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韓麗珠
熱門文章
韓麗珠
微物碎語
ADVERTISEMENT

牛油果工場

22.10.2021

當我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空間時,就像陷身在泥沼裏,耗盡氣力卻無法把自己拔出來。最初,我以為那是一個冥想課程。

我們並排坐在那裏,熟記導師寫在白板上,要求我們唸出的句式。然後,我們要閉上眼睛,忘記自己身處的這個世界,這副身軀,也暫時忘掉,室內滿滿的全是陌生者。我們觀賞自己是一個牛油果,接着,我們假裝自己是牛油果,不久後,我們在某個層面,全都成了牛油果。我們要把內在各種由生命經歷所賦予創傷和痛苦催熟變成軟糯油潤的果肉。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們要跟對面的陌生者四目交投,把自己從中央剖開,把果肉去核取出,灑一點鹽巴、胡椒和青檸汁,攪拌成牛油果醬,跟陌生者分享。

我看着她的眼睛,感到全身的肌肉都是繃緊的。果肉生硬如鐵,還沒有進入熟成的程序,剖不開來,無論如何努力,也剖不開來。

我沒有告訴陌生者(但我應該告訴她),這世上,為數不少的牛油果,終其一生都無法熟爛,只會硬生生地變灰腐爛。

離開工場之後的兩天,我也無法進食,胃部像被一個鐵鑄般的青色牛油果堵塞着,那使我的睡眠接近清醒。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我撿起一本書,在閱讀中思考,發現我到過的那地方,是一個盒子內的小盒子。我從一個盒子,擠進了一個更小的盒子之內 ─ 這是村上春樹在《約束的場所》的後記中,和精神分析師河合隼雄對談時所提出的說法─人們把世界想像成的一種結構,像中國盒子(Chinese Box)那樣,一個盒子包着另一個盒子,盒子裏有盒子,內裏還有盒子。於是,世界才因而有了陰影和深度。河合則回應,人們之所以會進入像奧姆真理教(於一九九五年在日本地鐵施放毒氣令多人死傷)這樣的地方,其實是無法適應外面的盒子,於是擠進了這樣的一個小盒子。

不過,我並不認為,世上只有另類宗教團體才是小盒子,實在,辦公室、婚姻、小家庭、各種名目組成的組織,全是小盒子。世界就是由各式各樣的小盒子建構而成,人們各自尋找可以立足其中的小盒子,站穩了陣腳後,才涉足更多盒子。當人們在某個小盒子裏碰得焦頭爛額,就會下意識走進他以為比較容易穩定腳步的盒子之中,畢竟,人都需要安穩,才可以建立什麼。

如果牛油果工場是一個狹小的盒子,那麼,導師在那裏則扮演着造物主的角色,而所有具有魅力的造物主,都兼備了天使和魔鬼的特質。他在白板上寫下句式,要我們在空格裏填充,反覆誦念─這是讓身為牛油果的自己,盡快變得柔軟的唯一方法。自我消融 ─ 我想到,成為所有人的食物,滋養世界。課室內除了我,其他人都成了全熟的牛油果,他們激動、吐露、流淚、泣不成聲,跟着導師唸出各種句子,根據他們所說,那是他們說不出來,而導師透視他們後,幫助他們說出的心的深層的話。導師走到我身旁,我感到心門嚴實地關上了,他要我跟着他唸出句子,但我說了相反的句子,我並非故意這樣做,這是心給我指引的唯一方向。我不能讓任何他者主導自己的心。「你太傲慢了。」導師對我說:「因為你不願放下自己的聲音,所以你無法得到真正的內心真言。」不久後,他對我作出了判決:「要是你一直如此,你將無法融進大世界,只能蝸在自己的世界裏。」但我看到工場是一個很小的盒子。

於是我以唯一一顆沒法熟掉的牛油果姿態,離開了那工場。工場的門關上後,外面是一個,沒有人、沒有動物、沒有建築物、沒有車輛也沒有商場,只有路的,完全空寂的世界。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