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ESTS無厘頭卻激情 揮曬汗水的新加坡樂隊
熱門文章
新加坡獨立音樂魂

FORESTS無厘頭卻激情 揮曬汗水的新加坡樂隊

363

新加坡很熱,擠在小印度(Little India)一家蚊型Livehouse看樂隊FORESTS演出是熱上加熱。原本只容納三十人的場地,但這一夜,合計進不了場,被迫坐在街邊吹水的樂迷,有近一百人。你不會有夏天逼地鐵,嗅到濃烈汗味的難受,因為你連空氣也快吸不到。不知是否因為身處熱帶地方,這班樂迷比沙漠更熱情。結他聲一響立即衝前,放肆高歌互相推撞,嚇得記者與攝影師一時之間,除了找平衡與傻笑也反應不過來。

FORESTS跟樂迷的相處很奧妙,每唱完一首歌,觀眾席有人罵”F**K YOU”,樂隊三子會回敬”You guys are the worst”(你們是最差勁的),然後又響起音樂,全場又再衝過來。四十分鐘的演出,樂迷一時舉手(中指)大合唱,一時合力抬起人,好忙,真的好忙。

完場後,不是說笑,真的像被水淋一樣全身濕透。那一刻,我終於明白為何他們要在場館門口擺檔賣band tee,不是為了留紀念,而是完show可以立即更衣。感謝FORESTS給了我一節震撼的搖滾課。

FORESTS成員包括(左起)低音結他手Darell、鼓手Niki與結他手Adam,說話爆笑。
FORESTS成員包括(左起)低音結他手Darell、鼓手Niki與結他手Adam,說話爆笑。

到肉的真性情

FORESTS三子於2014年中成軍,Niki打鼓、Adam與Darell是主唱,前者兼彈結他、後者負責低音結他。他們隨性地無厘頭,就算是訪問也飲着國產虎牌啤酒Tiger Beer。今年1月1日發行,名為《Spending Eternity In A Japanese Convenience Store》的唱片,可以譯作「永遠留在日本便利店」。為何改這個名字?Darell說每次樂隊去日本巡演,凡經過便利店,他都會進內待很久才離開。

「因為你站在成人雜誌架前,看得太入迷。」Adam立即取笑他。

「無錯,他們就是這樣取笑我,所以我說下次出唱片,不如用這個名,結果真的用了。你知道想一個新名字很困難嘛。」Darell解釋完,有一刻記者也接不上話。對,他們就是有點古靈精怪,但寫歌時絕對認真。

曲風是激昂的數字搖滾,歌曲節奏複雜,隨時急停,又隨時開始,如果樂迷背歌不夠熟,會不知什麼時候要跳起來。與密集的編曲相比,歌詞簡單得多,直白地談少男心事。新曲《Kawaii Hawaii》講情竇初開的暗戀故事、《This Town Needs Fun》講求愛失敗的鬱悶,還有熱門作品《Tamago》唱出痛恨自己過分迷戀心儀女生的心情,”you asked if I love you? /I said 1 2 3 4ever/f**k you!/that’s what she said”(妳問我愛妳嗎?/我說永永永遠地愛/妳竟然說:X你!)歌詞蠱惑抵死,難怪全場都要洩憤大合唱。

音樂是副業 玩得開心就夠

訪問當日是FORESTS與日本樂隊Falls連續四日東南亞巡演的首站。演出結束已近凌晨,翌日又立即起行去印尼,少點體力也不行。況且樂隊三位成員各有正職,Adam是電影導演、Niki管理藝術空間、Darell是企業財務主任,能夠堅持四年也不容易。Niki說:「跟香港一樣吧,在新加坡全職玩音樂很難。」全職做音樂,為生活帶來負擔,創作會不夠純粹。

「我們每星期只會見一次面,每次夾兩至四小時歌,如果我們沒全職,可能寫歌會快一點吧。」可是Darell也接受現在的創作模式,不覺太辛苦。維持現狀,每個月演出兩至三場,有長假又有緣份可以到國外巡演,想休息便躲起來寫歌。懷着這份直率隨性,才做到無厘頭卻夭心夭肺的音樂。

場地只容納三十多人,樂迷進不了場,或者想透透氣,便索性坐在街邊。
場地只容納三十多人,樂迷進不了場,或者想透透氣,便索性坐在街邊。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新加坡獨立音樂魂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190305_FORESTS_web-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