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韓麗珠
熱門文章
韓麗珠
微物碎語

韓麗珠專欄:臉面迷宮

24.10.2019
網絡圖片

他們走進咖啡室。男生走在前面尋找座位,但空位子所餘無幾。他轉頭問她:「這裏可以嗎?」她點頭後,他們坐在我身旁。

男生打開餐牌,女生要求:「幫我點餐。」他有點不知所措,只能問她,有沒有飲食的忌諱。她一邊滑手機一邊說:「你幫我選。」費了一翻功夫,他們終於決定了想要的餐點,男生出去買,女生吩咐他:「幫我問店員有沒有充電器可以借出。」

男生回到座位後,她說:「你的英語發音不錯,在哪裏唸書?」那時候,我才知道他們初次約會。他似乎打算向她敞開自己的歷史,包括在中學時期,遇到的那個充滿耐心和教育理念的外籍教師、他大學畢業後做過不同的工作,最後去了酒吧當調酒師,友人都對他的決定表示懷疑。但,女生關心的卻是他當上調酒師之前,每一份工作都是那麼短暫的原因。「為什麼常常辭職?」她皺着眉頭問。於是,他像個缺乏自信的學生那樣,囁嚅地對着老師解釋,並企圖顯示出,他並非欠缺意志力的人,而他現在的工作,也充滿挑戰性。女生沒有回答他,只是逕自點開了手機裏的留言訊息,然後對着語音系統向另一個不在場的朋友留言。

於是,男生徹底地沉默了。

我瞥了他一眼,他有一張俊秀而憂愁的臉。女生卻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她需要的不止是一張臉,而是一副理想中的可靠伴侶的模樣,例如,懂得照顧女伴,擁有高尚的職業。模樣不止於臉容,還包括身份、身高、談吐、儀容、舉止、風度、財富、家庭背景,或許還有年齡、氣味、衣著、肩膀的寬度和手掌的厚度。臉是一扇門,可以拒絕或邀請他人由外界進入自己的靈魂,然而,模樣卻是在人肉巿場中,進行交易時的籌碼。人們可以裝模作樣,但變更了臉容後,卻無法掩飾長留在臉上的神情,神情是臉的影子。

他們令我想起安部公房的《他人的臉》。男子在一次化學實驗中遭遇意外而毀容,除了戴着護眼罩的部分,全臉佈滿了水蛭般的瘢痕。失去了臉的人,就失去了身份,還有被臉面連繫着的人際關係。他為自己製作了一張仿真度甚高的人皮面具,每天都戴上,以此作為重回正常生活的入口。不久後,他卻發現,假面讓他在舊的自我之上,增生了一個新的自我。他忍不住戴着假面,扮演另一個人,勾搭自己的妻子。妻子輕易被他搭上,他高興又失望。直至二人在牀上肉帛相見時,他感到自己分裂成了兩半,一半在擔憂妻子會因為他身體上的特徵而拆穿他的身份,另一半縮成很小的一顆,眼睜睜地看着妻子和另一個自己在偷情。他被背叛了,而情敵是他自己。次天醒來後,妻子已離去,只留下一封信。其實,妻子早就發現,眼前的人是戴着面具的丈夫,她願意投入他的遊戲是因為,她相信,愛會在彼此剝下面具的瞬間達至最高點,而為了所愛的人,就必須佩戴面具,因為,真臉是相對於假臉的存在,如果沒有假臉,真臉就亳無意義。

然而,她後來才發現,丈夫已在假面和被毀的真臉之間,迷失了自我。他不但沒法通過假面尋回自我的身份,反而藉着假面去逃避自我消失的事實。當人的自我岌岌可危,眼前的妻子只能成為一面鏡子,他再也沒法看到真正的妻,正如他早已失去了自己那樣。

咖啡室內的男生在邀請女生進入他的臉,臉有許多層,或許,他希望引導她逐層搜索,在任何一層停留或歇息一段更長的時間,如果他們互相愛上,她甚至可以一輩子在他的臉之內迷路。可是,女生沒有走向他的臉面之門,她把視線投向另一端。

他們在靜默下吃完了晚餐,便站起來到隔壁的戲院看電影。我看到女生穿著淺紫色鏤花連衣裙的背影,那背影帶着一種摻雜着灑脫的失落。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9/MPW2659_B088-098_001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