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孟暉
熱門文章
孟暉
食藝談
ADVERTISEMENT

馬拉赫鎮的沙姆玫瑰

26.12.2019
波斯古籍的漆畫封面《夜鶯與玫瑰》

卡達半島電視台報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最新收錄的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當中有四項來自阿拉伯地區,包括叙利亞的沙姆玫瑰、阿拉伯椰棗、伊拉克卡爾巴拉朝聖、撒哈拉南部的卡納瓦特音樂。

沙姆玫瑰是阿拉伯人習慣的叫法,它有個更流行的名稱是「大馬士革玫瑰」。不過,如今,世人熟知的大馬士革玫瑰在通常情況下是指一個玫瑰花品種,全世界各地的很多玫瑰產區都栽種這一品種,所以我的閨友們便經常網購「保加利亞大馬士革玫瑰精油」之類,近年,中國也引入了大馬士革玫瑰,陝西、湖南、福建等地都有種植區。然而,大馬士革郊區的馬拉赫鎮乃是大馬士革玫瑰的原產地,也就是說,天下一切大馬士革玫瑰的祖先都是出自這個小鎮。因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是非常具體地把馬拉赫鎮的沙姆玫瑰認證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並不包括其他地方種植的大馬士革玫瑰。

玫瑰無疑是最重要的一種植物香料,然而,這種花朵能在人類文明中發揮巨大作用,其實是取決於科學技術的突破。在八世紀,阿巴斯帝國(西元750–1258)的科學家們完善了蒸餾技術,開發出通過蒸餾玫瑰花製造香水的工藝。蒸餾香水濃縮了花片中的香精,氣味濃郁,可以長期保存不變質,適合長途運輸,具有其他香品無法比擬的優勢,因此很快在阿巴斯境內發展出興旺的產業,作為這個帝國的獨家產品,玫瑰香水成了當時的國際貿易中的亮點,行銷範圍西到西班牙,東到中國。

由此,種植玫瑰花並蒸餾香水,成了伊斯蘭世界一項綿綿不絕的傳統。馬拉赫鎮在阿巴斯時期即種植玫瑰,歷史長達千年,相應的擁有一整套傳統加工工藝,鎮上有多間家庭作坊以古法蒸餾香水和香精油。所以,不僅是古鎮的花,而且包括這裏從種植到加工的整個產業鏈條,連同相關民俗鄉風一起,作為一個整體,共同構成一項文明成果,入選文化遺產名錄,這樣做的目的自然是希望喚起所有人的重視,大家一起來保護歷史。

叙利亞著名詩人尼紮爾.卡巴尼(Nizar Qabbani)吟唱道:「我一時被玫瑰香水的氤氳繚繞,隨後在這種激情之水中反復進出,當我置身於香料市場,便忘了蓮娜麗姿(Nina Ricci)的香調,忘了可哥.夏奈爾(Coco Chanel)。大馬士革,你對我做了什麼?你怎麼就改變了我的文化,我的審美品味?」玫瑰香水不僅用於化妝品和美容用品,而且可以食用,至今,無論中東還是印度,傳統甜點往往添加玫瑰香水,在伊朗,在土耳其,泛着玫瑰花香、甜度極高的小糕點和糖塊給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我真希望也能去大馬士革一嘗著名的當地甜點,在唇齒間感受沙姆玫瑰的芬芳呀。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8/MPW2668_B088-098_003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