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譚凱韻
熱門文章
譚凱韻
雲圖
ADVERTISEMENT

【譚凱韻專欄】失去過才懂珍惜?

123

一家四口,口味各有不同; 要討好全世界從來不容易,做人如此,做飯也是如此。

X

前兩天早餐做了麥片,弟弟愛吃,哥哥卻不喜歡,以龜速不情不願的吃了半碗,然後借詞趕時間上網課就說:「我不吃了。」對眼前的食物毫無半點憐惜,平日總會因趕上課而妥協的我,也不知從哪來了一點堅持,一邊迫他張開咀,將餘下的食物半推半就餵到口中,一邊告訴他世界上仍有很多人吃不飽。當然,聽不入耳是意料中事。

「吃不飽」在不少香港孩子眼中是天方夜譚: 可以從書本中讀到,從網上短片中看到,就是感覺不到。他們最怕的,不是「吃不飽」,而是「不好吃」或「媽媽迫我吃太多」。

其實,「吃不飽」離我們一點也不遠。

作家倪匡2019年接受了香港電台《鏗鏘說》的訪問,談寫作也談個人經歷。年近九旬的他五十年代由上海來港,避過了文化大革命,卻經歷過「小饑荒」。那段日子農民都要將自己種植所得上繳中央,人民吃不飽肚子,《鏗鏘說》引述學者研究指,1958- 1962年,內地因饑荒就導致3600多萬人去世,大部份是農民。在攝製隊的安排下,倪匡邊吃著「肥叉」邊談餓肚子的感覺,他形容「饑餓的感覺非常痛苦…永遠吃不飽,永遠活在恐慌之中。」「試過四圍找食物,找到一條四腳蛇,開心得不得了。」「找到一個蟻穴,螞蟻全跑了,不能吃,但蟻穴內有很多蟻卵,不知多高興。」餓,極端的餓,將人類對吃的底線一再降低。我相信曾經饑餓的經歷,會令人對食物珍惜多一點。

家父也經歷過那一段日子。他生於內地,出生時二戰已結束,但仍然是一窮二白的日子,他說小時會吃「雙蒸飯」,就是米會蒸兩次,飯粒就會脹一點、飽肚一點,在資源稀缺的日子,人民就是用自己方法來解決問題。他後來輾轉來港,遇上經濟起飛,自己和家人都能真正吃飽,但他仍是很珍惜食物,飯餸不會剩,煲湯的湯料也會盡能力吃完,食物在他眼中就是需要珍惜。我,在耳濡目染下,也深明食物的難得,但層次只能達到上館子時「盡量」叫適當的份量; 點了就「盡量」吃完;真的吃不完就「盡量」帶回家而已。

到今天,眼看小朋友對食物毫無感情,重重複複的叫他珍惜,連自己也覺空洞;即使道理在我一方,也只能用強權或鼓勵的形式希望他不要浪費。將碗中食物吃完,是害怕責罵而非發自內心。如何在資源充裕的今天,教他珍惜所有,也實在令我費心。

123
一頓簡單的早餐,盛載的除了是食物,還代表著媽媽的愛,小孩子何時才會明白呢?

一頓簡單的早餐,盛載的除了是食物,還代表著媽媽的愛,小孩子何時才會明白呢?

失去過才會懂得珍惜,是人之常情,也是讓人學習珍惜最有效的途徑。

疫情由去年農曆新年開始,至今停課已近一年。因為失去過,小人兒開始懷念實體上課的日子,兩小不只一次表達想回歸校園。相信這段日子過後,小朋友會格外珍惜可以踏入課室,見到、觸摸到老師,親身跟同學交流玩樂的時光。

有些東西,失去前我們甚至感受不到他的存在,要失去過才懂得珍惜,但無奈的是,意識到需要珍惜時可能他已走遠。但願下一代比我有智慧,在失去前就懂得珍惜所有。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1/123-2021011511103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