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素人到進軍樂壇之路 Judas Law:free flow摸索出主流以外發展方向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樂壇不死 流行復興

由素人到進軍樂壇之路 Judas Law:free flow摸索出主流以外發展方向

23.03.2021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k210304charlotte-255

「站在大丸前 細心看看 我的路/再下個車站 到天后 當然最好」,Judas(羅凱鈴)在拉下閘的店舖前,輕掃結他演唱最後一首encore歌。她也向圍攏起來看她演出的觀眾,輕訴小時聽這歌時會不禁淚眼,因為她常夢想能有個舞台高歌,奈何從前十分膽小,不會為自己爭取。

始料不及的,是她藉着在大埔busking的影片,在網絡爆紅一夜成名,之後簽約公司,更踏上夢寐以求的演唱會及樂壇頒獎禮舞台。在這網絡時代,素人已不用如電影《下一站天后》的主角金大喜般,找方法加入經理人公司由低做起以踏足樂壇,或像更多的人苦無被賞識的機會。網絡歌手已成了新常態,Judas藉網絡成名後,放棄簽約主流唱片公司,選擇在網絡藝人公司摸索,展示着新一代如何以更獨立自主方式發展音樂事業。

在Judas於網絡走紅的那年,yes卡也為她出產了一張印有她busking照片的。
在Judas於網絡走紅的那年,yes卡也為她出產了一張印有她busking照片的。

從素人到網絡竄紅

Judas從小就喜歡唱歌,但只純粹喜歡自個兒陶醉地唱。直至五年前左右,撞見中學同學在海旁賣唱。她笑指當時自己連busking這個名字也不知道,但心裏就有個想法冒出:「想有多點東西,但多點什麼,我不知道,先照試,就走出了第一步。」她開始覺得只是自己唱不夠,期望藉着雙向點唱,豐富自己的音樂,也想讓自己有恆常的歌唱機會。但從前的她很內向,不敢走去問其他busker要如何準備演出,只是自己上網看影片參考。第一次busking,擴音器、咪也沒有,還選了在家旁晚上沒什麼人經過的行人隧道賣唱。她笑說:「我那時好搞笑,只想拿一點感覺,未想有這麼多人看。」

一位中年男人那晚聽了她唱兩首歌,成為了她最大的支持者,最想不到的是他的一席話,至今依然給着她鼓勵:「你其實唱得不差,為何要收起自己?做什麼要在下面唱,你到上面唱吧。上面大把人busking,但我覺得我喜歡聽你唱多點。」其實她是怕自己經驗不夠,所以不敢在很多人面前唱,聽完大叔的訓示,她想通了:「發現可撇除過多的顧慮,愈多顧慮就綁着自己任何事也做不到。」

Judas認為世界的東西愈來愈多,不豐富自己,退步的就會是自己。
Judas認為世界的東西愈來愈多,不豐富自己,退步的就會是自己。

Judas之後再也沒有到那兒唱,足迹踏遍多區,更放棄了補習導師的正職,成為全職街頭表演藝人。原本她都是默默用心做着自己喜歡的事,但一天因着網民上載她在大埔busking的片段,令她快速竄紅。忽爾,很多人在面書tag她,及讚好她的專頁。她回想其實大埔是她相對少演出的地方,只是剛巧片段給人上載,網絡就是有着讓人一夜成名的力量。

在主流外摸索前行

多了人認識,連帶為她帶來工作機會,工作突然多到她應接不暇,Judas是以決定找公司簽約。當時有主流唱片公司找她,曾有合作的網絡藝人公司 Vlogger Entertainment,也有找她接洽,雖然這家公司向來並非專注做音樂,但盼望她能留下來幫忙慢慢把業務做上去。同時,Judas擔心進入主流公司後,一貫理着耳背剷青清爽短髮,穿戴中性的她,需要改變形象。她心底裏希望成為歌手後,也能保存自我:「我覺得很重要,如果不是做自己,做出來的所有事都不是由心而發。」最終,她選擇加入相對自主的網絡藝人公司。

除了擁有香港樂迷,Judas也會在澳門及馬來西亞舉行樂迷聚會。
除了擁有香港樂迷,Judas也會在澳門及馬來西亞舉行樂迷聚會。

雖然她要跟公司一同慢慢摸索如何準備及發展,但公司給予的自由度,她覺得是最可貴。在大埔影片爆紅後,她和公司皆認為還未準備好,是以待了一年才出道。而在等待與籌備的那一年,她已經率先推出首張大碟《90+90》,指的是九十後的她翻唱九十年代的歌。這是因着有其他支持者建議,而她又想在出道前作新嘗試,就促成了這事。她指:「主流公司可能不會想這樣做,覺得你未出道,不需要這麼快出碟。」同時,公司依然准許她外出作喜歡的街頭表演,這也是進入主流公司未必能夠做到的事。

Judas說:「我們沒有這麼多模式,就free flow點,見到可以做什麼就去做。」他們一同逐步逐步摸着石頭走,二○一九年正式出道。同年十一月,她走上更大的舞台,於麥花臣場館舉行首次個人演唱會。其後,她得到機會參與樂壇頒獎典禮,亦在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得到首次出版歌手優秀銷量專輯獎及年度最佳進步獎銅獎。她在主流外另闢蹊徑,找出更切合自己的步伐,慢慢踏上夢想的舞台。

