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陳莊勤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六四 – 香港社運

【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陳莊勤

陳莊勤 律師

討論期間, 吳仲賢提出了一個觀點:現在整個社會都起來了,的士司機十個八個又組成一隊,學生呀,家庭主婦呀,大家都想做一點事情,算得上是全民參與。單一個組織已領導不來, 甚至落在羣眾之後。羣眾已比組織先進,一定要搞聯合陣線。

律師陳莊勤
律師陳莊勤

開宗明義,陳莊勤先為自己的角色定性 ── 我不是理論人,不是組織者,也不是運動參與者,我只是一個好關心八九民運的旁觀者。運動如何組織如何發展,他不知道,卻清楚記得「支聯會」的意念如何衍生。「我的長處是我記性很好。」

那天應該是89 年5 月20 日, 李鵬宣布戒嚴令之後,民情洶湧,陳莊勤的姐姐,平常都不怎麼關心政治,卻致電給他,想知道可否做一點事情。他和太太冒着大雨去了維園集會,就是人太多,大家動彈不得,台上站了什麼人也看不見。沸沸揚揚,又散會了。部分羣眾遊行去新華社,陳莊勤隨着大隊,路上遇見中學同學龍景昌,龍告訴他有一班人會到帆船酒店(現已拆卸,離當時的新華社不遠)開會。在新華社擾攘後,他和太太又去了帆船酒店。

晚上,大家在喝咖啡。陳莊勤來到時已有十多人圍坐。大部分人他都不認識。有印象的是吳仲賢、黎則奮、龍景昌,還有「教協」的黃克廉。討論期間,吳仲賢提出了一個觀點:現在整個社會都起來了,的士司機十個八個又組成一隊,學生呀,家庭主婦呀,大家都想做一點事情,算得上是全民參與。單一個組織已領導不來,甚至落在羣眾之後。羣眾已比組織先進,一定要搞聯合陣線。

h110520mpw131

吳的意見,得到黎則奮附和,其他人也表示認同。唯獨是「教協」的黃克廉有保留。他說:「民促會」或者「教協」都可以做領導。

然後大家又辯論一番。與會者大多傾向吳仲賢。黃克廉於是承諾回去跟華叔反映,看看是否要成立大聯盟。

陳莊勤對「支聯會」的回憶止於此。「那時我是律師,跟大陸有生意往還,盡量避免參與。」

註:原文刊登於《明周》2221《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 支聯會的誕生》
cover

(協力:鄭靜珊,部分圖片由明報資料室、支聯會資料室及 Getty images 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六四 – 香港社運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05/photo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