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仍堅持拍戲 陳木勝留下的電影遺產:「火爆」警匪動作片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患癌仍堅持拍戲 陳木勝留下的電影遺產:「火爆」警匪動作片

26.08.2020
英皇電影, 網絡圖片

香港著名導演陳木勝日前因鼻咽癌病逝,終年五十八歲。死訊傳出後,電影業中人紛紛表達對陳導的尊敬,盛讚他謙謙君子;影迷亦感謝他三十載以來,以膾炙人口的警匪動作片,支撐港產片。

陳導的離世惹人傷感,但他為香港電影留下的遺產,尤其對香港警匪動作電影藝術發展的貢獻,卻是值得恆久再三細味。

視而優則影 憑《天若有情》成名

陳木勝一九六一年生於香港,從小就是影迷,他曾自言成長中,電影對他最重要。十二、三歲少年時的陳木勝,鍾情邵氏出品的動作片,亦對李小龍、洪金寶、成龍等香港動作巨星的作品相當着迷。

陳木勝 (英皇電影提供)
陳木勝 (英皇電影提供)

他一九八一年中學畢業後,便加入了麗的電視。最初,他在麗的電視只是做文職工作,但放工後,時時到訪電視台拍攝廠房,看着旁觀台前幕後奔波勞碌,漸漸對拍戲萌生興趣。小伙子於是夜夜留連廠房,與拍攝人員熟絡,更會列席他們的會議,從旁學習;其時在麗的工作的徐小明導演表示,早對陳木勝的憨厚勤奮印象深刻。

憑着滿腔的熱誠,陳木勝慢慢實現夢想。他當上了電視編導,先後轉投無綫電視及亞洲電視。在無綫,他作為杜琪峯助理編導,拍攝《倚天屠龍記》、《雪山飛狐》。後來到亞視,也拍製了《中華英雄》和《精武門》等多部劇集。

到了一九九〇年,陳木勝快將三十歲,視而優則影,拍攝了首部電影《天若有情》,由劉德華、吳倩蓮主演,杜琪峯監製。陳導曾說:「感謝杜琪峯先生給我這次機會,從前我的電影生命開始了」。《天若有情》上映時,票房口碑皆取得好成績,至今賽車手「華Dee」依然是劉德華從影以來最深入民心的角色之一,戲中吳倩蓮劉德華兩穿着婚禮洋服,騎着電單車在馬路上奔馳到教堂的一段,也堪稱經典,長留觀眾心中。

《天若有情》經典一幕
《天若有情》經典一幕

臻於警匪動作片 革新類型

多得杜琪峯提拔走入電影圈,再從徐克、吳宇森等前輩身上偷師學藝,到成為一個獨當一面電影人,陳木勝的導演生涯總共走了三十年,執導廿多部電影,以警匪動作片為主,溫情喜劇次之。芸芸作品中,《我是誰》(1998,與成龍聯合導演)、《特警新人類》(1999)、《新警察故事》(2004)、《三岔口》(2005)、《保持通話》(2008)和《掃毒》(2013),最廣為人知。他曾五度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只可惜每每與獎項擦身而過。

陳木勝多年來對警匪動作片電影藝術上的貢獻,卻是有目共睹的。對香港警匪動作片情有獨鍾的電影史家大衛‧博維爾(David Bordwell),在其研究港產片的重要著作《香港電影王國》中,對陳木勝在動作片創下的成就,更是有讚無彈。他尤其稱許陳木勝執導的動作戲,「導演陳木勝處理動作場面一向手到拿來,甚至有開玩笑的輕鬆,連場的動作戲在他手上就像變戲法。」如《保持通話》,雖然改編自荷里活電影《駁命來電》(Celluar),但卻多加驚險情節,「美版的結局簡直望塵莫及」。

《保持通話》主角古天樂
《保持通話》主角古天樂

陳木勝喜好大爆炸場面。在《特警新人類》中,他把會展爆毀;《男兒本色》(2007)也有三場爆炸戲,將警署燒成灰爐,因此他得「火爆導演」的稱號,甚或被人比擬為「香港的米高比爾(Michael Bay)」。但博維爾似乎認為陳木勝更勝米高比爾一籌。他視米高比爾影像模糊、濫用變焦的追逐肉搏戲拍法,是種惡習;相反盛讚陳木勝的動作場面「精準有力」,他「無論處理大混戰場面,或小至兩個頭包着塑膠袋的人的互毆,皆精準高效」。

