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Child 藝術計劃】香港資深藝術家跨媒介合作 音樂X舞蹈X戲劇X錄像 《我們的導聽徒說》:實現年輕人的天馬行空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Lost Child 藝術計劃】香港資深藝術家跨媒介合作 音樂X舞蹈X戲劇X錄像 《我們的導聽徒說》:實現年輕人的天馬行空

16.06.2022
周耀恩,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5

創作路上百感交集,既有喜樂,例如靈感湧現,一拍即合的時刻,但亦有悲有痛,面對現實的掙扎,困難重重。不過依然有無數創作魂燃燒着,前仆後繼地投入不同藝術範疇,砥礪同行。

本地資深戲劇家甄詠蓓與英國知名形體劇場導演及教育家David Glass再度聯手合辦「動戲 ·童迷香港藝術計劃 2022」,今年《無人是孤島系列》就以「我們的導聽徒說」為題,採用師徒配對方式,一共三組,透過工作坊和合作,連結不同年齡層、藝術專長、範疇的人,一起創作音樂舞蹈故事。策劃人兼聯合導演及導師陳敏兒表示:「過程中學習跟自己相處,欣賞自己和別人的價值,困難當前仍不放棄創造可能性的勇氣,無懼面對不完美中的完美。」

藝術導師強大陣容 聆聽和指引的同行者

其中一組由本地資深舞蹈藝術家韓錦濤(Angela)領軍,她擁有豐富的專業演出經驗,排練不少巨星演唱會、MV等,對今次Lost Child的活動相當感興趣:「過往我是針對性的職業演出,很認真,但今次是和不同範疇的人分享,對我是挑戰,在半年時間把不同種類的人放在一起,如何指引他們走哪個方向。」

是次跨媒介創作涵蓋跳舞、音樂、戲劇,影像,最後拍攝作品將在大館放映。在Angela的組裏,就包括來自舞蹈圈的Kaya和醉心戲劇的Colette。在他們開始創作之前,先參加一系列工作坊,如音樂創意導師程理高分享一些作曲、主音,音樂和情感表達的技巧;TS Crew藝術總監曹德寶指導不同形體舞蹈訓練,如trust fall,建立組員間的信任;創意導師及錄像導演羅川竣教授錄影拍攝的技術等。

本來完全不諳跳舞或拍攝的Colette,坦言有不少新嘗試,甚至擔當導演:「有趣的是,完成工作坊後,並沒有規定一定要應用在作品中,但我們當想試新事物時,乜都好想玩,例如揀了Luna Is A Bep的《每當幻變時》,但不是直接播歌,我們想親自唱和音,就找程理高教和音錄音,他很快就答應!」她感激導師們都很樂意幫忙,「尤其Angela是很好的balance,我們五個組員乜都拋出嚟,她就拋返十條問題,引導我們去思考和實行,她也從不生氣呢!」

這點導師和組員的連繫,正是可貴之處。「所謂『導聽徒說』,就是有個mission,由我們有經驗的人去聽他們這班年輕人亂咁噏,然後去實現。」一直耐心充當指導角色的Angela真誠地說:「我們年輕時也曾什麼都想試,所以當他們想到天花龍鳳時,我都想guide他們去實行。」

她指,尤其是疫情影響,最高峰時期有成員確診,也受限聚令限制,一同面對種種難關,「導師們都很緊張,要開好多會,我們的心情是一定會back up他們。這個地方臨時不行,就來我的studio,免費用。呢個人嚟唔到即刻搵另一個人。對我來說,感受很大,平時(其他人)叫我未必睬你㗎喎,我咁pro,或者我要收錢喎。因為我今次答應了,就是promise,是導聽。」在旁聽着的Kaya點頭同意,很明白導師們的用心,「我們想像到他們的角色很難做。我們都是廿幾歲,甚至有大學生,有點反叛,有時沒責任心,而且本來互不認識,不同背景湊在一起,所以當中的關係要管理,導師來說的確很辛苦,又有很多不確定⋯⋯」她遂轉向對Angela說一聲:「辛苦晒!」

+1

藝術創作,為了打破日常枯燥沉悶的框架

談到創作主題,這一組選擇從感覺出發,一種近年籠罩着大家的無力感。Kaya解釋:「最初討論時,每個人想拍的都不同,但我們找到共通點,有的想療癒自己,有的想療癒別人,因此我們希望這段片可以產生共鳴,給一些動力和鼓勵大家。」

按照這種感覺,他們開始討論畫面,沒有特定情節局限。Colette表示:「主要是講平時很枯燥的生活。正職很悶,像我真的hungry for drama。」在大街小巷裏,他們如機械化的身體,漫無目的在樓梯上上下下、於樹旁不斷張望,不同步速行走,盡是一些重覆無意義的動作,直至看到夜間自由起舞的自己,形成強烈的情緒對比。「是我們渴望看見框外面的自己,在做什麼,是有種盼望,想跳出框框,去做一些好wild、不顧他人目光的事。」Kaya說,成員之間很有主見,但總是say yes,願意聆聽,什麼都肯試。

經過不同討論和試驗,導師和他們一步步把這些抽象的意念實現出來。Angela坦言:「創作時如何deal with problem,對我來說是好玩的。我們是過來人。最後的勝利者可能是排除困難、敢於面對的人。我都在觀察自己,觀察別人,如何面對那些關口。在過程中我們會否能對他們有正面影響,是未知的。像去年最凍的一日,我和Abby(陳敏兒)幫他們嗌飯拎外賣之類,其實算不上什麼,但想讓他們知道,辛苦時我們都一齊捱過。」

「我們不是追求作品,是追求過程。」Colette也十分珍惜這次和不同背景的人合作,從中更對自己有了另一個新發現:「當我擺很多時間剪片,好多細節位不做,其實沒人會知,但我在家工作時快快完成正職工作,全心去剪片,剪出來覺得好睇喎,因為自己有擺個心落去,就算第二朝要返早,都剪得好夜,覺得是有價值的東西,因為這幾個月我們都很用心。」她感恩地說:「我好開心大家都有擺個心落去。」

他們這些用心,除了是藝術創作的價值,也是結伴同行的美好,為日後走更遠的路累積力量。或許有天他們換上另一個身份,繼續「導聽徒說」,連結孤島。

無人是孤島系列:《我們的導聽徒說》放映及分享會

日期:七月二日
時間:下午二時至三時十五分
地點:大館洗衣場石階
活動詳情:https://www.taikwun.hk/zh/programme/detail/no-man-is-an-island-m-and-m-pilot-project-screening-and-sharing/962

 

周耀恩,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