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何俊仁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六四 – 香港社運

【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何俊仁

何俊仁 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支聯會」常委

「我們沒需要叫人不投某人票。我們想贏的都贏了。我們有共識。有些人是入不到的,例如『革馬盟』、左派,好難入。」

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支聯會」常委何俊仁
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支聯會」常委何俊仁

何俊仁的律師事務所正在搬遷,他匆匆趕來,非常疲憊。他說關於六四的回憶已在自傳《謙卑的奮鬥》中記述。可從我們的角度向他提問時,何俊仁屢屢表示細節沒記得那麼清楚。當年是「太平山學會」會長的他,同時也是「民促會」的核心人物,打從胡耀邦過身,他們已密切注意事態,但沒行動介入,至李鵬宣布戒嚴,「民促會」決定集會。當天是5 月20 日,香港掛八號風球,他跟司徒華通電集會是否如常舉行。司徒華說:「幾多人都好,一定要去。」

雖然橫風橫雨,集會意外地多人,之後大家遊行至新華社。在新華社門前,「民促會」當場宣布明天(5 月21 日)再次遊行。因為要向公眾籌款,需要新架構,因此要搞一個新的組織,何俊仁說:「那時已日日開會,各界人士,由傍晚開到十一二點,在教協……左派、托派、程介南、陳文鴻、黎則奮、吳仲賢、談綺華。」其後成立了「支聯會」籌備委員會,大會委任何俊仁負責起草章程和申請免稅……我們從籌備會議開始提問。

明:八號風球之後一晚,有商界人士上來開會,鄭經翰、黎智英、朱家鼎等等。
何:我不記得。

明:是否記得鄭經翰提出要成立一個全港性組織支援民運?
何:不用他提出,一定要成立。我們的組織觀念,你知道。「民促會」是講香港民主的,一定有人已經提出。

明:根據鄭經翰說,他是第一個提出的,然後你們用公司註冊。
何:我不記得清楚。但早已說要成立。不過未知要用什麼方式。後來決定用公司註冊。我記得鄭經翰提供T裇。

明:「 民促會」在這晚之前已想過要有新組織?
何:一定要有新組織。不可能用舊組織。如果鄭經翰八號風球那天已提出,那麼早,可能他是第一個啦,唔出奇啦。

明:聽說那晚辯論得很激烈?
何:不會。大家意見很一致。冇問題。好激情。

明:選舉你覺得有爭拗嗎?
何:都冇。第一屆不用怎麼選(編按:何俊仁說的是第一屆「支聯會」常委選舉)。我們都定了人選。反而選了程介南。他卻沒來開會。一個月後,我找他,他說退出。他在考慮「教聯」會否和北京斬纜。

明:黃偉雄當晚有辭職。
何:如果黃偉雄說他當晚辭職,他多數是對的,他不說謊。他公開罵司徒華是後來的事。

明:黃偉雄辭職是不高興有人叫他不要投票給吳仲賢。
何:我記得事情不是這樣。是劉千石的問題。他對劉千石有些不滿,叫我處理,我沒處理。我記得是這樣。

明:什麼事情?
何:不記得。好小事。當時有太多事情要處理。

明:「 民促會」曾經開會討論是否支持北京學運?
何:不記得。

明:「 民促會」有沒有會議記錄?
何:冇。有都不會保留。

(我們描述「學聯」曾要求「民促會」協助,因此「民促會」就此討論。)

何:好似有少少印象。我還記得學生在新華社靜坐。我去到捐了兩千元。

明:那次「民促會」討論應否支持學運時,那些人贊成?那些人反對?
何:不記得。應該沒什麼人反對。

明:聽說一半支持一半反對。
何:不記得。我應該支持。

明:其中反對的一票是司徒華。
何:是嗎?我沒有印象。這樣反映我們很民主啦。

明:為什麼組成「支聯會」時以團體而不以個人為成員單位?何: 因為要確保組織容易運作。團體數目有限。如果全開放, 幾十萬人, 好難。要團體才容易操作。

明:你們這羣核心有沒有合不來?
何:冇。好「夾」。

明:當初開「支聯會」的籌備會議有很多人,例如托派、傳統左派,有沒有些時候你覺得要處理不同政見分子?
何:冇。大家好包容,方向一致。有些行動我覺得不甚有用,你喜歡就做囉。例如郭少棠主張放氣球上大陸,有咩用?照做囉。我都有去。

明:選舉第一屆「支聯會」核心成員,二十人已內定?
何:內部有談過。正常呀。尤其第一屆。開初兩三屆有游說拉票。

明:游說拉票跟叫人不要投某人票,有不同罷?
何:我們沒需要叫人不投某人票。我們想贏的都贏了。我們有共識。有些人是入不到的,例如革馬盟、左派,好難入。

明:為什麼一個開放的全港組織不可讓革馬盟出現?
何:因為由頭到尾都「唔夾」。大家講話內容都「唔夾」。他又不理會我們。後來要講數,給他們發言幾多分鐘。後來還選他們入常委。我們算可以罷。他們也不是太差。ok 啦。

明:簡單來說你認為是「民促會」促成支聯會?
何:因為「民促會」有個架構,所以好快連繫組織上街。有默契,也做慣遊行。

明:幾時覺得「民促會」不適合做領導?
何:一開始已知道不適合。但要暫時「做住先」。

明:幾時覺得需要有新組織?
何:好早。一定是5 月19 / 20 日。但鄭經翰是否第一個提出,我不記得。他說是就是啦。

註:原文刊登於《明周》2221《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 支聯會的誕生》
cover

(協力:鄭靜珊,部分圖片由明報資料室、支聯會資料室及 Getty images 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六四 – 香港社運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1/06/t1105lung-010-cro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