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人打氣的《二次人生》 導演何力恒:人生如馬拉松 重要的是堅持到終點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為香港人打氣的《二次人生》 導演何力恒:人生如馬拉松 重要的是堅持到終點

18.04.2021
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k210413charlotte-018

這兩年社會瀰漫一片陰霾,何力恒在19年拍下的電影《二次人生》近日放映。戲裏戲外,都在述說一個堅持走到終點的故事。

X

戲中胡子彤飾演的主角,在走迷了的人生,堅持跑完10K的賽道,渴望為自己的人生喝彩一次。導演何力恒開拍第二晚,才知沒有得到投資,唯有自掏腰包、問人借錢,籌得幾百萬,堅持拍成電影。他特別希望在這未知前路的時刻,讓觀眾看罷能好好思考自己的二次人生。

被中學生打動而拍電影

訪問相約在《二次人生》電影展覽,甫坐下,何力恒緩緩以低沉的聲音,述說拍電影的源起。他猶記得七年前的音樂劇《震動心弦》,由曾經走迷、學業成績不太好及有視障的中學生合演。謝幕時台下掌聲雷動,不少人看得感動落淚,整個製作及演出過程更被拍成紀錄片《爭氣》。台上的演出者完全沒有舞台經驗,他們經歷半年密集訓練,由不懂唱歌、跳舞,到帶來精湛的演出,最重大的轉變是他們在過程尋覓到個人價值。這場演出不僅深深觸動台下觀眾心弦,更啟發何力恒想拍一套有關打氣的電影。他看得見若果有人為年青人打氣,他們或許就能離開迷失及不安定的人生。

《二次人生》電影展覽
《二次人生》電影展覽

自那次起他愈儲愈多故事,他也想到香港從未有人拍過跑步題材的電影,而這運動跟其他不同的,是主要靠着自己去完成,「你的人生路也是靠自己,而且你跑最後,反而打氣聲就愈大。這就化成人生裏有沒有人在你最失落時扶你一把。」因此,他寫了一個人生失去方向的青年志行,藉跑馬拉松的過程,找回人生着力點的故事。

質問主流教育制度

志行的單親母親從小對他呵護備至,他走上社會主流認定的成功路向,無風無雨讀到大學畢業。母親去世前還把房子留了給他,只望他簡簡單單做人度過一生。何力恒說道:「這代父母把最好的都給子女,人生沒有責任感時,就是劇中的志行,人生很空虛。」而劇中中六生天心走的路,截然不同,父母放手讓她追隨喜歡的事。正值預備考公開試的時刻,她撒手不理去追星,為着能跟偶像一起跑步,全力練習跑步。有人或會質疑她日後的路該如何走?

志行與小學老師重遇,二人重新結連,讓志行在得過且過的人生得到鼓勵。何力恒覺得師生之間,最重要不是知識的傳授,而是關係的建立,因着這份關係帶來互為影響。
志行與小學老師重遇,二人重新結連,讓志行在得過且過的人生得到鼓勵。何力恒覺得師生之間,最重要不是知識的傳授,而是關係的建立,因着這份關係帶來互為影響。

何力恒反而對她予以認同,「既然她如此有決心,當她做得到,你怎會還擔心她日後能否做得成?只要有決心,學識只是其次,看你何時去取。但你沒有鬥心,我全部東西都給了你,你也不會拿。」他透過電影否定現時社會制度對成功人生的定義,只追隨主流走或更讓人容易失焦,而愈穩定的人生也愈難以有機會走出新的路向。「其實我也想說希望能找回生命力。電影英文名叫 “I Still Remember”,其實很多事是我們不記得而已,記起了那些事就去做吧。」他續說:「這兩年這麼多事,有人去亦有人留,是時候想想二次人生。你的人生是否就想這樣度過呢?不是叫你反抗,是你要檢視回你覺得自己的路要怎樣走。」

何力恒指電影並非要帶出教育的意味,反而想說一份人情味,「是找回人和人之間的聯繫,有些情誼大家忘記了,再出現時會發現原來還在。」他在教育大學的特別場,特意邀請三位中學老師觀賞。與昔日師長同看這部談及師生情的電影,於他別具意義。
何力恒指電影並非要帶出教育的意味,反而想說一份人情味,「是找回人和人之間的聯繫,有些情誼大家忘記了,再出現時會發現原來還在。」他在教育大學的特別場,特意邀請三位中學老師觀賞。與昔日師長同看這部談及師生情的電影,於他別具意義。

差一點拍不成的電影

何力恒指自己跟電影主角志行甚為不同,他一直也很清晰自己的路向,由十多年前已希望拍一套電影長片。而眼前這位「新」導演其實也不年輕,原來已48歲。他從小酷愛電影,年少時跟着大人看完兩點半場,看完又繼續看四點半場,在香港電影最輝煌的八十年代浸沉着。九十年代初中五畢業,然後他在廣告公司由低做起,同時到夜校進修設計,一步步晉升至創作總監。後來當上廣告導演,也嘗試拍攝短片作品,帶他走到日本東京SSFF 電影節,漸漸也想拍一套屬於自己的長片。

何力恒的足跡其實也一直沒有離開過電影,曾經當過電影宣傳,幫了十套八套電影做海報,現在他為自己的電影一口氣設計了八款海報。
何力恒的足跡其實也一直沒有離開過電影,曾經當過電影宣傳,幫了十套八套電影做海報,現在他為自己的電影一口氣設計了八款海報。

18年尾,有人表示對電影有興趣,他就開始着手籌備電影拍攝。他笑言自己其實拍着拍着,也化身為主角,要設法堅持走到終點。翌年9月開拍,第二晚他收到電話,才發現是自己一廂情願,對方並不會作出任何投資。當下就走入進退維谷的困境,幸得團隊的支持,着他先拍攝,拍得多少得多少。他苦笑道:「但電影每日花六位數,每天都要解決這問題,用自己的錢,也借錢,到今天還在還債呢。」如此堅持,是因為他很想把電影的信息,搬上大銀幕,為失意的人帶來一份鼓舞。記者也跟他談起幸得他的堅持,不然那些幾百人的街跑場面,再延遲幾個月,因着疫情也不知要待到何時才能拍上。

電影特意選址在牛頭角、土瓜灣、九龍城這些舊區拍攝,何力恒希望以鏡頭記錄這些或會消逝的美好風光。
電影特意選址在牛頭角、土瓜灣、九龍城這些舊區拍攝,何力恒希望以鏡頭記錄這些或會消逝的美好風光。

街跑場景其實也是整套電影其中一個核心,何力恒說:「在青馬橋你不會落力跑,因為沒有人跟你打氣。你聽到有人打氣,你會跑;但你聽不到,可能就真的會走。先是有人支持你,但裏面也有句說話『沒了其他人也不緊要,但你有沒有為自己人生打氣呢?』最重要還是你要為自己人生打氣,不是等人為你歡呼。」

他冀望其他人也能踏出個人安舒區,如電影的tagline「總要為自己人生歡呼一次」。他訴說拍攝此運動電影並沒有安插什麼大英雄,說的都是普通人的故事。「但他們也有發光的一瞬,人生閃過一下,原來曾經自己也有某個時刻很叻,就夠了。」

 

《二次人生》電影劇照展覽
日期:即日至4月30日
時間:1-8pm(逢星期一休息)
地點:a nice place to(西營盤忠正街2-4號)

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4/k210413charlotte-018-20210418134057-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