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為護老者】照顧認知障礙老伴 七十八歲婆婆被打至鼻青臉腫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高齡社會

【難為護老者】照顧認知障礙老伴 七十八歲婆婆被打至鼻青臉腫

照顧者往往參雜着壓力和各種複雜的情緒。沖涼穿衣是壓力,清理屎屎尿尿也可能是壓力。日子久了,再好的感情,也會隨着日常照顧而來的磨擦而消磨。

在香港中國婦女會油麗長者日間護理中心剛吃過午飯,八十三歲的周文龍就吵嚷着要回家:「求你快放我走。」周文龍是這個中心的「走佬王」,一個小時都坐不住的。香港中國婦女會服務發展主任袁淑儀說, 這種調皮的認知障礙類型最棘手,手腳自如,又能言善辯,需要一對一盯住,如果重複給他做一件事,他沒有耐心,容易覺得悶,因此要為他設計多種訓練模式,例如入筷子、入分豆、剝辣椒等,玩累了晚上才不會「搞搞震」。對照顧者來說,更加不易。

周文龍說,我太太是最好的!周太聽了有點靦腆。
周文龍說,我太太是最好的!周太聽了有點靦腆。

周文龍兩年前患上了認知障礙症,由七十八歲的太太江秀貞照顧。他整天想着出街,有時分不清初白天與黑夜,試過走出去被街坊帶回來。周太每天買菜做飯、料理家務、也要陪他外出走走。雖然自己可飲食及沖涼,但仍會扣錯鈕、穿衣服不知道先後順序,最讓周太頭痛的則是失禁。脾氣暴躁的他有時候會扯走尿片,到處小便。 有時候吃了通便藥,藥效發作就地便拉了大便。江秀貞只好擦完又擦。

不久前二人發生口角,周伯更用拐杖打得老伴鼻青臉腫,又發惡罵她說:「你只是個工人,以為自己是皇上嗎?樣樣都要你管?」後來報警了,但太太不忍心起訴―他甚至不記得自己打過她。

(上) 周伯變成一個小孩子,太太需要關顧他很多事。 (下) 中心姑娘給周伯一個公仔,他玩得開心,又親又抱。
(上) 周伯變成一個小孩子,太太需要關顧他很多事。
(下) 中心姑娘給周伯一個公仔,他玩得開心,又親又抱。

冷不防被老伴又打又罵,江秀貞驚嚇又無奈,她自己也有糖尿病及高血壓,感到精疲力盡。「他只會愈來愈論盡,我怕自己應付不來 ……」子女曾建議,不如送父親去老人院,她哽咽着說:「這情況他一定會被綁住的,我不想他淒涼……」想到遲早要送老伴去老人院,周太潸然淚下。見到老伴在哭,周文龍突然扁嘴,一邊抽泣着一邊說:「你點解傷心?兩公婆結婚這麼多年,你知我不是壞人。但我自己本身有錯處……」兩位老人家一起拭淚。

二人以前一直很恩愛,他很疼惜她。現在幾乎不記得自己的女兒了,唯獨太太,一直惦記嘴邊:「我愛人照顧我,周身辛苦,做事太多!」說完,他說:「我想痾尿。」這是他半個小時內第三次去了。「你不是去過嗎?」記者問。「我沒有。」他拄着拐杖緩緩走了出去。

說起照顧老伴的辛酸,周太哭了,周伯見她流淚,也難過地哭起來。
說起照顧老伴的辛酸,周太哭了,周伯見她流淚,也難過地哭起來。

四個人照顧一個人   同樣人仰馬翻

經濟較好的護老者,為求改善長者身體狀況,大多動用很多資源,聘用外傭,或自行尋找各類服務 ,每月花費由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

為了照顧九十三歲患認知障礙的媽媽葉玉,Alice家請了兩個工人。家中有輪椅三張,各種類型的廁紙、手套、膠袋……每個月在請工人、買尿片、日間中心等的開銷,便超過兩萬!

她與丈夫石上先生不介意做廳長,房間讓給工人和媽媽住。她說,想盡量讓照顧這件事變得容易些。

Alice家有兩個工人,一家四個人一起照顧九十三歲的媽媽,家庭氣氛十分正能量。
Alice家有兩個工人,一家四個人一起照顧九十三歲的媽媽,家庭氣氛十分正能量。

Susan照顧葉玉婆婆近四年,在此之前,她並沒有任何護老經驗。「婆婆大多數時候很安靜,有時自言自語,但整體而言像個文靜的大嬰兒。」她坦言,這份工作最辛苦是每天半夜起來換片,尤其在冬夜,有時候婆婆更整晚不睡。她花了幾個月才習慣這種節奏。

「一定要有耐心, 以及愛。我在乎她。」婆婆喜歡一直牽着Susan的手,時不時摸一摸她,有時候還親她。阿婆最近常抓臉搔癢,Susan時刻要阻止她。「有次婆婆跌倒了,我很緊張。」Susan誠惶誠恐,生怕自己有任何疏忽,這是壓力所在。但Alice溫和地說:「摔了也沒辦法。就算我自己照顧,也未必看得緊。我們有這樣的護老者,已經很幸運。」

Susan像照顧孩子一 樣照顧婆婆,少一分細心都不行。
Susan像照顧孩子一 樣照顧婆婆,少一分細心都不行。

葉婆婆很整潔,身上毫無「老人味」,皆因Susan每天早上都為婆婆洗澡洗頭,即使星期天或公眾假期,也會洗完才出去。四個人照顧一個人,卻也有人仰馬翻的時候。婆婆試過在房間大便,甚至大便過程中隨手抓起一團給大家瞧瞧!「這病就是如此,你不可罵一個發燒的人為何體
溫這樣高!」石上先生說。

Alice說,刷牙是個大難題,老人家要麼不肯打開嘴巴,要麼就將漱口水也喝下去了。 婆婆甚至試過將油雞籠放到衣櫃裏,如今甚至連自己也認不得自己 , 有次望着鏡子說:「這個阿婆是誰呢?」「當年照顧女兒,是看着她在不斷學習成長;護理老人,則是看着她在不斷失去能力和退
化。但她依然給這家帶來很多歡樂,啓發我們思考老是怎麼一回事!」一旦阿婆有大便,全家皆大歡喜。就連女婿石上,也幫過婆婆摳過大便。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高齡社會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3/f4-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