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森蘋果不獨「世界一」 研究員研發酸味新品種「初戀Green」
熱門文章

青森蘋果不獨「世界一」 研究員研發酸味新品種「初戀Green」

270

我們常言日本蘋果夠大個,紅的夠紅,黃的少見,聞一聞香噴噴,吃一口夠甜夠多汁。如此高品質的蘋果,大多來自青森縣。以2018年為例,其產量多得把蘋果一個一個排起來,可以繞地球赤度轉3.4圈,產量達445,500噸。

在日本青森是蘋果產量高的,單是2018年產量達445,500噸,足可裝滿四千四百五十五萬個10公斤容量的紙箱。
在日本青森是蘋果產量高的,單是2018年產量達445,500噸,足可裝滿四千四百五十五萬個10公斤容量的紙箱。

青森縣人口只有一百二十五萬左右,能夠產出我們熟悉的世界一、喬納金、王林、富士、陸奧等等等等好味的蘋果,有賴蘋果產業中,經驗豐富的青森果農,一班埋首鑽研新品種的蘋果研究員,把蘋果推廣到世界各地的商家,把出現人口老化問題的蘋果產業繼續發展。所以我們吃着的那個日本蘋果是如此美味。

這是早期的矮樹,其高度約4米,樹冠扁平,主枝向外延開。其結出的是果色偏淡的國光,隨着新果種面世,種國光的愈來愈少,是快將消失的果種。
這是早期的矮樹,其高度約4米,樹冠扁平,主枝向外延開。其結出的是果色偏淡的國光,隨着新果種面世,種國光的愈來愈少,是快將消失的果種。
其他縣對日本矮果樹的解釋多為減少颱風損害,但青森縣的蘋果樹刻意矮化原意在於方便農民工作。

為什麼青森蘋果樹如此矮?

矮樹在日本並非新鮮事,北海道的蘋果樹、岡山梨樹、山梨縣的水蜜桃樹也是。但縣縣自有不同解說,最常聽到是減低颱風影響的妙法。而青森的蘋果樹,卻是為「方便」、為降低成本,讓年長果農容易採摘而生。樹型多是展開雙臂的蘋果樹,通常一棵樹有二至三枝主枝,左右伸展正如人展開雙臂。這種樹有另一浪漫的名稱,叫「開心形整枝」。樹幹延開的主枝距地面約1.5米至2米左右。當成長至十年,便需要剪除主幹上延的長枝,樹高保持在4至4.5米左右,樹冠扁平,陽光容易照射到樹冠內。年復年,樹形穩定,短枝增多,花芽量亦隨之而增。除了後期切割,青森縣更有「矮化種植」的方法。以創新的密植方式,加密樹與樹之間的距離,同時抑制高度。此外亦栽培日本的矮化蘋果,如八年達果期的富士M26樹種、紅星M26樹種等等。

蘋果史料館內展出了蘋果研究所研究方法,種蘋果的技巧等,讓參觀者更了解當地出產的蘋果。
蘋果史料館內展出了蘋果研究所研究方法,種蘋果的技巧等,讓參觀者更了解當地出產的蘋果。

青森人對蘋果樹形都如此講究,對於蘋果品種當然亦下了很多心機。縣政府早在明治44年(1911年)於青森縣黑石市開始研究蘋果病蟲害,大正5年(1916年)建立農業試驗場到昭和6年(1931年)正設立蘋果研究所並營運至今。目的不只是追求蘋果的甜味,更着力研究栽種蘋果的技術、預防病害和蟲害。日本有近二千種蘋果品種,蘋果試驗場內有多近三百款品種,但平均要耗上廿年至三十年才研發出一個新品種,當中近乎99%是失敗的。但仍然有不少新穎的蘋果誕生,如戀空是在高溫中成長仍能容易着色的品種,而對黑星病有極強防禦力的彩香以及切開放上三天不會氧化變色的千雪,針對王林保鮮期不能太久的特質,研究出星金貨,又正着手解決富士蘋果椗容易爆裂的缺點等等。而近年研究員正着手針對人口老化下的栽種困難,正研究一種花蕾會自動脫落的品種,以省卻人手採花的過程,以便利造褔果農。

館內還展示了這裏果園所種植的果種,及比例。
館內還展示了這裏果園所種植的果種,及比例。
館內設有一張發黃的地圖,印有青森黑石市的境點,細看可看到蘋果資料館和研究所是重點旅遊項目,也看見青森縣着力發 展蘋果旅遊業。
館內設有一張發黃的地圖,印有青森黑石市的境點,細看可看到蘋果資料館和研究所是重點旅遊項目,也看見青森縣着力發展蘋果旅遊業。

甜味是次要

反觀味道,我們重視的甜味卻成為次要。「味道上,不一定甜為之好味。對我而言,在三十年代末培育的富士蘋果仍然是最好味的,至今也沒有一款能夠超越。」研究所所長工藤先生笑說。「不過,可能有一天會意外地找到新的品種,正如千雪,都是前研究所員今先生一次忘記收拾工作桌,蘋果放上三天才發現。當時,驚覺蘋果肉竟然沒有轉色,才有了今天不易氧化的千雪。或許有一天會有一款新品種味道能夠超越富士呢!」研發新蘋果往往花上廿年到三十年,目的是帶來更好的味道和改善栽種時面對的限制,所以研究成功後會在果田推廣、實用。在當地游走果田,縱使十年、廿年以上的蘋果樹都沒有病害,甚至一百三十年最早栽種於青森的果樹依然屹立。