銳意呈現強勁動作畫面之餘,陳木勝也沒忽略劇本。博維爾指出,動作片一般由鬆散段落組成,但陳木勝的《新警察故事》和《三岔口》則不同,較重視宏觀結構,有鋪排佈局的匠心。

一七年,陳木勝拍攝科幻喜劇《喵星人》,是他最近期最後上映的作品。他曾言喜劇是他電影生涯的一大挑戰:「拍攝動作場面,主要考量是官能刺激或正反派對立的張力,多年經驗已能即時掌握,但喜劇演員傾向演得誇張,導演要調校是否過火或乞人憎,否則便會顯得胡鬧,惹觀眾討厭。」縱使《喵星人》風評好壞參半,但從中可看出,陳導從不劃地為牢,拘泥風格類型。

《新警察故事》劇照
《新警察故事》劇照

擔憂港產片未來 留下遺作《怒火》

生於斯,長於斯,陳木勝拍的電影,絕大部分也以香港為背景。二〇〇五年,陳導接受《動映地帶》訪問時坦言,「你會看到我經常留在香港拍戲的,因為始終對這個城市有感情,以及希望能增加外國對這個城市的認知,這也算是一份小小的責任感。」

陳導不只對香港有責任感,對香港電影亦然。他也一直憂心香港電影前景。多年來,他不曾一次提過香港演員尤其動作演員的青黃不接問題,強調要解決演員斷層,需要培訓課程和多給機會新人發展。另外,他作為「火爆導演」,經常要拍攝爆破大場面,卻因官僚體制遇上不少問題,令敦厚君子如他,也略有微言。

《怒火》拍攝期間,陳木勝與主演的甄子丹、謝霆鋒合照。其時陳導經已患上末期鼻咽癌。
《怒火》拍攝期間,陳木勝與主演的甄子丹、謝霆鋒合照。其時陳導經已患上末期鼻咽癌。(英皇電影提供)

就如他曾想過在機場拍一場刺殺戲,卻不得政府批准。「為什麼要有這樣的限制呢?如果你是讓我去拍的,我覺得言論自由,或創作自由是不應該受限制的。政府可能覺得這是形象問題,覺得以機場的保安,沒理由發生這樣的事,但此舉反而製造了不良的形象,因為你限制我已影響了一個自由城市的形象。這些插曲可能外人看不到的,但我就會感到遺憾, 為什麼你幫我又不幫大些? 踏出了第一步是好, 但可以放寬些,香港是以自由社會聞名的,並不是專制的城市。」陳木勝在上述同一篇訪問談到。

陳木勝的遺作《怒火》,據悉也是一部槍林彈雨的大製作。雖然劇組成功申請到在尖沙咀北京道實景拍攝,但畢竟時間有限,大部分場景仍要在戶外片場搭建的北京道及廣東道街景拍攝。觀眾多年來在陳導的作品中,或只看到華麗震撼的城市爆破畫面,看不見製作背後的辛酸和委屈。

陳木勝:「你會看到我經常留在香港拍戲的,因為始終對這個城市有感情,以及希望能增加外國對這個城市的認知。」
陳木勝:「你會看到我經常留在香港拍戲的,因為始終對這個城市有感情,以及希望能增加外國對這個城市的認知。」(英皇電影提供)

拍製《怒火》時,陳木勝已發現自己患上鼻咽癌末期,身心俱疲,但他仍然排除萬難,堅忍完成了拍攝工作。只因他視電影為他的生命。「我覺得每天都跟電影這東西交手,像戀人,像仇家,又像好朋友,想着它時心情總是非常複雜的,喜、怒、哀、樂甚麼都有,但我總是沒有當它是我的一份工,可能因為這樣才能熬過這麼多個寒冬和炎夏,我每天都在學習和認識多一點電影,希望從電影裏可以找到自己的世界,與觀眾有共鳴的空間,就像我小時候從電影世界得到的快樂一樣,能給觀眾更大的愉悅。」(摘自《香港電影導演大全》,陳木勝,導演的話)

陳木勝導演無緣親身出席《怒火》首映,但願他的遺作,在不久的未來,能夠帶給鬱悶的香港觀眾,盛大的愉悅。

英皇電影, 網絡圖片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8/private-var-mobile-containers-data-application-9eb603df-955f-499b-b131-4d25ca49ad6e-tmp-9368441b-8851-4743-8c21-5b9faf59fa92-image-20200826063712-150x150.jpeg