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SIDE B】探秘 追龍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HONG KONG SIDE B】探秘 追龍

20.02.2016
HK URBEX

提到香港地底,大家或憶起2014年沙中線土瓜灣站埋有宋代遺址,六個石井及數千件出土文物,可是其中四個古井和二百多個遺址僅作記錄後便遭破壞。

地底美麗的地方是,你永遠相信在那裏會看到寶藏。

HK URBEX是重新想像城市的方法。」創辦人之一Ghost說。

他們如城市行者,一頭闖入黑暗。
他們如城市行者,一頭闖入黑暗。

HK URBEX,指向「都市探索」(urban exploration),是一隊本地不具名的廢墟攝影隊。20131月成立, 開設Facebook專頁,目前七名成員,各有專長,比如攀石、登山、翻譯等。每次出動,做足資料搜集,然後上天下海,甚至潛到地底,書寫我城不為人所知的故事。他們曾踏足白屋、馬鞍山礦洞甚至沉船Sunrise Orient。換言之,其他人沒想過去、不敢去、沒辦法或者沒能力去的地方,都是他們探險的目標。

都說,地下鐵是城市流動的血管。差不多每個人都坐過地鐵;可是,地鐵不見天日的隧道呢?

長長的隧道,幽深不見盡 頭,指向地下心臟。
長長的隧道,幽深不見盡頭,指向地下心臟。

真龍洞穴  五感復蘇

碰巧他們有朋友在南港島線地鐵站地盤工作,給他們指引了一條「明路」。一個星期天晚上,月黑風高,包括Ghost在內的成員出動,潛入地盤。當時地鐵工程剛完成隧道鑽挖,原先的山體,幾乎在旦夕間變天。地底隧道,佈滿似乎隨意亂放的工程用具、懸垂的電線和下滴的水,恍如電影《蝙蝠俠》裏面的Batman Cave。他們鬼頭鬼腦地先後去過現場兩次,合共逗留四十分鐘,東張西望,四處流連,工地設施絕對不敢稍碰。

潛在危險,加上令人震撼的地底場景,四肢百骸彷彿蘇醒過來。那一刻,「用盡你所有感官:觸覺、聽覺、嗅覺⋯⋯你感到活着。」

一根根粗管線堆在地下,大型鏟泥車不動仍懾人,工程凝結在時空中。(圖片:HK URBEX)
一根根粗管線堆在地下,大型鏟泥車不動仍懾人,工程凝結在時空中。

看不見  不代表不存在

「探索者選擇到廢墟攝影,這種具獨特美感觸覺的方式,正正是創造當下視覺印象的嘗試,同時引伸過去、觸及未來以及聯繫自身。影像背後的探險,展現出城市並不是孤立無援的浮島,而是電線、水管和欄杆綿密織就的美麗織錦。」

他傳來一段信息,歌頌城市裏看不見的美麗連繫。

面對公共空間私有化問題,Ghost指香港人有權探索更多空間,而深入地下正正是取回自由的方式。他欣賞PMQ以玻璃展現中央書院地基,指港鐵應以展覽或公園形式開放更多私有化的地下空間,如古蹟遺址。

「所有城市都來自地下,我們腳下隱藏着都市的根和脈,線路、地下鐵路、排水系統⋯⋯在光照不及之處支撐着城市。」

潛進地下,不只是探險,更是尋根之旅。

蒙面的他們,為他們所做的事驕傲。
蒙面的他們,為他們所做的事驕傲。

洞穴  守則

地底湮沒歷史,有時需要發掘,才能找到被深深埋藏的過去的痕迹。

「我們去探索的地點,許多在歷史書上有記載,或者在新聞報道裏有提及。我們希望深入挖掘,將之串連成故事,重新發現和經歷我城的歷史。」Ghost在英國出生,長期居港,早已認同自己是香港人。他用英文為每個探訪的地點撰文,提到香港有超過二百間荒廢學校,又有二百多個無人荒島,一腔熱血,不由自主流露。