這裏收藏了畫像,記錄了其中一棵最老的蘋果樹,其樹齡長達一百三十多年。據所長說部分樹幹已被侵蝕得空心了,所以要加支架鞏固。
這裏收藏了畫像,記錄了其中一棵最老的蘋果樹,其樹齡長達一百三十多年。據所長說部分樹幹已被侵蝕得空心了,所以要加支架鞏固。

一畝二十棵

原來一畝地只種二十多棵樹,以保證能充分採光。然而蘋果是脆弱果種,不作除蟲,收成只能剩下單位數的百分比,所以果農在栽種時少不了農藥的運用。而日本農檢測十分嚴謹,當地的農業協會為當地果園制定了防治病蟲害、蔬果摘葉以及施肥等方面的全年管理。至於農戶則製作了反光彩帶、仿真鳥兒掛在樹上,用原始的方法來防止鳥害。農夫一年到晚不斷工作,從1月底修整枝葉開始,經過施肥、授粉、摘果等多個階段,直忙到年底,8、9月開始踏入收成期。

果園共有多達二十種新品種。有極酸、色 澤粉紅的Pink Lady,鮮紅色面上長有雪 花白點的千雪,也有黃蘋果星之金貨。
果園共有多達二十種新品種。有極酸、色澤粉紅的Pink Lady,鮮紅色面上長有雪花白點的千雪,也有黃蘋果星之金貨。

果農研究所退休種稀有品種

廿年一遇的新品種,一些我們聞未聞的稀有品種,在流行之前,都有一些果農種植。前研究所員今智之先生是其中一位。「我相信總有人喜歡酸味蘋果。蘋果種類之多,亦不是只有甜的好。」果農今先生說。這一席話好像挑戰我們的審美觀,但想深一層,又一針見血地點出了有些人只追求甜味而忽略果味的弊病。「當我還是研究員時,我已經很想有自己的蘋果園。所以退休後,我斷然買地種起蘋果來。」今先生笑言。於是他種起縣民也未必講得出名稱的稀有果種。「蘋果甜有其吸引力,但有些蘋果太着重甜味,往往更蓋過了蘋果的香味。這世界之大,擁有不同特色的蘋果,有不少人喜歡甜的,也當然有人喜歡酸的。我們怎能忽略這小撮人的權利?」說罷便摘下了一個青蘋果。這個翠綠的青蘋果是青森,甚至是日本很少見的果色。「我與青森大部分果農不同,我沒有把蘋果送到分銷商或農會,而是親自找銷售商。以手上這個青蘋果初戀Green為例,現時只有東京紀之國屋超市才有售。」他自言。

表面翠綠色的是新品種初戀Green,其 味道相對一般紅皮或黃皮蘋果較酸, 口感相對爽脆,可惜產量少,日本只 有少量發售,未能外銷海外。 星之金貨擁有金黃的外皮,果皮比一 般蘋果來得薄脆,一咬發出清脆的聲 音
表面翠綠色的是新品種初戀Green,其味道相對一般紅皮或黃皮蘋果較酸,口感相對爽脆,可惜產量少,日本只有少量發售,未能外銷海外。星之金貨擁有金黃的外皮,果皮比一般蘋果來得薄脆,一咬發出清脆的聲音。
星之金貨擁有金黃的外皮,果皮比一般蘋果來得薄脆,一咬發出清脆的聲 音,甜酸比例得宜。
星之金貨擁有金黃的外皮,果皮比一般蘋果來得薄脆,一咬發出清脆的聲音,甜酸比例得宜。
紅色皮,面上有一點點如雪花的白點,就是近年由蘋果研究所研發的品種之一,名為「千雪」。其特色是比其他果種的抗氧化時間長,放上三天也不變褐色。
紅色皮,面上有一點點如雪花的白點,就是近年由蘋果研究所研發的品種之一,名為「千雪」。其特色是比其他果種的抗氧化時間長,放上三天也不變褐色。
千雪是由今先生作為研究員時發現的品 種,除了放上三天也不會氧化外,其特 別之處是果中心呈紅色,紅色愈深代表 蘋果愈熟愈甜。
千雪是由今先生作為研究員時發現的品種,除了放上三天也不會氧化外,其特別之處是果中心呈紅色,紅色愈深代表蘋果愈熟愈甜。

果園有二十款以上新品種

剛摘下來的正是源自澳洲的青蘋果,初戀Green。它沒有紅彤彤的外觀,也沒有海外追捧的金黃色,而是翠綠亮麗的青色。意外的是這款青蘋果酸中帶甜,沒有讓人難以接受的極酸和草青味,也不甜膩,口感爽脆多汁。但它矜貴在少產量,青品果只佔整個青森縣蘋果產量中的0.000007%,平均只有3噸。今先生喜愛的品種又豈止這款新品種初戀Green,他的果園共有多達二十種新品種。

有極酸、色澤粉紅的Pink Lady,鮮紅色面上長有雪花白點的千雪,也有黃蘋果星之金貨。當中,星之金貨更是今先生另一推介,金黃的外皮,果皮比一般蘋果來得薄脆,一咬發出清脆的聲音,甜酸比例得宜。今先生還指出千雪的另一獨特之處是切開後,蘋果中心是紅色的,中心愈紅代表愈成熟,果香更濃。雖然以上的蘋果沒有百多年老樹產的國光,或有六、七十年歷史的富士來得早,但它們正好表現出青森人對蘋果無盡的追求。又再一次想起今先生一句:「蘋果太甜了,沒有了果香,沒有果香就沒有了個性。」所以他更要在這個小市場裏繼續種出有香味的蘋果,延續愛果之人的堅持。

今智之本是蘋果研究員,退休後轉職蘋果農,更專門種植稀有品種。
今智之本是蘋果研究員,退休後轉職蘋果農,更專門種植稀有品種。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1/y191015036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