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導演到演員 盧鎮業:在人生空白中找到方向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由導演到演員 盧鎮業:在人生空白中找到方向  

10.04.2020
周耀恩、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這大半年接二連三發生了許多事,疫情突然來襲,很多事情要放緩,生活中失去盼望,有些人覺得這陣子的人生好像停擺了。不過,恍似空白的時光也可以是找到人生方向的契機。

二○一四年,是盧鎮業(小野)空白的一年,他猶豫着應否繼續做導演,後半年又經歷從運動而來的低潮。他離開原本的崗位,做兼職、試種植,沉澱了一年有多,最後決定嘗試新的領域成為演員。他覺得每一步其實也預知不到,正如預想不到香港之後會變成怎樣。他說重要的是:「清楚看見我們腳下是什麼,想想如何踏好眼前那一步。」三十而立的他,少了二十出頭的冒進,多了一份對沿路扶持過他的人的感激。默默走好每步,終得到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肯定。

跟小野回顧他近十年當演員的進程,他說起:「我的演出作品,有點像人生記錄。回看我會想起演出時,人生大概在經歷什麼。」
跟小野回顧他近十年當演員的進程,他說起:「我的演出作品,有點像人生記錄。回看我會想起演出時,人生大概在經歷什麼。」

十年前開啟的一道門

從前小野是一個走得很前的社運分子,也是拍攝不少關注社會邊緣的獨立電影導演。最為人記得的,是他在領取藝發局的新秀獎時,乘機讓碼頭工人上台發言。今日再見,當上了演員的他理所當然地更悉心打扮了,藍色復古外套配上一身俐落的沉色打扮,身邊更是被一行人簇擁着到來訪問。我們坐在六人座位中,與他談起這些年是如何一路走來。

為他打開從事演員的門,是二十四歲生日的一份驚喜,接獲《幸福的旁邊》演出邀請。劇中的「表弟」,在姊弟戀中勇敢追求愛情,劇情美好得來帶點夢幻。當主角真人翌日醒來,現實的他因劇集變得火紅,角色於面書出現瘋狂的洗版。之後兩星期,他還不斷接到接通就馬上掛線的電話。終於,他截停到一個快掛線的人,那女孩坦言是在網上找到電話。那為何馬上掛線呢?「因為你聲線像個阿叔,所以覺得打錯了。」如今重提,讓記者聽着也哭笑不得。事實是劇集在意料之外,得到不錯迴響。至今快十年,依然有不少人以當年的角色名「表弟」稱呼小野。

但一炮而紅後,他沒有馬上投身演藝工作,因為覺得依然對學業與導演工作有追求,也未能估量投入演藝事業對生活的影響。

《幸福的旁邊》是小野剛畢業時接拍,他形容正式進入電影工業,就能跟楊淇及麥曦茵合作是難得的機會。
《幸福的旁邊》是小野剛畢業時接拍,他形容正式進入電影工業,就能跟楊淇及麥曦茵合作是難得的機會。

人生的分叉路口

三年後小野拍畢港台劇《最後的地圖》,有一種虛脫感,出現困惑。一如其他踏入社會不久的年輕人,會猶豫目前的崗位是否適合自己。他覺得需暫時在導演工作抽身,思索應繼續前行,還是在其他領域學習更多再重返崗位。雨傘那半年,於他也是低迷的時間。他歷經了一年多的沉澱,去了教學、做餐廳侍應,也開始嘗試在天台種植。「這些好像很細碎,但於我的生活其實是很大的轉變。」

當時他與友人在工廈頂樓租工作室,因認識不少朋友設立天台農場,是以也躍躍欲試。種得最多的是迷迭香,可供自己煮食用及餵飼兔子。「最重要的不是我要在當中獲得調整,而是我在學習新的知識。」旁人會以為種植其實有泥有水,植物就會生長是自然不過的事,但當中其實蘊藏着不少學問:不同植物需要不同的泥、不同的泥要用不同的元素混合、泥中不同的pH值供養不同養分給植物等等。「我享受種植,是因我突然學多了很多。」種植也彷彿提點他進入新領域的可能。

期間,他亦有零散地接一些演出。碰巧接到新演出同一天,令他從《幸福的旁邊》成名的導演麥曦茵致電給他。他雀躍地分享最近的演出工作,也發現自己原來想繼續演戲。電話另一端靜默了,然後問他有沒有興趣加盟她的藝人管理公司Dumb Youth。小野靜了三秒,就答允了,從此正式展開演藝生涯。人生的命定不遲也不早,總是會把你牽引到該行的道上,他說要是這通電話早一個月打來,自己可能還會遲疑。

小野和麥曦茵之間的默契由《幸福的旁邊》而起,最近在《花椒之味》再合作,麥曦茵說會感到很能放心交托。
小野和麥曦茵之間的默契由《幸福的旁邊》而起,最近在《花椒之味》再合作,麥曦茵說會感到很能放心交托。

