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難民】不透明新機制像黑盒子 無人通過審核 NGO一同摸黑前行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香港難民

【香港難民】不透明新機制像黑盒子 無人通過審核 NGO一同摸黑前行

screen-shot-2018-05-12-at-7-41-44-am

「第22屆人權新聞奬中文特寫組大獎」得獎報道

尋求庇護者一定有聽過Justice Centre, 這是一個可以未經預約而獲取聲請法律資訊的組織。成立7年,在聯合國難民署時代,他們提供律師代表聲請人;如今統一審核機制下, 由於已有當值律師服務出現,他們轉而為聲請人提供法律保護支援,組織內設有律師、社工及心理醫生提供的相關服務。

機制沒有資訊 NGO摸黑前進

「統一審核機制最大的問題,是這機制像黑盒一樣。」Justice Centre Hong Kong倡導及活動總監Victoria Wisniewski Otero說。

screen-shot-2018-05-12-at-7-41-44-am

當2013年6月首次提出統一審核機制時, 立法會曾就草案召集書面意見,他們交了4頁,那是唯一一次諮詢。「政府一直指希望USM(統一審核機制)於2014年年底運作,許多人在想何時會公布和展開諮詢,2014年來了, 仍沒有消息。」豈料,2月公布後僅3周,就急急實施,難民關注組織完全措手不及。

「對於聲請人來說,那段是迷失的時間, 亦是悲傷時刻。」

對該組織來說亦是如此。「新機制不透明,比之UNHCR(聯合國難民署),甚至沒有最基本、定期更新的數據資料庫。對於需要應對機制後續發展的前線人員來說,壓力非常大,我們沒有任何資訊可以告訴難民。」 Victoria說。

現存系統亦存在許多資訊缺口。該中心接觸過58個國家的難民,但入境處網頁只列出其中10個國家,剩下來一律劃為「其他」, 根本難以統計中東戰區難民數字。季度新聲請數字,組織多次提出資訊請求,政府一直拒絕,直至去年才發布。官方數據亦存在漏洞和錯誤引導,比方說平均處理聲請時間約13至25星期,「其實是由簡報會開始計起,所以由聲請人書面提出申請,到接到第一個電話之前,有大量時間未被計算。」Victoria說。

倡導及活動總監Victoria(左)與律師Lynette(右)
倡導及活動總監Victoria(左)與律師Lynette(右)

程序太長 生命太短

Lynette Nam是該中心的律師,手上就有一個個案,是由機制推出那一天申請,至今仍未收到第一個電話,而隨着時間過去,個案情況有變,他們需要不斷更新文件,再次交給入境處。

Lynette以「approximate(差不多)」及「完全彈性」形容審核時間表。該中心目前約有120個個案在手,許多停滯不前,她手中活躍的約有10個,有些只需數個月就完結,有些 經年累月,標準難以捉摸。

甚至有個案因女兒罹患重病,迫於無奈撤銷聲請,但即使因為情 況緊急而提出回國,仍需時3個月,那時候,當事人的女兒已經逝世。

「第一個階段來說,資訊非常重要。」Lynette指出,聲請人需要向入境處寫信(written signification),解釋需吻合適用理由,複雜又牽涉法律,當事人許多不懂英語。

保安局表示,正進行對統一審核機制的全面檢討,包括入境前管制、改善審核程序、 羈留措施以及打擊黑工等。「我們渴望有更開 放的對話空間,在亞太地區其他國家,入境 處會與公民社會交流,舉辦論壇。」Victoria 說。她同時亦是難民維權組織Asia Pacific Refugee Rights Network的主席,她表示, 在外國見過難民倡議人士以至酷刑生存者,都會參與到審核人員的訓練當中。

舊機制下,聯合國難民署設有社工,協助統籌公民社會及其他服務供應機構,補足漏洞及弱勢社羣,比方說小朋友會有指定社工處理。新機制之下,Justice Centre已多次向政府要求公開資訊,透露目前有多少聲請人有特殊需要,但政府一直沒有回覆。

難民彷彿是一種需要隔籬的細菌。香港教育學院去年一項調查顯示,香港人只有4.7%對難民持正面看法,最近甚至有議員提 出討論「假難民」及設置禁閉營。「不論財政 方面或精神方面,羈留成本極高。覊留是最後 的辦法,國際社會亦漸漸同意尋求拘留以外的方法。」Victoria說,澳洲禁閉營出現虐待難民醜聞,而在英國拘留一個難民的每日成本約為984港元。

Victoria說遣詞用字會影響人的認知和聯想,「假」這個字,自動讓人與罪惡產生聯想,預設了事業不成功的人才會來港,他們必定懷有不軌意圖。

「統一審核機制缺乏資訊,缺少與聲請人的磨合,缺少他們的聲音,公眾的錯誤認知,只會製造出排外氛圍,不止針對難民,亦會連帶影響所有新移民及所有不同種族。」

該中心認為香港應效法其他國家,設立監察委員會保持審核決定的質素,有個案來自戰亂國家,但仍被遣返。創傷後壓力症候羣(PTSD)的個案亦不少,表情空白,甚至失語,需要長時間開導,若審核人員缺乏相關訓練,很容易造成二次傷害。

Victoria提到南韓就有較健全的難民法例,清楚列明難民權利和政府責任。「但在香港,就算聲請成功確立的難民,亦無法工作,無法律地位,永遠不上不下(limb),這是機制最殘忍的地方。」眾多理由中,只有遇到迫害,獲確立後可以經聯合國難民署轉移到第三國家。Victoria說:「以我所知,統一審核機制的成功案件,目前仍未有人獲得安置。」

screen-shot-2018-05-12-at-7-39-25-am

香港難民接收率全球最低

根據聯合國難民公署2015年的統計數字,全球難民平均核實率為57%。至於香港全球難民接收率不到0.0001%,近乎零,全球最低。聯合國難民公署並估計,於六千多萬難民中,約有86%由發展中國家收容,聯合國於去年六月統計的數字及近來報導,以下是各國接收難民的人數:
1. 土耳其         250萬
2. 巴基斯坦     160萬
3. 黎巴嫩         110萬
4. 伊斯蘭國     979,400
5. 埃塞俄比亞 736,100
6. 佐敦            664, 199

編輯推薦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香港難民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