活的,是位少女)。

女孩湊近他,衣衫褶皺窸窣拂過他耳垂到下巴那部位的骨頭:

「您喝點鹹肉梗米粥吧?」

他用舌尖攪了下入口的米湯,眼淚直流,這是南方的風硝凍肉啊。連吃了幾匙,湯汁沾着鬍碴。女孩又笑了。

「和尚,你吃肉。」

他該憐憫她的,他該憐憫她們的。

如果這姑娘降生在小竇描述的他的那個國度,她就會「有靈魂」,不是這麼完美嫻熟將自己身體每一部位,都調校成最讓大老爺們舒服、伺候大老爺們無微不至(的西洋鐘嗎),而這些大老爺們還文謅謅說一番晦澀道理,斥指她們不知節烈婦女之道。藥草的道理。節氣的道理。陰陽五行山川大嶽的道理。星辰移動的道理。祭拜鬼神祖先的道理。人倫禮教的道理。歷史的道理。

但是等等李贄脫離那昏迷、夢魘的狀況後,那種肌膚之親、暗黑中無所謂羞恥的擦拭、敷藥、翻弄身軀、餵食、乃至幫他處理排洩……這種說不出是親密還是專業的少女柔弱月光河的漂浮感、貼膚感,便撤去了。

所以人終究還是要孤獨面對這個臭皮囊啊……

女孩還是服伺着他,但一旦他以人的獨立性從草墊自主立起,尊卑的隱形之牆便存在了。女孩稱他「和尚」,但靜默的似乎又有疑問。這和尚為何吃肉?但又不敢逾越犯冒。後來他發現女孩其實不是少女,竟然已經四十出頭了,甚至有個女兒在念大學了(那是什麼意思?李贄不明白),她的前夫是個空軍地勤,工作是整天盯着雷達屏幕,監視可有敵機入侵,那種閃光長期灼傷他腦部,所以後來精神有點不正常,類似躁鬱症,常常打她,後來她就和他離婚了(李贄發現女孩,不,該稱為女人,所說的每一句話,自己完全聽不懂。如果是李贄要記錄這「獄中對話錄」,女人所說的,應記為:「 」)所以這是個中年婦人,但李贄無限神往昏迷中,女人甚至有時大膽撩起腿袴,騎上他高燒譫妄但熾燙堅硬的鐵棒。那個輕盈、纖細、風流的大腿貼處或恥骨的銜接印象,或她像在自己唱歌那樣搖擺的腰肢,他太舒服了(雖然還是閉着眼睛),手忍不住朝上撫摸,那緊緻的腹部,以及像鷓鴣斜顫、羞怯的乳房……那應當是個少女的身體啊?

他真是懷念、感激,那麼清新如百合的女體怎麼會那麼慈悲,贈予他這個老朽腐臭廢物,那麼強烈的幸福感?如果能再來一度那昏迷中的繾綣,不知有多好?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5/MPW2655_B104-114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