該組織另一創辦人Echo Delta,負笈英國,曾服兵役,其後返港,觀察到港人在回歸中國後出現文化保育和身份認同危機。「我們尋訪不同地方,同時也是在尋訪自己。」

Ghost常說:Always explore the road less travelled.(探索少人走的路。)

地洞之中,人更像原始的動物。
地洞之中,人更像原始的動物。

|初探蓮麻坑礦洞|

東北邊陲,邊境禁區於2016年14日開放,他們躍躍欲試。只因面積達一百五十一公頃的蓮麻坑礦場,荒廢近半世紀,曾是日佔時期採鉛製軍火之地,於本港礦業史佔有重要地位。偏偏因為路途曲折,鮮少有人踏足。

第一次探路,沿沙頭角公路上紅花嶺頂,山路陡峭呈七十度角,爬個半死,又迷失於芳草萋萋中,最終不辨方向,眼見即將入黑,只好撤退。

第二次改乘小巴到香園圍,繞過山墳,沒入有如人高的芒草,抓緊植蕨根莖,真正攀山涉水。沿途見到行山客綁上的一道道絲帶,終於摸出了一條野路。一伙人於蓮麻坑村唯一的士多點了一碗麵,伴着村民一枱麻將聲,頗有感動落淚的衝動。濕透的鞋,蚊叮蟲咬,傷痕纍纍,都在言笑間輕輕過去。之後沿九百多級樓梯,登麥景陶碉堡,都因終點在望而顯得輕快。

神秘的礦洞是無名者的領域
神秘的礦洞是無名者的領域

The journey is the destination.(旅程就是目的地本身。)Ghost說。他說Facebook專頁的相片,別人看見地方,卻看不見路途。

其實未知的風景,例如戰壕般的地道,才是探險旅程中最精采的地方。

繞一個彎,高而闊的礦場入口即在眼前,不愧享有「禮堂」之名。他們開始穿上手套,戴上頭盔,在上面裝上探射燈,掏出攝影機。

|地底的孤獨與和平|

從岩洞拱門滴下水點,地下的岩石,幽深潤濕,岩面金屬細沙正在閃爍。天然的洞穴構造偏生安放了一堆工整的礦石,洞窟滿是人為斧鑿痕迹。欲再往前走,但前路早已崩塌而無路可進。只見隧道旁有一個鏽迹斑斑的地下入口,便翻身下去。黑暗吞噬不了電筒光芒,明明晃晃、奇異的光景,反而給人一種心安的感覺。

「黑暗,冰冷,潮濕。」Echo Delta如此形容地下世界。

正常的環境下,「在香港你無法獨處」。唯有探險,才能置身於另一個現實。他們逗留了一個小時,期間出動過航拍機和360度攝影機。

明知山險要,偏向險阻行。
明知山險要,偏向險阻行。

人迹罕至,不代表沒有人來過。一條新的引路繩,附近有被遺棄的汽水罐和薯片袋。他們花了點時間把別人的垃圾撿走。

都市探索至少有兩條不成文守則:一、保持無名者身份;二、不擅取一物、不隨便碰觸一物。

從洞穴出來,登上山嶺,視野豁然開朗。前面不遠,深圳的幢幢城樓和高架橋已經蓋到邊境一帶。隨邊境禁區開放二千八百公頃土地,不遠的蓮塘口岸預計將於2018年落成。有人提議把蓮麻坑劃為郊野公園,但是原居民反對。Echo Delta擔心這裏將面臨翻天覆地的改變。

那邊香港山巒連綿,村落稀疏。
那邊香港山巒連綿,村落稀疏。

「香港好容易就把自己的歷史抹清,我們嘗試留下一點紀錄。」但是記錄的速度往往追不上推土機的速度。Ghost對於曾錯失進入同德大押的機會,耿耿於懷。有成員比喻探索地點如「時間囊」,他偏好以limbo(地獄的邊緣)形容,處於變革中間,未完成又未開始。「這是社會中的罅隙,所有人都只在完成品例如商場中移動,我卻喜歡透過中間的裂縫觀看。」

HK URBEX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2/urbex-cover-2020111303595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