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靜靜的見證

14.01.2021
圖片提供:何啓明

世界各地雖然陸續開始注射疫苗,但想去旅行還是遙不可及的事,於是香港人紛紛發掘本地的好去處。前陣子面書上有專頁介紹屯門,將不同地方類比日本各地,加上去年的本土電影《幻愛》大收旺場,朋友提議周末往屯門一日遊。當天的其中一個景點是中山公園,微薇這才知道公園即是辛亥革命遺址紅樓,而且基本上是多塊紀念碑,上月還剛剛給人惡意塗上藍色油漆,明目張膽破壞文物。

紅樓的命途多舛,二〇一六年由中國商人購買,到二〇一七年頭即打算清拆,明明屬一級歷史建築,當時發展局將其緊急列為暫定古蹟,因而有一年時間作臨時保護,原本是用該段時間將其評為法定古蹟,以作永久保護。不過紅樓政治敏感,最終還是不被納入,其後政府和業主達成協議會保留,可惜工程不但不見影,還再遭大肆破壞。這樣看來,上月發現的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雖然斷了幾條柱,畢竟還算「幸運」。

天生麗質難自棄,推土機令蓄水池曝光,古典的羅馬式石柱令街坊驚為天人,主教山由被發現到全城喊保育至工程暫停,只在短短幾日內發生。微薇看到官民反應一個天一個地,天者是民間的力量和知識,各方專家紛紛發出相片、歷史評論、考古資料、外國案例參考;地者則是官員的無知、空話、謊言,什麼以為是水缸、各部門互相推卸,一句「唔好意思」當無事發生,政權出來表示保育,明明破壞了還以為「壞事變好事」,只想抽水。

事實是香港保育只有政治,沒有政策。古蹟的評級黑箱作業,古物古蹟辦事處提交建議評級報告予特首委任的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級原因不需向外交代,民間的評估報告,即使有多專業,最後都只是可作參考的「意見」罷了。多年來,民間不斷踢爆評審專家很多時只一味「靠估」,連古蹟的內部結構等事實也沒有掌握;再不就是專家自己的品味愛好,評級根本沒有客觀透明的標準。

而且香港保育還只停在一個單位的層次,其他國家的保育已經進化到整個區域考量。八十年代新加坡旅客人數下跌,研究歸咎於歷史建築被拆,令城市失去特色,政府因而努力保育。當地《規劃法令》列明,除非得到政府許可,保護區內禁止任何土地發展和建築物工程。新加坡市區重建局表示,一個獨特和有個性的城市,單靠保存零散古蹟並不足夠,而是要保留整個地區的歷史、建築風格和氣氛。

另外「莫財」也是保護文物的障礙,英國在一九九三年制定國家彩票法令,將部分彩票收益撥入文物彩票基金,為維護及宣傳英國國家文物作資助,項目包括國際聞名的Tate Modern藝術館,現已成為倫敦地標。

雖然主教山配水庫能夠逃離清拆厄運,不過接下來要擔心的,則是政府興致勃勃談「活化」。所謂活化,根本是二次謀殺古蹟,喜帖街、尖沙咀前水警總部前車可鑑。民間一些專家興高采烈提議如何將其變成世界級景點,微薇只想政府高抬貴手,只要修復損壞的部分,讓百年的建築可以繼續靜靜地見證歷史。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23/MPW2723_B071-078_009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