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鄭經翰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六四 – 香港社運

【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鄭經翰

鄭經翰 香港數碼廣播電台主席

「如果真的要鑽牛角尖, 問誰是第一個提出搞『支聯會』的人,那當然是捨我其誰?」

香港數碼廣播電台主席鄭經翰
香港數碼廣播電台主席鄭經翰

沒讓我們開口提問,鄭經翰已在他辦公室大大聲的發表演說,像做電台節目一樣。並且說我們聽過他的開場白後,就真相大白,可以收工了。

「搞『支聯會』這個創意很多人都有,重要是有否魄力、人力、凝聚力、財力,這些條件非華叔莫屬。如果華叔說『支聯會』由他創立,我完全尊重他,歸功於他,我冇所謂。不過如果真的要鑽牛角尖,問誰是第一個提出搞『支聯會』的人,那當然是捨我其誰?否則我怎會無端端是創辦人之一?我是什麼人呢?只是因為我是發起人囉。『支聯會』是公司註冊的,註冊的是我、李永達、岑建勳,可能還有何俊仁?(編按:『支聯會』的註冊由李柱銘、司徒華、鄭經翰、何俊仁署名。)」

開場白結束,應該還有疑問罷?正如他說:他是什麼人,政界為什麼要選他?

「那時我在灣仔做《資本雜誌》(編按:鄭是雜誌出版人),李懷明呀,黎則奮呀,個個都不務正業,就在辦公室出『戰報』(編按:《民主潮》),我都不干涉他們,由他們做什麼都好。5 月4 日,他們全部早走,說是要去遮打花園集會。我又去囉,一個人,撐着傘。去到剛好見到有個人叫黃毓民的被人踢落台。我只是看,什麼也不理會,沒參與,只是bystander,看完覺得幾過癮。」

「自此,社會上一直有人搞活動。某一晚,八號風球,很多人塞在維園,在新華社的馬路上,大風大雨,我在現場,見到隨街都有人籌款。車呀,人呀,都周圍走,好無政府又好有秩序,好過癮。但我覺得這樣籌款很有問題,最終錢往哪裏去呢?吳仲賢建議我們找劉千石研究一下。於是黎則奮、潘啟迪、龍景昌、我,四個人去找劉千石。」

「劉千石那時住旺角差館對面,板間房,有屏風相隔。我不認識他,但好好傾。我說不可以人人都上街籌款,要搞聯合組織。劉千石就說:明/後晚在『教協』有會議,我帶你們上去啦。」

「所以好難講,可能教協其時都有搞組織的意念,我不知道。」

「當晚,我、朱家鼎、潘啟迪、張五常、黎智英、袁天凡(可能有),上到教協,堆滿人,司徒華、張文光、李永達已經坐在台上,見我們一班西裝友,覺得好出奇。當時我站在後面,想發言,他們不允,問我是什麼人?我反問為什麼不讓人發言,這是公開場合嘛。他們說這是教協的會議。當時有少少爭論的。後來他們知我大有來頭,且來者不善,就讓我發言。」

「我就第一個公開要求要成立聯合組織。我不排除他們可能也有相同念頭。所以他們就很迅速地反應說出一個組織的名字,什麼支聯,好長的。但又沒說已成立。大家發言,一齊搞囉。」

「於是選舉臨時委員會。由何俊仁負責註冊。所以公司註冊有我個名。講明搞任何行動,只有一個人不同意,都不可以通過。」

「星期一搞大罷工(6 月7 日),早上六點有個叫李永達的人致電給我,說:大班,我們今日取消罷工,因為香港政府有消息傳來說上面有人帶AK47 來。我跟他說:我不贊成取消。我當時很不滿。為什麼決定了才通知我?」

「後來正式搞選舉。選的時候已過了六四。我代表『出版人協會』,差不多以最高票當選。後來我退出了,因為『出版人協會』不贊成會員參加政治。」

「總的來說,你可以說發起人是我。或者他們都有想過,可能規模沒我講的大,我是要求聯合所有人,團結大多數。全港組織是我發起的,搞組織就是他們,所以說華叔他們是創辦人我不介意,沒他們都搞不成啦。」

註:原文刊登於《明周》2221《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 支聯會的誕生》
cover

(協力:鄭靜珊,部分圖片由明報資料室、支聯會資料室及 Getty images 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六四 – 香港社運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1/06/t1105lung-013-crop-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