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入魂】會考零分又如何?香港劍球運動第一人:做自己興趣都可以搵到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一劍入魂】會考零分又如何?香港劍球運動第一人:做自己興趣都可以搵到食

15.09.2021
惠楚生
c0040-mp4_snapshot_00-07_2021-09-15_15-08-16

港隊在東奧取得佳績,令香港人關注本地的體育發展。劍球雖不是奧運項目,但正逐步在本地發展成一項有賽制的運動。劍球由寂寂無名,到近年被愈來愈多港人所認識,都是香港花式劍球協會創辦人李浩翔,一直在背後默默耕耘的成果。

將十多年的興趣演化成事業,對他來說曾是個遙不可及、高不可攀的夢;他卻逐間學校叩門毛遂自薦,找尋教學機會。樂觀和不怕輸的性格,令他逐漸找到人生方向;時至今日已教授過千學生,並在商場開設劍球店,全力推廣這項運動,親自證明 — 劍球運動也可成為職業,讀書亦不是人生唯一出路。

李浩翔年多前開設劍球專門店「劍玉兄弟」,令更多人認識這運動。
李浩翔年多前開設劍球專門店「劍玉兄弟」,令更多人認識這運動。

祼辭出走 赴臺集訓

「可能大部分香港人首次接觸劍球,都是因為經過我們的劍球店。」李浩翔在荔枝角D2 Place開設「劍玉兄弟」攤位一年多,售賣自家生產的合規格劍球,亦可能是香港唯一售賣標準設計劍球的地方。攤位內外不論晝夜都非常熱鬧,擠滿他的學生和好奇的遊人,李浩翔則駐足旁邊角落一臉滿足地觀賞,有點像慈父看著兒子茁莊成長。

對他來說,劍球店是他的親生仔,是他費盡心血心思所湊大的親生仔。李浩翔在中學年代接觸劍球,至今已是本地元老級的劍球運動員,曾奪得第十四位的世界排名、創辦香港花式劍球協會、開設劍球商店、舉辦劍球比賽…生活和工作總是離不開那十字形的木條和圓圓的木球,他和劍球的緣份,原來是在「十蚊店」結下,「當時我在十蚊店買了一個𣎴標準的劍球,純粹是擺設,不是讓你去做花式。十多年前想學玩真正的劍球,根本沒有途徑。」

在朋友的建議下,他經網上訂購了來自日本的比賽用劍球,還附上日文說明書「新手十招」的教學,「我跟著學,玩了一段時間才發覺自己一直都用錯手勢,因為看錯了。」當時他在網上左看右看,發覺劍球原來在臺灣很盛行,當地早已成立了劍球協會,「於是我便膽粗粗電郵過去,說我也很喜歡這運動,請教怎麼才能學得更好。怎料有天突然收到臺灣那邊會長的電話。」

由那時開始,臺灣會長便成為李浩翔的長期贊助人,每寄一枝新的劍球給他,他就會自拍一段花式影片作回禮。以往從沒想過將自己興趣變成職業,卻因為一次比賽改變了他的想法,「那時我在亞洲電視當剪片,玩劍球只是業餘性質,當時適逢劍球世界盃正在舉行,臺灣會長邀請我加入他們受訓,替品牌出賽。好像是個幾好的機會,所以便辭了職,去了臺灣當選手。」

那年他在比賽中一舉奪得世界排名第十四位,是香港人創下的最佳成績,「我是絕對沒有天份,我是靠練習的,我曾遇過一些很有天份,一日就學會了新手十招,我卻要花一個月。但我覺得這運動的好處是,只要你勤力,肯花時間下去,你也會做得到。」

十多年前,香港沒有學習劍球的渠道,李浩翔便請教臺灣的運動員。
十多年前,香港沒有學習劍球的渠道,李浩翔便請教臺灣的運動員。

走遍港九學校叩門 累積過千學生

取得佳績後,當時他仍在猶豫應否當上全職運動員,臺灣會長的語重深長卻令他立定決心,「若然一個這麼喜歡玩劍球的人,那麼喜歡又玩得那麼好,為甚麼不用來謀生?」

「搏一搏啦,反正是自己喜歡的事。」憑著這心態,回港後不久,他便成立了香港花式劍球協會,主力劍球推廣工作,會定期到學校和社區中心教班;協會成立初期,香港人對劍球的認知近乎是零,「我的學生都是我一個一個叩門叩回來的,全港九新界這麼多間學校,自己製作單張,逐份逐份傳過去,如果一個星期在二十間學校教班便已夠我維生了。」

「我基本上所有機會都是自己叩門找回來。」教劍球如是,當剪片也如是;原來他在當剪片前也是一張白紙,自言又是膽粗粗走進一間製作公司學師,「一進去我便跟老闆說,我不懂,但我很喜歡這工作,可否給我試一下,當時連開電腦都不懂。我會覺得其實不用害羞,大膽一點嘗試吧,行不行也叫做試過。」

李浩翔花了整整一個月,逐家學校毛遂自薦,結果也有不少學校向他招手,「學校對一些新興的玩意接受性也大,他們都想帶新事物給小朋友去學。」幾年過去,他認真數一數,發覺自己原來教授過逾千學生;現在他創辦的協會已有數個全職教練,他們都曾是李浩翔的學生。由零開始在香港推動一項運動,有這樣的成績已算是很不錯了。

由零開始,李浩翔在數年間已累積超過千名學生。
由零開始,李浩翔在數年間已累積超過千名學生。

金錢以外 尋找運動帶來的價值

「香港這個市場,我由一開始,已經不太看好,自己都會覺得做運動怎能糊口。」其實他在臺灣受訓其間,曾有人建議他留下來發展,偏偏又選擇回來「如果在臺灣的話,我可以當街頭表演者,又可以當教練培訓新人;但我在香港看不到前景,你當興趣是可以的,既然不能謀生為甚麼還要做呢?但後來就發覺,有時候並不應只想錢銀問題。」

李浩翔自然明瞭「無錢萬萬不能」的道理,但他卻在教授劍球時找到金錢以外的價值,「我曾教過一些有特殊教學需要的學生,可能他們真的很喜歡這運動,老師及後跟我說,有學生從前很喜歡發脾氣、跟人吵架,但自從上了劍球班之後,再沒見過他在上課時罵人。我都覺得劍球可以改變到他們。」

「當你看到學生玩得很開心和投入,其實這運動都有點價值。」劍球的價值,在於李浩翔心裏,或許是一種對自己的肯定,他想起自己從前受過的挫敗,「其實我是會考零分,是沒有分的。」會考零分對他來說是人生的衝擊,但也從劍球找尋到希望,「我也是未畢業便出來做工,想講讀書並不是唯一出路。」

「只要你有你喜歡的事,用心鑽研,花心機去堅持,其實並不是讀很多書才算成功。」實踐夢想之餘,亦想為後來者鋪路,「我的願景,就是希望這運動能在香港普及,可以成為大家都認識的運動,然後有一條出路給劍球運動員,玩得好就可以去考試,考完試再練習後可以當教練,玩運動真的不是那麼差,原來也可以成為職業,也可以維持我們生計。」

c0027-mp4_snapshot_00-06_2021-09-15_15-06-47
1
惠楚生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9/c0040.mp4-snapshot-00.07-2021.09.15-15.08.16-2021091508340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