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公司C4Cat:為香港遊戲建立產業鏈  讓創意產業再次在海外發揚光大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繼續.香港製造 Made in Hong Kong Still Alive

手遊公司C4Cat:為香港遊戲建立產業鏈  讓創意產業再次在海外發揚光大

13.11.2020
李浩賢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神魔之塔》這手機遊戲曾風靡一時,即使你沒玩過,也會對名字耳熟能詳。它其實是「香港製造」的遊戲。

六年前,由五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推出首個手遊”Dynamix”,也創立了傳奇。在Google Play上架後,截至目前有近二百五十萬人下載,於翌年得到「香港遊戲創作協會」舉辦的遊戲比賽金獎。今年創辦人曾家俊(KC),再下一城,早兩個月率先於日本推出第二款遊戲”Zold:out”,並有不錯的風評。KC嚮往香港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曾經風光一時的創意產業,冀望公司之後能做更多,出一分力為這新興的「香港製造」,建立產業鏈,讓「香港製造」的創意工業,再次在海外發揚光大。

KC從小就喜歡創作,中學會自學製作電腦遊戲,夢想更是成為一名發明家,現時藉着研發手機遊戲,一圓夢想。
KC從小就喜歡創作,中學會自學製作電腦遊戲,夢想更是成為一名發明家,現時藉着研發手機遊戲,一圓夢想。

遊戲「好玩」才重要

研發”Dynamix”,背後是源自一段熱血、瘋狂的青春時光。KC談起:「我們讀大專,手遊開始興起,就覺得整遊戲其實都可以賺錢。以前整電腦遊戲,還要找發行商拿去店舖幫你賣、上架,有很多麻煩事要處理。手遊可以自己上架及賣,規模小一點,但會有成功的機會。」是以早在大專修讀電腦遊戲開發時,他已有設計手遊的創業夢。

之後升上中大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Computer Science),與朋友眼見外國公司能做到好玩的遊戲,令他們也躍躍欲試,遂申請大學的創業支援,然後開設公司C4Cat。KC初入大學一年就常翹課,運用十萬的創業資助資金,和四個朋友整天窩在大學的創業中心研發遊戲。「我覺得why not?趁着自己還後生就試多點。如果我再大一點,有家庭兒女就不能試了。」

C4Cat於2017年經Kickstarter集資製作戰略角色扮演遊戲《Zold:out》,早兩個月先在日本推出。
C4Cat於2017年經Kickstarter集資製作戰略角色扮演遊戲《Zold:out》,早兩個月先在日本推出。

因着班底中有一個音樂人,他身邊亦認識不少獨立音樂人作曲,最後決定製作一款音樂遊戲。花了一年時間,他們研發了”Dynamix”。與一般音樂遊戲不同,”Dynamix”是包括左、中、右的三重下落式遊戲,玩家須以點擊、拖動及長按落入不同區域,代表不同樂器的音軌,最初還收錄了超過三十首香港獨立音樂人的原創音樂。

《Dynamix》於《2015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中獲得最佳數碼娛樂(娛樂軟體)特別嘉許(音樂及音效)獎。
《Dynamix》於《2015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中獲得最佳數碼娛樂(娛樂軟體)特別嘉許(音樂及音效)獎。

這始終是他們研發的第一隻遊戲,未有太多人認識,但在持續更新、豐富遊戲內容下,遊戲推出一年,就已累積一百萬人下載。初出茅廬的成功,歸因於他們沒有把遊戲只當成商品,「我們向來也有打機,知道玩家想要什麼,整出來真的是遊戲。那時沒想太多賺錢,覺得遊戲幾好玩就試試,做遊戲主要是想人玩得開心。」

香港遊戲業的困局

實情在香港做遊戲並不容易,縱然有一百三十多間遊戲公司,但大都很小型,只有兩、三人。 KC坦然道出最大的困難:「比較多人是堅持不到做第一隻出來。」因為香港成本貴,而其實不少人都是業餘做,沒有太多時間、資金下,讓人輕易中途放棄。對初創公司來說,土地問題也是一大重點,KC說:「最初要不是大學借地方,我們也會很麻煩。」

反觀同是做音樂遊戲的韓國朋友,就幸運得多。他們寫了計劃書給政府後,就得到二百萬美元資助,最終計劃失敗,也沒有什麼事。KC說:「香港完全沒有這回事,我們當時各種資助加起來也只有五十萬。」韓國近年以文化推銷國家,對創意產業投入很大的支持,是以遊戲業的發展也得到支援。

KC並沒有要改革香港遊戲界的宏願,但回想早年遊戲公司「火狗工房」的成功,以及香港的影視、音樂在八、九十年代的風光不再,就會想:「從前香港可以做到這樣,我們有沒有機會也可復興,令香港成為亞洲有創意的地方?」

KC憶述開設公司頭兩、三年都十分繁忙,大部分時間都要在工作室工作,有家也歸不得。現時公司漸上軌道,由五人,增至十六人團隊。
KC憶述開設公司頭兩、三年都十分繁忙,大部分時間都要在工作室工作,有家也歸不得。現時公司漸上軌道,由五人,增至十六人團隊。

展望海外市場 打造香港品牌

第一隻遊戲的成功,讓他們想做更多。在三年前,眾籌了十多萬,編寫第二隻遊戲”Zold:out”。這次,由平面遊戲做3D遊戲,製作變得更複雜了,KC笑言:「今次都是不斷撞着板做。」團隊也由五人擴充至十六人,是緊隨有近百人三大遊戲公司之後的規模。

他盼望公司未來更穩定後,能跟學校合作。「現時香港較少人讀與遊戲業相關的學科。就算讀了,也未必學得到最新行業做遊戲的知識,教的都是多年前的。我讀那時教的,都是十多年前的,出來做就發現不是這回事。要多花時間自學,也走了很多歪路。」是以他希望之後能多跟學校合辦課程。

KC繼而再訴說當下的另一問題,「現在為何沒什麼學生讀這些科?因為讀完出來未必找到工,因香港這行本身職位不多,變了讀完可能要去外國找工作。」他希望由自己公司出發,讓多些有潛質的年輕人得到發展的空間。遊戲製作包括編寫程式、設計及音樂。如果想有遊戲的產業鏈生成,就需相輔相成,所有相關範疇也要做好。公司其實這兩年也有招聘實習生,他期待接下來可再提供多點機會。

《Zold:out》現時有五十多個角色,每個角色都花上約兩個時間設計。
《Zold:out》現時有五十多個角色,每個角色都花上約兩個時間設計。

手機遊戲這新興「香港製造」有別於傳統的,是原本要在香港做得好了,才有機會外銷海外。但因着虛擬的特點,令它可以選擇先在海外市場發布,讓「香港製造」能走得更遠。

KC期待香港的遊戲業,假以時日能形成一個品牌,「大家也會對韓國或日本做的遊戲較有信心,希望香港做的遊戲日後也可以是這樣。聽到是香港做的,就會感覺這遊戲會很正。」

 

李浩賢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繼續.香港製造 Made in Hong Kong Still Alive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1/d201103salad-36-1-20201113083451-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