Judas在出道的同年年十一月,於麥花臣場館舉行首場個人演唱會。
Judas在出道的同年年十一月,於麥花臣場館舉行首場個人演唱會。

全能歌手的世代

網絡雖然能讓一個人快速成名,但加入樂壇後要延續下去,依然需要靠努力。Judas以busking翻唱舊歌為人認識,唱了兩、三年,她自知聽眾或許會感到厭倦。「別人會覺得都了解完了,你以前busking是怎樣,我不知道嗎?漸漸就會變成不用再知道。」畢竟網絡的內容如恆河沙數,觀眾也變得愈來愈難滿足。Judas續說:「聽眾會覺得網絡這麼豐富,我為何要聽你的歌?因此要增值自己,不只局限在唱歌,還要發掘自己更多可能性。」新一代的歌手需要變得更全能。

早前,她冀望給自己一個挑戰,參加選秀節目《全民造星III》。原本不諳跳舞的她,也在節目嘗試跳舞項目。儘管她在二十強止步,她的心態卻慢慢給轉換。內斂的她,通過與組員合作,變得更樂意開放自己與人溝通。她亦希望觀眾可以了解她更多面向,計劃接下來會由自身興趣出發,拍攝煮食及有關補習的影片系列。「別人可能不止想看你做音樂,你不給人看其他的面向,觀眾可能減少繼續看你的意欲。」Judas認為現時較重要的,是先讓自己有個清晰的定位,在歌唱以外讓人認識更整全的她。

再問她對有意想有更長遠發展的網絡歌手有何建議,她指最重要是要經營好個人社交媒體,要打開多點自己的世界予人看。從前網絡未發達,粉絲要追星都是去廣播道、電視台,但現在不少歌手會開live、拍片,讓人了解他們的日常,距離變得近了。Judas也有拍vlog,還一手包辦剪片。她補充說:「現時大家都愛看網絡上的影片,可以多拍網絡影片,再慢慢向人介紹自己的作品,我覺得路是要這樣走,但要謹記自己最主線想發展什麼。」

早前參加了《全民造星3》的Judas,認為選秀節目對樂壇很有幫助,放眼日韓也會有練習生,而以選秀節目形式選拔,更能創造話題。
早前參加了《全民造星3》的Judas,認為選秀節目對樂壇很有幫助,放眼日韓也會有練習生,而以選秀節目形式選拔,更能創造話題。

期盼樂壇變得更多元

要走的路還遠着,而近期網絡泛起樂壇已死的討論,作為樂壇新人,Judas堅決說道:「樂壇不會死的。大家想要的一直不同,歌手所演繹的一直都不同,何來死?一直有作品推出,除非人都死了,無人做,無人聽。」

以往流行的都是情歌俱多,她期待樂壇接下來可以出現更多元風格及題材的歌曲,例如可以多點rap歌。而她自己第一首派台歌〈不一樣的我們〉,也特意有着不一樣的題材,訴說社會小眾的堅韌。同時,她覺得自己能夠出道,都帶來不要被造型局限的提醒。她認為自己能以如此中性打扮出道實屬少數,每次回想都感覺神奇。誠然,音樂圈也愈來愈多着重展現自我打扮的藝人。Judas說:「樂壇最重要是有不同種類的音樂人,有不同種類的歌,大家就會覺得看極也看不厭。」世界一直在變化,樂壇同樣在更新。Judas最期許的還是觀眾能認識更真實的她,並帶來更多由心而
發的作品。

PROFILE

羅凱鈴(Judas),二○一五年開始於街頭表演,在大埔演出的片段被網民上載到社交平台,而廣為人識。二○一九年,正式出道並推出派台歌,年尾在麥花臣場館舉行首場個人演唱會。在二○一九年度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奪得首次出版歌手優秀銷量專輯獎,及年度最佳進步獎銅獎。

更多由Youtuber/busker加入樂壇例子:

從Youtuber加入樂壇:

Robynn & Kendy
唱作女子組合,成員包括葉晴晴(Robynn)及孫曉賢(Kendy)。她們在二〇一一年開始於YouTube發佈改編及翻唱作品,二〇一二年加入環球唱片。

曾樂彤
歌手及演員,她於二〇一三年開始在Youtube建立個人channel "Neat Freak’s Diary",主打化妝教學及旅遊Vlog,於二〇一七年加入英皇娛樂成為歌手。

龍小菌
唱作歌手,初出道時作幪面演出,除了在Youtube發佈作品,亦會到街頭幪面作公開表演,於二〇一二年簽約黃金時代娛樂公司加入樂壇。

由busker加入樂壇:

黃劍文(Kimman)
二〇一一年起在香港和世界各地街頭賣唱,後參加多個電視台舉辦的歌唱比賽。二〇一六年,加入ViuTV,成為旗下部頭合約藝人及創作歌手。

黃妍(Cath)
大學畢業在街頭演唱,在台灣演出時被賞識。二〇一八年,簽約加盟索尼音樂香港。

李晧軒(Will)
二〇一六年開始街頭演出,常於尖沙咀文化中心長樓梯位表演,後來獲夢想沙龍娛樂文化經理人賞識,二〇一八年正式出道成為歌手。

梁俊棋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樂壇不死 流行復興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3/k210304charlotte-255-20210323075718-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