小野再回想說道:「當上演員的契機,其實是感激有人找我演戲。」自知相比業界男演員不算多產,但於他算是得到不少機會。他覺得這都是因為這些年間,有不少導演嘗試把他介紹給觀眾,跟觀眾說其實他會演戲,讓人發現原來這人也適合做不同角色。

互相守望的拍檔

小野數着要感激的人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包括麥曦茵(阿曦)。他笑言攤開十年,他剛好前中後期就在演出她的作品。他們是多年來互相守望的拍檔,找他倆對談,阿曦會戲稱小野是「少年身體的阿叔」。當初找他演戲,就是被他與年紀不符的淡定所吸引。從前,他們與其他電影人合租工作室,睡不着時就會在窗邊談談接下來想拍什麼。「我們會一起看大家的影片,已大概知道對方看着一些演出或影像時會給什麼回應。」他們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就是等待對方超越過去的自己時才再度合作。

小野在《紅樓夢:白訣》中飾演賈寶玉,於他是個很重的演出。
小野在《紅樓夢:白訣》中飾演賈寶玉,於他是個很重的演出。

而阿曦默默觀察到小野近年演出的突破,過往他被定型飾演善良或迷惘的青年,如今在《叔.叔》中讓她看到另一個可能性的小野。其實他自《中英街一號》飾演面對社運漩渦的青年後,多了很多不同面向的演出:《紅樓夢:白訣》中加入現代舞元素飾演賈寶玉、《林同學退學了》中做人面獸心的中學老師、《叔.叔》中當充滿棱角但內心有着關懷的爸爸。

如水般繼續學習

每次演出,小野均會用心投入角色。「盡量讓自己流動一點,似是所謂上善若水,自己不要這麼硬,讓角色流動、變化,進入自己,甚至你自己也進入那角色。」在拍《花椒之味》時,只要是火鍋店場景,他都會以戲裏的角色置身於片場。演出《叔.叔》前,知道住屋是主要場境,他會走均每一個角落,思索角色是在怎樣的環境長大。

小野每次演出均很投入角色,他笑言在《花椒之味》中自己有個樓面的靈魂在當中,不時會想幫忙執枱。
小野每次演出均很投入角色,他笑言在《花椒之味》中自己有個樓面的靈魂在當中,不時會想幫忙執枱。

而當上演員多年,他還恍似把自己當作白紙般虛心學習,看到前輩精采的演出,心裏總禁不住暗暗叫好。他眉飛色舞地形容起演出《叔.叔》前的圍讀,如一場武林大會。「太保開聲那下,我最覺得amazing,因為他用了一把只要隔多三四個人,就應該聽不到的聲音,但那把聲是很磁性、很有能量的。」袁富華對太保的眉來眼去,對着小野的閃閃縮縮,又是很精采。「其實他們只不過坐下搔首弄姿,我就已經:『嘩,好勁呀!』於一個演員是興奮的,因為有這麼多好的演員。」

慢慢走就會到

因《叔‧叔》得到提名的兩年前,小野曾跟金像獎提名擦身而過。本期盼《中英街一號》的演出,有機會角逐最佳新演員。不過,因他之前參演了於澳門公映過的《無花果》,新演員資格原來已被計算,再沒機會以此作提名。

演出《叔‧叔》的角色時,他很多時會回想日常自己與家人的溝通,會否因着自身的稜角而未能好好溝通。
演出《叔‧叔》的角色時,他很多時會回想日常自己與家人的溝通,會否因着自身的稜角而未能好好溝通。

到今年他在兩套電影有演出,但本以為這回又再跟提名無緣,源於一段好笑的插曲——公布入圍人選前的朝早,維基百科早已搶先出現名單。為他落力催票的友人,沮喪地跟他說:「唉,沒有你的名字呀!」他反安慰友人說不要緊,之後就趕着去開會。在快跟巴士擦身而過前,他突然收到一個信息:「恭喜入圍男配角。」他第一下是愕然,心想明明朝早都不是這樣說。接着手機不停彈出恭賀信息,他才確信自己入圍,腳步依然狂奔着在追趕巴士。獎項上他沒看得很重,反倒希望提名能成為他新的介紹。「我更期待的是,我下一個角色會是個怎樣的人呢,很想快點認識他,然後演了他。」

同時,他也不會局限自己的發展,早前在運動中受媒體委託,再次拿起攝影機拍攝短片,多了一重記者的身份,於他也是新的學習。原本還想今年開展一套劇情片,但正值多事之秋就暫把想法擱置。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接下來他依然想如往昔般,用心走好眼前每一步。「我們這代人走到這個時刻, 我覺得望清楚現有的東西,然後慢慢走,慢慢走就到了。」

Profile:
盧鎮業(小野),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畢業,當上獨立電影導演。後投身演藝事業,近年主演作品包括《中英街一號》、《花椒之味》等,並憑電影《叔.叔》入圍第三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周耀恩、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y200311charlotte0143-2020041007280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