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儂牆襲擊背後 】馬傑偉:從美學和公共參與角度看連儂牆
熱門文章
抗爭時代

【連儂牆襲擊背後 】馬傑偉:從美學和公共參與角度看連儂牆

420
05.09.2019

在這兩、三個月,無論你持什麼政治立場,只要是在香港生活,都少不免會碰見「連儂牆」。連儂牆自7月初起遍佈城市各處,包括街角、天橋、隧道、商場和醫院。如今,連儂牆已成香港一片獨特風景,同時成為反修例運動的重要場所,承載着香港人的心聲、情緒和創意。

臨場演繹 「多義」的存在

連儂牆「遍地開花」,任何人好像都不能視若無睹,但怎樣理解連儂牆,又是另一個問題。

專門研究香港文化的前中大教授馬傑偉說,連儂牆「可以擴展到那麼多區,有那麼多種表達形式,在美學和公共參與藝術上來說好厲害」。他以文化研究的術語指出,連儂牆是「多義」(Polysemic)的存在,「不止一把聲音,不止一個叙事,而是有很多把聲音,裏面又有衝突,亦有直接和間接的情緒表達。」

馬傑偉形容,連儂牆就似一場「大合唱」,而這種「大合唱」不是一種和諧的和音。它的主軸是「關於庶民對香港的愛,對不公義、警權和政權暴力的反抗」;而它的副歌則十分多元,包含「臨場演繹(Improvisation)」的元素,例如7月中有白衣人在大埔連儂隧道大肆破壞,並放置多個給民主派議員的花牌,另一朝,街坊就把花牌上的相片迅速換成政府高官的大頭。

馬傑偉
馬傑偉

「除了多義的特質,連儂牆也在以極快的速度發展。」馬傑偉留意到,隨着抗爭運動及其衝突形式每個星期變化,新的「符號」也不斷大量生產,符號例如「示威者穿戴的裝備,催淚彈釋出的煙、警察舉槍的動作,裏面包含了好多情緒,有鮮明的色彩」。人們將這些符號貼上連儂牆後,「對香港整體的時代精神面貌起了具體化的作用,亦表達了對理想香港、愛、正義和自由的渴望。」

這地方是屬於誰的

連儂牆從文化角度可以作這種解讀,但當連儂牆深入社區,在各公共空間形成後,卻引起了不同的反響。

馬傑偉認為,連儂牆之於參與建設各區連儂牆的市民而言,是一種就「城市誰屬」的宣示:「這是我的城市空間,我想表達自己的聲音。」尤其是在當下香港,有不少人對社會現狀感到無力,各區連儂牆讓市民在公眾前展示己見,是讓運動延伸成生活作息的一部分;在不停修復連儂牆的過程中,市民付出了勞力和心思,有種「做到啲嘢」的感覺。牆上各種表達,支持抗爭的人不但會覺得可愛親切,亦能觸動到他們追求美善的心。

可是,連儂牆亦對反對抗爭的人有同樣的情緒力度。近月,在連儂牆附近不斷發生數十單爭執衝突,多是因為有人見牆憤怒不滿,繼而毀壞牆身所起。馬傑偉這樣詮釋各區「拆牆者」的心態:原本連儂牆設在金鐘尚可接受,但當連儂牆在自己的家附近,「有生活空間被侵佔的感覺,好似搞到我屋企咁」。而且,他們對牆上一時間充斥大量告示貼、文宣,會感覺抗爭者將「本來乾乾淨淨的地方弄得污糟」。

tan190823siu%ef%bc%bf0136

但由於連儂牆所在之處始終是開放的公共空間,而牆對連儂牆的支持和反對者都有情感影響,所以在牆前發生口角衝突其實可以預期。「當社會之間的對立升級,而有地方象徵這種對立,有正反的情緒影響,牆於是變得危險。」相比起示威現場,連儂牆全日開放,亦無傳媒約制力量,所以一旦有衝突,就會像撻火般極快升級。

盛載黃與藍的巨大情緒

這次運動的激烈和社會參與程度是香港罕有,願意走出來的人數史無前例。馬傑偉觀察,支持運動者,較易找到同聲同氣的親戚朋友,畢竟根據民調社會至少有七、八成人支持撤回修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自然,不支持的人成了小數,在現實人際網絡被逼至邊緣,要壓抑情緒,說話謹慎,可是其實他們對抗爭「污蔑警察、污蔑中國」心存憤怒,「當怒火沒有其他地方宣洩,就會到樓下連儂牆發洩,風險又不太大」。當然,馬傑偉說的僅限於撕紙、口角等行動,「至於去到失控,有仇恨心要見血的就是另一種範疇」。

不過,當運動持續發展,符號一直生產,把盛載着龐大情緒能量的影像貼上連儂牆,加上人們堅決「拆一貼百」,連儂牆當前只會日益壯強,「對不支持的人來講,實是沒完沒了的噩夢。」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抗爭時代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9/don190826-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