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恐怖電影手繪海報 爛片爛演員爛特技但海報不爛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意大利恐怖電影手繪海報 爛片爛演員爛特技但海報不爛

20.11.2019
超大的驚慌的眼睛,古老建築,獵犬,金髮,一望而知的哥德式風格,最厲害的是狗的表情很「到位」。電影原名《黑森林城堡之犬》,原作者是犯罪小說作家(作品包括《金剛》)Edgar Wallace,1967年,畫家Renato Casaro。
構圖獨特,背景精美,用色強烈,直覺海報一定比電影本身精彩。德國電影,故事在倫敦發生。電影名為《蘇豪區的大猩猩》,imdb評分只有5.3(而且原裝海報遠遜於意大利版),1968年,畫家Renato Casaro。
加害者視角,前景有一隻戴上手套的手,獨特的地方不是女主角的表情和衣著,而是兇徒的影子(從海報上看,兇徒右手開門,影子同時右手舉刀,估計兇徒不止一人;另一可能是:畫家畫錯了)。電影名為《開膛手傑克》(對了,就是那個傳說中的Jack the Ripper),1959年。
《Voluptuous Terrors2》
「驚典」海報,從受害者的視角看電鋸狂徒,門在半開半合之間,千鈞一髮的處境。電影是大名鼎鼎的《德州電鋸殺人狂》,意大利名稱為《不要打開那道門》,1974年,畫家不明。
海報將女主角的「變身」以多重曝光手法呈現,由沒有知覺變成驚醒再變成長出利牙和殺機大盛。圓月和女主角衣衫不整的睡姿在海報中得到(看來有點勉為其難的)強調。電影名稱為《女人狼》,1976年,畫家不明。
巧妙地利用加害者(?)的胯下構成了充滿壓迫力的三角形構圖,海報的重點是女主角倔強的眼神而不是她破爛的衣服。意大利版的電影名稱為《淑女的被禁照片》,1970年,畫家Luca Casaro。
中鏡、遠鏡和驚慌眼神的特寫同時在海報上叠現,鐘樓、月色,兇案,還有身穿性感衣著的金髮女郎,成了不可或缺的恐怖電影海報的基本元素。意大利版的電影名稱強調這是蘇格蘭場的偵緝故事,被殺6人,兇手0人,1972年,畫家Mario Piovano。
前景是手,加害者的視角。電影的英文名稱為《Sata's Skin》,1971年,畫家Mario Piovano。
在宣傳海報上,原作者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竟然比著名恐怖片名人堂演員Vincent Price還要矚目。電影原名《女妖的哭泣》,1970年,畫家Mario Piovano。
《活死人之夜》另一款意大利版的海報,同樣巨大的手從泥土中伸出來。
因為透視的原因,從墳場地底鑽出來的頭顯得超現實般巨大。電影原名《活死人之夜》,1968年,美國獨立製片製作的黑白恐怖電影,imdb評分為7.9,畫家不明。
獨特的視角。電影原名為《人狼的詛咒》,1961年,畫家不明。
強烈的對比色彩。電影英文名稱為《鬼山上的房子》,1958年,畫家Rodolfo Valcarenghi。
超現實的蜘蛛。電影英文名稱為《不可思議的縮小人》,1957年,畫家不明。
《Voluptuous Terrors》

喜歡收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電影海報,因為那時都是手繪的。事隔四五十年,當年那套爛片,今天重看,沒有因為歲月而變得好看,依然一爛到底,經常看到導演眼高手低的痕迹,演員生硬,情節老套,特技可笑,連基本故事和角色塑造都在水平以下,偏偏,在電影預算中佔極小比例的電影海報,往往表現出高於電影本身許多的水平。

對我來說,這是手藝人的勝利。

那些年,在電影預算中不算多的那筆海報設計費用,來到海報手藝人手上,已經算是一筆可供餬口的收入。

當電影製作本身因種種限制而變得「係咁㗎啦」的時候,手繪電影的藝術家反而創造了許多創新。一個人的手,勝過了一隊人的腦。經歷歲月,這個現象愈加明顯。一套恐怖爛片,爛無可爛,卻可以有一張叫人懾人心魄的海報。究竟,這是一種「理有固然」,還是不過是一種機緣巧合?我傾向相信藝術創作,能夠走過歲月而倖存,不是因為集體而是因為個體。

相對於那些平凡甚至是失敗的電影,因它們而生的海報,明顯更為大膽而且更為可觀。

海報觸動情緒的極致

低成本的恐怖片,在英國有,在美國有,在意大利也有。不同地方的低成本恐怖片,各有自己不可磨滅的風格(亦各有自己因時代思維殘留下來的政治不政確,諸如貶低女性地位和種族歧視等等)。不過,意大利低成本恐怖片,流傳到今日,令人拍案叫絕的,不是電影本身,而是意大利獨樹一幟的電影海報(很多海報是專門為外國進口電影重新繪畫和設計的)。

三角形、充滿壓迫力的大膽構圖;臨場感一流的第一身視角(有時是被害人視角,有時是加害人視角);歌德式風格的性感美女(外加驚慌至極的樣貌)和古老而碩大的建築;電影海報強調原作者、文學作家Edgar Allan Poe的名字;遠鏡、中鏡和大特寫的多重曝光;劇烈的對比色彩如紅綠如紫黃的運用;超現實的透視技法和比現實更巨大的受驚眼睛(或一隻看來比哥斯拉更巨大正從墳場地底向上伸出的手);整齣電影最恐怖場面的某一個瞬間的定格。

畫師的深厚功力已成傳說

作為電影海報,恐怖片比其他類型更優勝的地方是,恐懼本身,是人類反應最強烈的情緒,所以化諸平面影像,往往可以收到駭人至極以至過目不忘的效果,其中能夠脫穎而出流傳至今的,往往能在極短時間抓住觀眾的眼球和心臟,緊緊抓住不放,成為觀者的夢魘。為什麼這樣的構圖可以呈現這麼強的戲劇張力?為什麼永遠是性感女性身陷危機而不是孔武有力的男主角遇到危險?為什麼沒有血的畫面比有血的更恐怖?為什麼看不見兇手臉孔比看得見對方樣貌更恐怖?為什麼恐怖的事情要在知名而古老的建築物發生?為什麼活生生的人要在墳場出現?為什麼要在有強烈背光的晚上?為什麼要金髮?為什麼繪畫者的視點永遠好像要「躲藏」起來的小孩視點?一千個問題,就有一千個答案,而這些答案都可以海報裏面找到。

踏入八九十年代,手繪電影海報慢慢絕迹。電腦合成、噴筆以至數碼繪圖,成行成市,手藝人力發千鈞的筆觸消失,連帶許多叫人目瞪口呆的匠心獨運也同時消失。

那個年代,許多恐怖電影海報,驟看千篇一律,今天回看,才發現每一張其實都是獨特的。失去了,以至完完全全失去了,我們才知道那些當年看來唾手可得的海報不是純商業製作,而是天才畫家結合了觀眾心理和個人幻想的藝術作品。現在還有誰可以畫出這樣的海報?那個畫功,那個創造,那個相對自主的話語權,在「一鍵可以改變一切」的數碼年代,已經一去不返。

 

《Voluptuous Terrors》售價:US $19.08

《Voluptuous Terrors 2》售價:US $22.37

銷售點:amazon.com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1/img67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