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韓麗珠
熱門文章
韓麗珠
微物碎語
ADVERTISEMENT

薇龍回家

03.12.2021
圖片由作者提供

薇龍只是想回家。

X

「你喜歡香港嗎?」電影裏的喬琪喬問葛薇龍,鏡頭對着一片海。

他們新婚。

「如果我會游泳,大概會多喜歡一些。」薇龍回答,趁着她還沒有陷入深思之前,他牽起她的手,偽裝在海上拉着她向前游的姿勢,於是他們都笑了起來。他拒絕給她愛,只答應讓她快樂。在跋涉的回家之路上,快樂是麻醉劑,讓人暫時忘記未來的凶險。

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家是什麼?薇龍的原生家庭在上海,戰爭給予她機會,尋找真正屬於她的家。這個家,不一定是某個地方,而是,累積多生多世的業力爆發、藏在潛意識裏的情結所促使她作出的決定,也有可能是,一個人可以選擇的為數不多的路。最初,她以為是,留在香港繼續學業,畢業後找一份工作。然而,在姑媽梁太太家裏,看盡了上流社會的靡爛美麗之後,她渴望可以找一個富裕的丈夫,成為一名太太。可是,頹廢二世祖喬琪把她內在的情結打開了,讓一直藏在暗處的「不可理喻的蠻暴的熱情」見了光,於是,喬琪的不愛,成了她回家路上的麵包屑,引領她一路向前。人們所說的愛情,所指的多半是,兩個人的情結所產生的引力。薇龍知道這一點,因此她說:「我愛你,關你什麼事。」她知道他既沒有錢,也拒絕給她婚姻和愛,一點不值得愛也不該去愛,卻仍願意聽從內在的指引,一頭栽進去,在腦袋和心交戰後,心的決定佔了上風,其實也只是,情結發揮了其作用。

她不是沒有努力地想要走出情結所設下的陷阱。(有時,必須通過反覆出走,才能順利地回家。)和喬琪共度一夜之後,她在凌晨時分起來,在陽台上看到他和睨兒黏在一起從屋子走出來,她從麻醉劑中醒來,感到劇痛。下山訂船票打算回上海。

在電影裏,她三次下山,試圖走出姑媽的大房子。第一次,因為颱風,船停航,她穿着漂亮的裙子,戴着帽子,被風吹得不成形狀。在姑媽家多待幾天,再出走。第二次,她下定決心,穿上中學的藍布制服,挽了皮箱。人很擠,她發現自己已無法習慣,沒有僕人,前方的小孩撒尿,走進滿是酸臭的船艙,男人推撞她,她差點被搶劫。她已經無法回到,幾個月前的平民生活裏去。第三次,她在下山時遇到駕車來找她的喬琪,與其說,她被他所感動,倒不如說,認清了自我的她,早已無路可逃。

香港,曾經是給所有無路可逃的人的暫居之地,它一直擔演着海巿蜃樓的角色,因為,人們都可以在這裏找到,自己的家的夢。

薇龍所追求的安穩,必須藉着不斷前行才能抵達,喬琪給她的愛情幻像則是一個假借的穩定的「家」。喬琪愛玩,其實是不願長大,無法承擔傳統的身份性別角色─男生必須當家,找一份職業,養妻活兒。他追求的是不斷玩樂,不必面對現實,而這只能藉着扮演別人的丈夫,假裝自己已成家,完成了社會的期望,才能達成。在他們的關係裏,喬琪是薇龍的孩子。

或許因為在殖民地,華洋雜處的特性所致,混血兒喬琪才會誕生於香港,而不懂游泳的薇龍,從原生家庭的命運裏,出走到香港,而在三面環海的香港,她無法真正離開,只能不斷繞着圈子,藉着不斷前行的幻覺,逃避設想未來。

在這個層面,香港是個「快樂」的地方,它能給予所有前來的人他們各自懷抱的幻覺,麻醉着他們在回家路上的陣痛。

圖片由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